四季山庄里某个年轻俊秀的男子从漫长的黑暗中苏醒过来,眼中所见仍是一片黑暗。混沌中他的头脑里多出许多记忆,最终确定了他现在的身份——季寥。

这是他作为人的第二世了,前一世,他还是一名大四毕业生,即将出国留学的学霸,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就让他到了另一个世界。

还好他上一世已经有了类似的经历,加上在那个时代接触了很多穿越小说,这一次对新身份的接受,远比第一次要快很多。

而在季寥上一世之前,他却是一株草。他作为草是有自我意识的,但是都在漫无边际的孤独寂寞中度过。

后来不知怎么生而为人,才有了上一世十多年的学霸经历。

上一世他附身时,那身体只有六岁了。然后他在往后十多年里,接受了作为人的事实,并且这段人生,远比从前做一株草的时候多姿多彩。哪怕他在正常人眼中仍是属于不合群的一类,唯独他清楚为人的生活多么使他留恋。

这一世的身份要比上一世好的多。上一世他只是出身普通人家,这一世他生来就是眼下居住的山庄的继承人。

四季山庄的产业很丰厚,在这个国家的江湖也很有名气。

确实是江湖。

季寥通过记忆已经清楚他身处的世界,正类似前世华夏古代,并且有一群类似电影或武侠小说中可以飞檐走壁的江湖人。

四季山庄不但在江湖上有地位,在朝堂也有影响力,这是数代经营的结果。可以说季寥不用做任何努力,功名富贵便唾手可得。

但他也是不幸运的,因为这具身体的主人在十岁的时候就瞎了。

身体的前任主人,显然对此是有怨气的。但他很会掩饰,并努力像正常人一样。对于外界,身体前任的主人是一个浊世佳公子,许多人都为他惋惜,亦有不少人暗自嘲笑。

只是久而久之,暗自嘲笑他的人就越来越少。‘

不是因为那些人突然转性,而是他们许多人都在不同时间段里,莫名其妙有了不幸的遭遇。

而身体的前任主人正是幕后黑手,但没有人会怀疑他。

季寥接触到这些阴暗的记忆,颇有些感慨。只是那些事不是他做的,就不必太过于纠结。何况他现在重获新生,其实是有些知足的,即便眼睛看不见,那也是不打紧的。

作为一株草的时候,他也没有眼睛。

因此季寥虽然有了十多年做人的经历,可对于双目失明的生活,并非没法接受。

对于世界的认知,未必就需要用眼睛。

因为瞎了已经有十二年,这具身体的听觉、嗅觉以及其他感官都远比常人要发达,凭借身体留下的记忆,季寥开始起床。

身体原本的主人本就是一个生活极有规律的人,季寥不希望一来就表现出异样。

按照往日的惯例,等他房间一有动静,就有侍女出现,开始服侍他洗漱。

侍女身上有淡淡的少女香气,清新好闻。纵然瞧不见对方,大约也能猜测她应该长得不差。他翻出身体前任主人的记忆,知道侍女叫小芹。这是个性格柔顺的小姑娘,很小的时候就被卖到四季山庄,从五年前就开始伺候他,直到现在。

好在身体前任主人有自己的秘密,所以对自己的侍女保持着淡淡的疏离,因此季寥不必费太多心力,来瞒过这个身边人。

只要过一段时间,季寥身边的人,也会自然而然接受他的小转变。

他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少犯错。

用过精致的早点后,季寥开始在自己的花园里练剑。因为身体前任主人不愿意让人知道他的武功有多高,所以他练剑的时候,会让旁人先离开。

如今正是春天,园中百花盛开。纵然瞧不见那些艳丽的景色,可花香鸟语,总是让人能舒展胸怀。

季寥长身玉立,先是仔细回忆了一边家传的四季剑法,才开始习练。

因为肌肉早已有千锤百炼的记忆,所以这一套剑法,只有开始时有些生涩,到后面就如行云水流。练完一遍,足足花了半个时辰。

练完剑法,运动量不小,却只出了细汗,可见这具身体很是健康和强壮。

季寥并无多少欣喜,他将长剑收回鞘中,想到另外一件事。

他意识到自己的剑法差了一点东西。

再度查找身体前任主人的记忆,季寥终于明白不对劲的地方。他的剑法没有出错,但是缺少了配合剑法的内劲。

这个世界的武学是有内力的,那是一种神秘的力量,可以让身体瘦弱的人拥有强大的力量,高明的内功甚至可以延年益寿,百毒不侵。

但现在季寥在自己身体里找不到内力,用他目前所知的信息,那就是他现在散功了。

季寥略有些失落,然后又振作起来。既然内力原本是修炼出来的,那么现在没了,也未必不能再练出来。

可他也清楚一点,自己要达到身体主人原本的水平,怕不是一两年就能做到的。只希望身体原本主人做下的那些事没有被发现,否则他可能会有不小的麻烦。

哪怕他是四季山庄的少主人,一旦那些事被公布出去,恐怕都要成江湖上正道声讨的对象,更会给山庄带来许多恶意。

事实上他作为山庄的少主人,却是一个瞎子,已经让不少人对山庄生出觊觎之心。身体前任主人做下那些事,既是对那些嘲笑他的人的报复,亦是有选择性的剪除掉一些会给他带来威胁的人。

季寥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开始继续练习剑法。

纵使没有内力的加成,四季剑法仍旧有不小的威力。从技击杀人的角度来看,这实是一套经过生死搏杀检验的武功。一招一式都经过无数改良,并在千锤百炼的肌肉记忆中,化为身体本能的一部分。

季寥甚至有把握,面对数十个普通人,依旧能靠着一把剑,将他们全部杀光。

不知不觉从春季剑法演练到秋季剑法,森寒的剑锋多出一股锐利肃杀之意,一些季寥看不见的明艳花朵,被剑锋轻轻扫中,便很快枯萎。同时随着花朵枯萎,季寥的体力竟也得到恢复。

他自然发现了这个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