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君看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大道惟一 > 第五百九十七章 宗门道帖

蒙眼少年一个怔愣,他没有想到,三清道宗的弟子居然会如此和气的与他说话。

毕竟,他现在的形象,着实算不上好。

一身普普通通的麻衣长袍,虽洗的干净,但难掩旧色,尤其是自己修为低微,又有眼疾,在世人看来,皆是不喜的存在,这一路走来,更是瞧尽了冷眼炎凉,更何况眼前这高高在上的道门。

只是些微的怔愣,随之而来的是忐忑,蒙眼少年抿唇,“我......没有道帖。”

声音低弱,嘴角抿成一条直线。

秀美女修神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重复了一遍,“没有道帖吗?”

“我听闻三清道宗有前辈结成金丹,广邀天下修士,故来道喜,贺三清昌隆道亨。”蒙眼少年尽力挺直着自己的脊背,虽然说着道喜的好听话,但身形与姿态,却倔强的犹如石缝间顽强生长的野草。

秀美女修盈盈一笑,似是猜到了什么,笑着道,“多谢道友来贺,宗门有令,无道帖者不得入门,但为广结善缘,凡上门贺喜之人,皆可得一粒小还丹,聊表三清之意。”

对面的蒙眼少年只有练气境界的修为,练气境界的回礼,可以是几块灵石,可以是一张符箓,可以是小还丹,宗门皆有发放,迎宾弟子择一回礼便是。

这些东西,对于三清来说,只是弟子们练手时可以随意炼制出来的,符箓,丹药,等等。

而其中,小还丹这样可以增进修为的丹药,显然对于寻常散修来说,是极好的东西了。

秀美女修选择这个作为回礼,是存了一点隐晦的恻隐之心。

蒙眼少年呼吸微微沉重了一下,非是为了这小还丹,而是因为这个回礼,是确实存在的!

“前辈,恕晚辈冒昧,晚辈此番前来,一是为了道贺,二是为了向贵宗求取一味灵药,榭斛草!小还丹晚辈可否换成榭斛草?”蒙眼少年咬唇说出这一番话,他知道,对方给小还丹,必然是存了照顾的心思,但自己这般要求,或许会使得秀美女修反感,但他......

果然,秀美女修脸上的笑意收敛了一些,神情淡了下来,这个少年,只怕贺喜是假,求药才是真。

虽然榭斛草对于三清来说,可以说是一拔一箩筐的东西,但眼下正值门中前辈的结丹大典,来恭贺的人实则存了别的心思,到底是让人有些心底不舒服。

不过,今日是吉日,秀美女修从腰间储物袋里拿出一根纤细修长,顶端弯曲,泛着浅浅萤光的翠绿色草株,连同装着小还丹的瓷瓶,一同塞到了蒙眼少年的手中。

“宗门有令,练气境界的贺喜者,回小还丹,或灵石,或符箓,没有榭斛草,我不会违反门令的,这榭斛草,便算是我送你的。”秀美女修微蹙眉头,声音淡淡。

蒙眼少年想要归还小还丹,心中有歉。

却不等其开口,秀美女修已然转身,“若是你真心为我宗门的前辈贺喜,便当得起这一枚小还丹和一株榭斛草。”

握着瓷瓶的手紧了紧,瓷瓶温润透着凉意的触感顺着肌肤入里,蒙眼少年本就绷直的唇角越发直了,严肃而冷然。

沉默了一会儿,蒙眼少年朝着三清道宗的山门半弯了腰,随后才一步步往山下走去。

其间,有浑身煞气的青年与其擦肩而过。

蒙眼少年浑身寒毛直立,唇色发白,而那青年则挑了挑眉,斜睨了一眼蒙眼少年,只是一眼,却令蒙眼少年如临血海。

也只是一眼,浑身煞气的青年便移开了视线,朝着三清道宗的山门走去。

隐约间,蒙眼少年似乎听见青年也没有道帖,但似乎说了什么人的名字,令得迎宾弟子踌躇了一二,最后放出了一道传音符。

三清内山。

青裳乌发的女子随意的斜倚在仿佛遮天蔽日的桃树枝桠上,半眯着眼似在犯困,重重叠叠的阵法将外界的热闹喧嚣遮挡的一干二净。

漫天绚烂的桃花纷飞,一道传音符轻巧的落到女子身前。

灵初眼睛都没有睁开,随手抓住传音符,轻轻一扬。

听完内容,双眸猛然睁开,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故人来访。

唇角微扬,灵初轻拂手腕,一道传音符破空而去。

透过层层叠叠的粉色花海,看了看天色,灵初直起腰背,轻盈如羽毛般落下桃树,朝着院门外走去。

踏一步,身上灵光闪烁,三清道袍加身。

踏一步,青丝无风自起,三清道冠束发。

踏一步,脚下绣鞋变化,三清云履踩地。

踏一步,腰悬三清弟子令,耳饰碧玉莲花坠。

待到离开山峰,已是一身华服端袍,周身金丹中期的气息毫无遮掩,坦坦荡荡的外放而出。

待到行至主峰,有钟鸣乍响,古拙厚重,有仙鹤乍起,凌空排云,有仙乐乍鸣,如泉溅石,满座宾客喧嚣皆寂,无数道目光投来,灼灼而炙热。

主殿台阶之下,灵初抬眸望向对面,同样一身三清法袍,头束法冠的詹台明月。

二人相视一笑,先是抬手朝着对方行了个道礼,随后一同举步,一步步顺着一尘不染,光可鉴人的主殿雕云纹白玉石阶,朝着那在初阳照耀下,宛若云顶天宫的大殿走去。

一者眉如远黛含烟,肤胜白玉三分,眸清而透,青衣法袍,步如莲,人如玉。

一者眼似幽潭,微含紫芒,眉眼冷然,似雕似琢,青衣云履,步如烟,人如冰。

大殿之内,自有元婴修士神识一扫而过,便已有三分知晓,二者骨龄都不大,资质显然都很好,兼之行走间的气度,一眼望去,便有了底。

“好一双天之骄女,冲和,你们三清道宗,弟子运道倒是不错。”

开口的自然是赤阳道宗的元婴修士,来人并非是赤阳道宗的掌门,只是一位元婴长老,但这阴阳怪气的态度,却是一脉相承。

“只不过,不就是区区两个结丹境界的弟子,排场如此之大,着实可笑。”

阴阳怪气,自是有阴有阳,这一起一落的话语,显然将不怀好意展现的淋漓尽致。

确实,此次三清道宗,是正式发了道帖的,宗门道帖,是很正式的存在,一般都是由掌门发出,掌门发出的道帖,收到道帖的宗门,必然会来,且还会派出不会低于掌门太多的修士前来,以示郑重。

而对于结丹修士的结丹大典来说,这就有点郑重了,若是元婴大典,那还差不多。

“诸位道友莫急,今日,主角是她们。”

冲和掌门笑得温和,说话不疾不徐,但其中却透露了一些信息。

在场的元婴修士都是人精,心中各有思量,不过在人家的地盘,还是给面子的安静了下来,继续看向那已经走进大殿的两位女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