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君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 第二百八十章:圣道统领之位。(第一更!求订阅!)

九嶷山。

焦土处处,赤地千里。

广阔的大地上,入目皆是大大小小的坑洞,遍布正魔两道术法造成的痕迹。

腥臭与焦炭的气味交织弥散。

白骨露野,怨魂游荡,一派人间惨象。

一乘血轿破空而过。

血轿中,裴凌一边修炼,一边全速赶路。

忽然,他睁开眼,在他的神念感知中,前方出现了一座城阙形状的飞行法宝,正高悬于空。

这正是厉师姐所言的辞州阴尸城,魔道四宗在此地的重要据点之一,也是此番年轻一辈汇聚的约定之地。

裴凌立时传音道:“厉师姐,我到了。”

……与此同时。

阴尸城中。

四宗天骄云集,虽然他们完全没有在意城中情形,然而宛如实质的暴虐气息压制之下,众多汲取此地怨愤之气晋升的阴尸皆安静若死,暗影内的怨魂,亦不敢有丝毫造次。

北面的宝座上,身着灰袍、连面目也隐匿于兜帽之下的暗影,只一双眼眸,幽冷森然的少浮屠令正微微颔首;“我圣道年轻一辈,确实应该选举一位首领,号令四宗同辈,共同进退,以讨伪道。”

说话之际,他对屠辞传音道,“事成之后,给圣女送上一笔资源,作为酬谢。”

屠辞微不可觉的点头,传音回道:“是!”

少浮屠令此刻心情不错,轮回塔世代守护这方天地,此番发动大战,究其根本目的,乃是屠戮天下五成生灵。

但自从讨伪大战开始以来,重溟宗四处敛财;天生教四处搜集炉鼎;无始山庄则是什么都做……除了他们轮回塔不忘初心之外,其余三宗都只做自己的事情,简直一盘散沙。

若非伪道那边一直顾念凡人性命,这场大战,只怕早就败了!

眼下有机会统领其他三宗年轻一辈,他无论如何都不会错过此次机会。

重溟宗圣女的这个提议,正合他意。

这个时候,见到少浮屠令同意,厉猎月没有丝毫意外,当即,又朝无始山庄的帝子望去。

她平静的问道:“不知云璈子师兄,觉得如何?”

帝子修眉朗目,锦袍羽冠,闻言,缓缓放下手中玉葫,嘴角露出一丝狞笑。

他乃仙帝转世,似这等统领同辈天骄之事,虽然不感兴趣,但,既然轮回塔少浮屠令以及重溟宗圣女都想听自己的号令,那倒也能答应下来。

当然了,这统领之位,虽然说一定是他的,但想来主动提出此事的重溟宗圣女,还有第一个答应的轮回塔少浮屠令,定然也对这个位置,有着野心。

接下来,免不了一场争锋。

重溟宗的圣女自不必多说,对方在这一代顶尖天骄中,年纪最小,正位圣女的时间太短,才刚刚突破元婴后期而已,绝不可能是他对手,至于轮回塔的少浮屠令……区区九劫化神,如何能跟万劫化神相提并论?

而他前段时间,便以元婴后期巅峰之能,与万劫化神的终葵越棘交手十招,最后从容退走!

眼下少浮屠令的修为虽然比他高,但,下等仙,终究只是下等仙。

自己越级碾压对方,必定手到擒来!

想到此处,无始山庄的帝子淡然回道:“盘涯界,不过一方幻境。”

“是非成败,生死荣辱,皆为泡影。”

“所谓讨伪大战,亦只是幻境幻化,为着我等磨砺心境之用。”

“统领同辈,与伪道争锋,也是一种历练。”

“此事我无始山庄同意了。”

厉猎月点了点头,却是一点没有要再问天生教一方的意思,当即便道:“既然大家都同意,那么,我宗圣子这几日能到,在此之前,我们先商讨一下,首领的人选。”

闻言,天生教任濯鳞眉头一皱,顿时说道:“天生万物,唯人最贵。伪道倒行逆施,将披毛戴角、鳞甲羽毛之辈,与人族等同。此乃逆天之举,必遭天谴。”

“不过,伪道那边固然有着联手,却并无实质上的统领。”

“我圣道行事,也可共进退,但同样也不需要什么首领!”

“故此,现在我等真正要商量的,却并非所谓的首领人选,而是如何对付伪道。”

任濯鳞心中非常不满。

在场四位圣道继承人中,他的实力最低,连少教主之位都没有拿到,这首领人选谁上也轮不到他,发起者厉猎月,甚至连询问他意见的意思都没有!

却何必再给自己找个统领,束手束脚?

闻言,厉猎月尚未开口,无始山庄帝子云璈子已经非常直白的说道:“区区幻境之战,输赢成败何须挂心?”

“身为统领也好,听命行事也罢,只要能够锤炼心性,身份地位,皆为浮云。”

“你如果有意见的话,可以不参加。”

“但首领选出来后,你,还有天生教诸多真传、结丹以上弟子,都必须听令!”

任濯鳞面色一沉,就在这个时候,少浮屠令缓缓开口:“天数有轮回,造化自盈亏。”

“这些年来,因着修士与凡人的索取无度,此方世界,已然难以承受。”

“若不尽快出手,解决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尽快取得讨伪大战的优势,势在必行。”

“当然了,大家都是为此方世界而战,我轮回塔,不会让任何人吃亏。”

“任师弟尽管放心,只要我当上首领,天生教该得的那一份,绝不会少!”

说着,他迅速传音任濯鳞,“师弟日后登临少教主之位时,我轮回塔必定鼎力支持,而且,还会送上一份大礼。”

听到少浮屠令这般承诺,任濯鳞神色略微缓和,尔后传音回道:“拼死之事,我天生教不会做!”

少浮屠令立时传音道:“可。”

在他看来,这首领之位已经是自己的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收买人心,尽快定下名分。

至于其他事情,等大义名分拿到之后,有的是通融的办法。

此刻,见无人再有异议,厉猎月正打算继续将话题朝选举首领的方面引,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传入她耳中:“厉师姐,我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