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想起这件事,季寥就准备把它办妥帖。说实话,平常人都会怕麻烦,而季寥却有些不同,他不喜欢没事做。因为他做一株草时,已经受够了无事可做。

季山注意到自己儿子神态有些变化,他以为季寥是遗憾没有找到那位小神医,因此安慰道:“没事,只要那个小神医还行走江湖,咱们总能将他找到的。”

这时候他还不知道小神医是女的,且跟原本的季寥很亲密。

季寥自然不会解释,他向着季山躬身一礼道:“父亲为我费心了。”

季山连忙扶起他,说道:“其实都怪爹爹没用,否则也不会连累你……”后面他的话却说不出来,因为季寥的失明是他一生中最难过的事,甚至他情愿少活三十年,都不愿意见到这样,但这件事跟他又脱不了关系。

他实是要远比季寥难过的多,却不能表现出来。

季寥从身体原主的记忆里隐约知晓一点他失明的缘故,而他对于失明的芥蒂并不如原主那般深,所以他设身处地,便能体会季山的心情。

他拍拍老人的背,轻轻道:“父亲是天底下最好的父亲,再没有之一。”

季山胸口一热,过了好久,才道:“寥儿你真的长大了。”其实他知道以儿子的聪明如何查不出真相,所以对于从前季寥的淡淡疏离,只能苦在心里。今天季寥这番话,让他终于明白儿子肯跟自己亲近了。

这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事,竟有机会成为现实。

季寥微微一笑,说道:“毕竟再过三个月,我就二十三了。总不能让父亲为我操心一辈子吧。”

季山这才意识到离季寥失明已经十三年,他也有十三年没见过那个女人,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活着,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希不希望她活着。

人老了就喜欢回忆,往事如潮,季山一时竟怔住。

季寥悄悄掩上房门,从书房离开。

他走出季山的书房,温和的笑容渐渐消散,自言自语道:“这就是你放不下的执念么。”

心口的隐隐作痛,正是身体原主的回应。

他轻轻叹了口气,在心里回道:“我帮你便是。”

原来季山年轻时有过一位红颜知己,那是南疆的苗女。只是作为四季山庄的少主人,季山是没法娶她的。后来季山娶了季寥的母亲,过了十年,那个苗女突然出现,用一种蛊,弄瞎了季寥,后来季寥的母亲为此忧愤成疾,过几年也走了。

原本的季寥恨的不是自己眼瞎了,更恨母亲为此伤心病逝,对慈父也因此生出怨念。但一切恨意的根源,仍旧是那个苗女。

这是他魂飞魄散都要留下的执念,一直掩藏在身体里,直到刚才终于爆发出来。

季寥应下了此事,自会去做到。

这一段恩怨纠葛,身体原主和他母亲才是真正的受害者,而季山和苗女却是祸端的根源。身体的原主可以原谅季山,但那个苗女,绝不原谅。

只是南疆终是神秘莫测的地方,才成立两年的二十四节气还没渗透进去,从而找到那个苗女,不过也快了。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首次决心要杀死一个人。

季寥心里没有任何波动,如同止水。不是因为身体原主的强烈要求,而是觉得那个苗女确实该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

淡淡的杀意,似乎让体内的执念确信了季寥的承诺,心口的疼痛渐渐散去。

季寥走出足下的长廊,小芹一直在长廊的尽头候着。他道:“明天我要下山一趟,你帮我准备一些东西。”

小芹默默点头,因为这两年季寥经常会离开山庄几天,且不会带任何人。

她总觉得这里面有事情,却从来不敢问。

早先过来时雀跃的小芹,又似乎变回原来的样子,只因为她觉得公子还是原来的公子。

不过一会,季寥突然道:“今后庄主问你关于我的事,你直接告诉他,不必隐瞒。”

小芹听到后,展露出笑颜,公子真的变了,而且他知道的,庄主从前问她关于公子的事,她真的一个字都没说过。

原来公子一直都信任她,她觉得自己活了十几年,没有一天会比今天开心。

“你在笑什么。”季寥侧过头问她,如同点墨的瞳孔,反应出少女姣好的面容,像是他真能看见她一样。

少女怦然心动,却罕见的撒娇道:“奴婢就是开心。”

季寥笑着摇头,说道:“傻姑娘。”

小芹嘿嘿笑着,竟而哼起小调,若百灵鸟一样欢快。

听着少女欢快的哼着小调,季寥心情也明媚起来。一个人若是心里有光明,到哪都不是黑暗。

…………

季山发现季寥离开后,已经过了好些时候,他看着轻轻掩盖的房门,笑了笑。过去一段时间奔波留下的疲倦如潮水涌上来,他选择了睡觉。

这一觉前所未有的踏实,等到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

他准备叫上季寥一起用早点,没想到季寥的侍女小芹告诉他,季寥很早就下山去了。

季山习惯性想问一下季寥的去向,话到嘴边却收住了。

小芹看到季山想问的样子,大大方方道:“庄主,公子临走时说下个月是你的寿辰,他去给你挑礼物。”

季山不由一笑,说道:“他有这孝心,就是最好的礼物。”

同时季山心道:感谢上苍,寥儿终于长大了。

…………

季寥没有骑马,没有坐车,而是一个人走路下了山。天未亮他就动身了,因为对于一个瞎子来说,白天和晚上并无太大分别。如果有,那就是黑夜的时候赶路更清静。

二十四节气密会的地点在山下的府城,任谁也不会想到在四季山庄眼皮底下会有个江湖势力潜藏着。正因想不到,所以即使有人察觉出二十四节气的存在,也找不到这个神秘组织的根脚。

密会的时间是明天,季寥进城时天色还早,便去了城里最有名的酒楼——醉香阁。

有人说在这里吃的不是饭,听的不是曲,而是金闪闪的黄金。

醉香阁的所有食材都是最好的,包括唱曲的姑娘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