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君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半仙 > 第四五四章 寻亲告示

自己再主动降降价?说不出口,毕竟价是自己开的,人家也同意了,自己再主动降价算怎么回事?

胡尤丽只好唯唯诺诺哦了声,略闪的目光里暗藏了做了亏心事的感觉。

庾庆紧接着又补了句,“雕刻印版的时候,你再附上来找的地址就行。”

胡尤丽点了点头,旋即又有些迟疑,“用家里的地址是不是不太合适,容易被一些乌烟瘴气的人惦记上,你们可能不知道,海市有些人很恶心的,见是小门小户的话,会觉得好欺负。用前面姚记铺面的地址怎样?我会跟姚婶说好,真要是你妹妹的线索上门了,让姚婶铺里的伙计跑腿知会一声。”

庾庆略思索后,嗯声道:“好。”

胡尤丽当即嘻笑道:“我先给小黑做吃的,很快就好,天亮前保证帮你们印完。”

得了准许,立刻拨棱上小黑,一起去了阳台上准备。

也是从这一刻开始,她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毕竟之前搞不清这些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如今才发现,原来是来海市找妹妹的,看来也不是什么坏人。

庾庆也立马扭头走上了楼梯,上了楼。

剩下南、牧面面相觑,看看去了阳台的人,又看看去了楼上的人,两人随后赶紧上楼去了。

找到庾庆,南竹立刻低声道:“怎么回事?快二两银子一张纸了,你怎么就答应了,还连价都不讲,装什么穷大方,你搞什么?”

庾庆慢慢坐在了地板上,侧身支棱着脑袋而卧,“我自有打算。”

南竹目光微闪,也盘腿坐下了,低声问:“你打算等她把东西都印好了再杀价?”

庾庆闭目不语。

南竹当他默认了,回头对牧傲铁嘀咕,“等到印好了,不降价就不要,这厮有够损的,真不是个东西。”

庾庆还是闭目不吭声。

小半个时辰后,胡尤丽带着吃饱的小黑上来了,同时向庾庆确定了告示传单的大小。

敲定了后,她立刻噔噔跑下了楼,开始忙碌了起来。

没多久,庾庆也下去了,就坐在了厅内一角的椅子上看她在灯光下忙碌。

围了围裙的胡尤丽不但点了灯火,还拿出好几颗照明荧石把自己的工作台给围了一圈,专心致志的在板材上雕刻。

南竹后来也出现了,没下来,就在楼梯台阶上坐了,因他忽然感觉老十五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又说不清楚,故而出来盯着。

雕版完成,胡尤丽又测试印刷效果,调整到没问题后,才正式甩开了膀子大肆印刷。

一张又一张,印完一张检查一张……

不知什么时候就进入了闭目养神状态的庾庆和南竹,忽然被一阵唰唰声惊醒,抬眼望,外面天色已经微微亮了,而那忙了一夜的胡尤丽正在操持铡刀铡纸。

两人都起身走了过去看,才知正在铡一摞印好的告示。

因为字不多,告示不需要太大,所以征得了雇主同意的胡尤丽在一张版面上雕刻了十幅同样的告示,自然也是为了方便省事,现在印好了,自然要全部切割出来。

为了铡的好看些,她并没有一次铡太多,基本就是一百来张做一趟,一趟便能铡出千来张告示。

把三摞大纸全部铡完后,她也松了口气,将三千告示堆在一起,对一旁的庾庆笑着交差道:“好了,全部弄好了,为免有失,我给你们多印了一百张,你们清点一下,看够不够。”

南竹在旁翻看那些印刷品的质量。

庾庆则盯着胡尤丽脸上不小心染上的墨迹看了看,平静道:“不用了。”

表示不用清点之余,他也从袖子里拿出了准备好的银票递给她,“五千两,你点点看。”

什么?南竹迅速抬眼看来,有点懵,还真给五千两?

胡尤丽接了钱,立马清点,之后又将银票仔细做了检查,确认没问题后,喜笑颜开,“小黑昨晚的饭,算我请客。”

庾庆谢过,回头对南竹道:“你招呼上老九,一起去街头张贴。”

不是他想偷懒,而是他曾经在锦国京城无数人瞩目的情况下游过街,显眼的事情能回避他还是尽量回避的。

谁知胡尤丽立马道:“直接这样张贴是不行的。”

南竹:“怎么不行?我看街头不是也有人贴吗?”

胡尤丽:“先要去镇海司找相关的人用印,用了印才能在海市街头张贴,否则被发现了是要罚很多钱的,不要为了省点小钱赔大钱,搞不好还会惹出大麻烦来。”

庾庆:“用印要多少钱?”

