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山庄的富贵已经过百年,但是山庄历代的主人架子并不大。

季山也继承了前面庄主的性情,为人并不严苛。加上唯一的儿子季寥又双目失明,平日里更是做派慈和。但他今次回来,并没有如过去一样在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

原来他这次是从京城回山,因为他得到消息,先帝时的太医李景的传人据说在京城出现了,他希望找到这个人。

李景是四十年前公认的医圣,太医院的医术最高明的人,后来他辞了官,云游四海,据说要编造一本古今未有的医经。从那时起,他的足迹就踏遍名山大川,期间遇到过一次困难,季山的父亲救过李景一次。

后来季山的父亲受了重伤,四季山庄请来了当时最好的大夫都说没有希望了,那时候李景突然出现,只用了一夜功夫,就让季山的父亲活下来,由此又活了好些年头,才逝去。

那时候季山便认定李景是天下最好的大夫,后来季寥失明,季山就第一个想到李景,遗憾的是以四季山庄的势力亦找不到这位久已归隐的医圣。

这次得到李景传人入世的线索,季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却还是晚到一步,没有找到那个人。

本来有了一丝希望,现在又消失掉,就算是季山很有修养,亦没法平静。

外面穿来极有规律的脚步声,似珠落玉碎,十分清脆。季山连忙收拾好心情,他知道季寥来了。

不同于季山的儒雅温和,季寥对自己极为严苛,哪怕是走路,亦是规律到极点,每一步的动作呼吸以及距离,都看不出差别。

他越是这样,行走江湖以另一番姿态出现在旁人面前,就越难被发现他是四季山庄的少主人。

当然季山并不清楚自己的儿子是这样想的,只是为他这样严厉要求自己感到酸楚。他情愿季寥活的潇洒自在一点,也不愿自己儿子心里背着包袱。

但他没法劝,知子莫若父,他是知道自己儿子是何等孤高的。

隔了一段时间没见季寥,季山敏锐的发现自己儿子有了些微变化,但说不出来。

早有下山拿起湿毛巾递给季寥擦手,然后季寥才入座。

他不似一般大户人家那样要给季山请安,因为季山特意不要他这样做。

而季寥自然也不会先动筷子,笑问道:“父亲看着我干什么。”

如果是别人说出这句话,那是很正常的,可正常人都有眼睛,但季寥是看不见的。所以他能注意到别人的目光,究竟有多不容易。

季山曾经忍不住问过季寥如何做到这一点,季寥那时候只是轻轻道:“我是通过呼吸、心跳以及一些动作来判断的。”

那时候季山真的差点老泪纵横,因为普通人不费力能做到的事,季寥得付出很多,才能看起来跟普通人一样。

不过季山并不知季寥已经换了一个灵魂,而这个灵魂又比原本儿子的灵魂强大,思感很敏锐,对他的目光自然有感应,因此这并不是一件很费力的事。

实际上原本的季寥一开始虽然要通过呼吸心跳以及动作来判断对面人的行为,但到了后来,原本的季寥也能做到跟现在季寥一样的事。

因为长久处在黑暗中,他坚韧的意志力,使灵魂得到了升华。

季山当然了解不到这么多,尽量用极平和的语气,温言道:“我儿近来清减了。”

季寥道:“是么,我倒是没多大感觉,父亲远归辛苦了,先用餐吧。”

季山点了点头,如以往那样替季寥夹菜。

季寥没有阻止,即使不用季山夹菜,他也能轻松将喜欢的菜挑上。只是无论是以前的季寥,还是现在的季寥,都知道总得让这个老人为他做点什么,老人才会安心。

原本的季寥是孝顺的,现在的季寥却并不坏。

静待季山将菜加到碗里,季寥才开始动筷子。他吃饭的动作也是千锤百炼,极其优雅。哪怕他自己瞧不见,但外人瞧见,只会觉得赏心悦目。

仿佛不同的两个人,在这一刻得到某种和谐统一。季寥吃着可口的菜,仿佛跟原本的季寥得以灵魂共鸣。

如果是正常人类穿越到季寥身上,对此肯定很忌讳,而季寥不同,他最开始是一株草,养成了一种无我的性情,对此并非很在意。

确切的说这种感受,反而让他有种别样的感触。

他做了人,很喜欢情绪在内心滋生的感觉。但不能说他是个柔软的人,因为他做事时又是另一番模样,会十分投入,不受情感干扰。

一顿饭很快就过去,早有下人娴熟的收拾碗筷,而父子俩直接去了书房。

季山是个很有学问的人,十六岁就考中了举人。很多人都认为他可以考中进士,但他终其一生也没去参加会试。只因为他生来就要继承四季山庄的家业,做官就不是首选了。有个举人身份,已经足够和山下的官府打交道。

他照旧抽了些古文跟自家儿子探讨,早有准备的季寥自然应答如流。

得亏他学霸的经历,加上继承了原本季寥大部分记忆,否则季寥还真不好过这一关。而且有了这半月时间缓冲,对他更是有利。

所以虽然附身到这具失明的身体上,但其他方面都很好,连运气也不错。

季寥觉得自己还算幸运的。

其实只要还能做人,他都会有些满足。

最后季寥问了句季山出乎意料的事,他道:“父亲这次出门是不是很不顺利。”

季山不知如何让季寥发现了这点,但他知道既然被发现,那么总也瞒不住的,只好和盘托出。

季寥没有露出季山猜想那样的失望神色。事实上季山决计想不到那个他寻找的医圣传人是季寥手下二十四节气之首,代号“立春”的人。

春意味着风和日暖,鸟语花香;春也意味着万物生长。季寥找到这个人时,便决定让她做二十四节气之首。哪怕她在组织里,武功绝非最高的人。

只是立春即便已经继承了医圣的医术,但也不能让原本的季寥重见光明。

她也是二十四节气中唯一一位知晓季寥身份的人,至于原本的季寥为何肯信任她,只因她已经做了原本季寥的女人。

这并不是让现在季寥意外的事,他懂得身体的原主确实有很大的魅力。何况他瞎了,总会让女孩子不自觉怜惜点。

所以世上有些好女孩,总会爱上坏男人。

现在的季寥并不坏,所以他得了季山的提醒,想到此事,突然有些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