胡尤丽瞟了那摞告示一眼,“盖一张一两银子,你这里三千张,那肯定要三千两。”

“盖一个印就一两?”南竹瞪大了眼,继而愤慨道:“这哪是用印,我看这是印钱吧,和抢钱有什么区别?”

胡尤丽噘嘴,“那没办法的,在这里就是这样的。”

确实也没办法,既然到了海市,就得遵守人家海市的规矩。

最终又是庾庆掏了钱给南、牧,让两人去办这事。

一直没休息的胡尤丽又主动表示愿意帮忙,亲自为南、牧带路,带两人去镇海司,她毕竟熟悉……

海市镇海司,代千流山执掌海市,统揽海市一应事务,所在地就在海市地势最高处,犹如一座城堡矗立。

胡尤丽轻车熟路,直接带南、牧找到了用印的衙门。

用印很简单,就是看下你张贴的内容会不会造成什么影响,总不能辱骂千流山的话也让人张贴出去,剩下的就是交钱的事,然后啪啪不停的给你用印。

每一张上面都得盖印,三千张也确实花费了不少时间,去了半上午才弄完离开。

一扇窗户内,站在窗前的镇海使朱轩目送了三人的离去。

门外,齐多来快步入内,在他身边禀报道:“阿士衡确实没来,那一胖和一壮就是他的同伙,那个狐女就是他们现在的房东。”

朱轩:“用印要张贴什么?”

齐多来早料在了前面,拿出一张告示递予,“让下面以留存根的名义,扣了一张下来。”

朱轩扯到手一看,挑眉嘀咕,“找妹妹?他有个叫‘丽娘’的妹妹流落在了海市吗?”

齐多来:“不清楚,有关他的身世我们也只知大概,具体的也没上心了解过。”

朱轩:“千流山那边应该知道的更多,你去调阅其身世背景相关情况。如果人真的在我们海市,不管有没有用,我们都要想办法先找到她,能不能派上用场是一回事,能不能找到又是另一回事,一旦上面有需要,我们要随时能给出交代。”

齐多来:“是,我立刻操办。”

朱轩又问:“还没查到他之前消失的两次去了哪吗?”

齐多来:“没有,两次走的是不同路线,不好提前准备。不过两次走的都是海路,都是水遁而去,所以我已提前调集了水族候命,一旦他再次水遁,必能查清去向和原因。”

朱轩点了点头,转身而去。

这本就不是他公用的房间,纯粹是为了看看那些闯入过小云间的家伙长什么模样。

也就是如今了,若是以前山里隐居的南竹和牧傲铁,只怕这位连正眼瞧的兴趣都没有,更不用说特意跑来暗中观察了……

街头张贴寻亲告示的南、牧突然觉得那五千两印刷的钱花得值了。

胡尤丽不但领了他们去镇海司用印,出来后又主动要了一些告示,什么都没有多说,就默默帮着一起张贴了起来。

再想想这狐女免了小黑昨晚的饭钱,南竹对那五千两的耿耿于怀终于放下了,当然还有对老十五突然的大方存疑。

尽管有胡尤丽帮忙,三千张告示逛遍整个海市张贴也不是容易的事。

偏偏又都舍不得花钱雇人,那就只能是辛苦自己。

三人回到住处时,又是一个深更半夜,疲惫的胡尤丽又被小黑缠着搞吃的去了。

南竹则把庾庆拉到了楼上,并将人推搡到阳台上,神秘兮兮地低声问道:“老十五,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对这小狐妖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有病吧?”庾庆一把甩开他,转身就走了。

南竹盯着他离去的背影一阵哼哼,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似的……

次日中午,小黑还没醒来,门外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一位面带微笑的男人。

来客不请自来,落在了阳台上敲门。

开门的胡尤丽不认识对方,看到了对方手上的请柬,估摸着不会是找自己的,因为感觉上太正式了,遂问道:“找谁?”

来人微笑道:“奉我家公子之命,前来向庾庆、南竹、牧傲铁三位先生送请柬的。”

就知道是这样,胡尤丽指了指楼上阳台:“在楼上,去上面敲门去。”

“打扰。”来人略欠身,飞身而出,果真飞到了上面去敲门。

胡尤丽没有回屋内,而是竖起了耳朵偷听状。

她很好奇,看那三位的样子也不像是能在海市有什么人脉的人,否则也不会屈居这里,居然还有人宴请?

被惊动的师兄弟三人出门与来客一碰面,获悉有人送请柬给自己,也很讶异。

“你家公子是谁呀?”南竹问了声。

来人道:“请柬上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