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君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她引领修仙圈潮流 > 第十五章 前世的福报

站在一旁的海月嘴角忍不住笑了笑,却在转过身时换回了那副看似处变不惊的面孔。

“诸位,稍安勿躁。”

然而,海月的话并不管用,她只得走向身为沧云大陆修仙门派楷模的天辰派处走去。

蒲文显然也没有理会众人的意思,倒是处变不惊地把玩着那支白玉圆筒,低头思索着什么。

莫霏羽被他们超得脑壳痛,正打算上前让那个偏心的天辰派掌门知晓什么叫做公平公正之时,一个东西便朝着她准确无误地扔了过来,她下意识地侧过了脸。

所以,她这是还未曾呈上证据便开始被这些人先入为主地进行人身攻击了吗?竟然有人敢将自己的武器扔出来,那她定然会让他们尝尝后悔二字的滋味。

就在她攥紧拳头的瞬间,一把大刀破空而来,霸道地将那把对准莫霏羽飞来的剑一截为二了。

一个中年男子眼见自己的武器瞬间变成了废铁,大惊起身一边朝着来人的方向看去一边大喊到:

“究竟是谁?胆敢毁了老子的宝剑。”

“是本王,你有什么不满的吗?”

莫霏羽打眼看去,只见萧林奇一袭红衣霸气而来,收回了大刀急匆匆地便冲到她的身前,一个拂袖便替她挡去了身后的暗箭。

秋光见到本不该出现在此的萧林奇,心中已然慌了,刚想上前与他搭讪,那个红色身影已然跃了出去,她那只刚刚移到腹部的手只能尴尬地落回自己的腹部上。

“想跑?本王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他的话还在莫霏羽的耳边,可人已然朝着那个放了暗箭转身便跑的男子追去,不时,他已然将那个放暗箭的男子用术法化成的绳子捆了个结结实实,一把将他扔到了台上。

于此同时,楚以墨也将那个扔剑的中年男子架到了台上。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

“弟子见过掌门、见过大长老。”

“好。”

蒲文十分满意地看着台下的两个弟子,他老早就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只要秋光一说完话,便有人在帮腔,而莫霏羽一说玩话,便有人在起哄,这般明显的蓄意帮腔他还不至于不知晓。

“你们凭什么抓我?我只是瞧不惯那个仗势欺人的蛮狠……哎呦……”

那个中年男子话还未曾说完,便被隔了一个人的萧林奇狠狠地踹了一脚,事后还不忘了补上一句:

“扰乱大会秩序,外加蓄意害人、公然侮辱当朝王爷,若再不闭上你的臭嘴,我现在便按规矩处置了你。”

楚以墨看了一眼硬是要越过一个人特地跑来他这边给人一脚的师弟,直觉得他是在护着莫霏羽的他转而瞧了一眼莫霏羽的反应,依旧镇定自若。

而后,又瞧了瞧差点就要怒发冲冠的师弟,不禁摇了摇头,心中感叹了一声,看来师弟的情路道阻且长呀。

蒲文将周围众人扫了一遍,以示警告之后,才将目光放在了那个极其沉得住气的青衣女子身上。

秋光一张小脸气得煞白煞白的,正欲上前警告萧林奇,却碍于蒲文发话,便停下了脚步。

“既然混迹进来的老鼠已然抓住,莫姑娘你继续。”

此时,莫霏羽深觉这个天辰派掌门像极了看戏的,而她便是台上的一员,心中虽说有几分不满,强力支撑着精神的她已然来不及思考多余的事情了。

“那本小姐便长话短说了。”

莫霏羽深吸了一口气,支起了自己的精神,转身朝着已然恨不得将她咬上几口的秋光说到:“本小姐为何要以陷害你?”

秋光心中不满,却还是压抑住了愤怒,平静地说到:

“自然是为了得到纪王爷的青睐,才狗急跳墙想借我来引起纪王爷的注意。”

“你倒是很了解本小姐的心爱之人嘛。”

莫霏羽看着骤然失色的秋光,面上却依旧冷静自持地看了萧林奇一眼,他并未想到这个女人还真敢在这般场合张口就来,忸怩之间便听到那个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这说起来还真得多亏了纪王爷,愿意送给本小姐这般珍贵的簪子,否则,本小姐今日就算跳了湖也洗不清这满身的骂名了。”

他刚刚才拿出了信和那支重新安回了驻影珠的簪子的手隐隐抖了一下,她将驻影珠安回去之时,他怎么不多留一个心眼呢?

她还真是什么话最令人误解她便说什么呀,当下他倒是真心觉着自己答应替她作证便已然落入了她的圈套,然而,现在再想拆下驻影珠已然来不及了。

见他愣了半晌才将那封信和簪子拿了出来,嘴角一扬,上前行礼说到:

“掌门大人,凡事都需究竟证据,究竟是晚辈蛮狠报复还是秋光恶毒栽赃陷害,我们一看便知。”

莫霏羽说着萧林奇便将手中的驻影珠一挥,场景从秋光落到十里亭骂莫霏羽是废物开始,到她间接承认了杀了自己的贴身丫鬟小蝶,再到她亲口承认了用千金坠陷害了莫霏羽。最后,在她信誓旦旦地说完那句“是又如何,你个废物难道还敢和我单打独斗不成”便没了。

“这?这不可能?”

秋光一张本就苍白的脸被吓得煞白煞白的,目光在萧林奇和莫霏羽之间来回移动。

“不可能?你指的是术法低微的本小姐如何超控得了驻影珠,还是觉得纪王爷今日压根就不该带这驻影珠前来?”

若不是她向他讨要驻影珠,她还不知道秋光居然给萧林奇写了回信,搞得她愣是以不记恨他连累自己关山洞的事情为条件,好说歹说才说服了萧林奇前来为她做这个证。

证据已然指明了当初是秋光使用了千斤坠陷害莫霏羽落水,而且,那封信白纸黑字些得清清楚楚,只要萧林奇不将驻影珠的事情暴露出来并且在今日不得前来奇艺阁,秋光便会饶她一条性命。

更是坐实了秋光意图谋害莫霏羽的罪名。

“我有阁主大人的……”

“承诺不代表就可以助纣为虐,匡扶正义乃是身为修仙者该做到的,辨是非、铲妖魔方是为大义。”

莫霏羽立即打断了秋光的话,深夜爬山外加被萧林奇好心办坏事关进山洞已然耗了她不少的气力,一个脱离险境她脑中紧绷着的弦终于松开,这幅娇弱的身体已然向她发出了休息的信号。

来之前姝荷替她梳头时,她差点一头就栽倒在了梳妆镜前,吓得姝荷差点要冲出去找大夫,而如今她恐怕强撑不了多久了。

身体带来的困倦已然侵袭到了她的脑中,眼皮上下差点一合,愣是被她那只握紧的手死掐大腿才在疼痛感中重拾回了几分精神。

她得速战速决。

于是,在一番指责在场众人不辨是非便胡乱帮腔的做派之后,转身的她像极了瞪了一眼那个朝萧林奇越靠越近的粉衣女子的模样,而后站在原地不急不慢地说到:

“你不就是仗着自己掌心的麒麟纹才敢这般肆无忌惮地陷害本小姐吗?若是本小姐告诉你,你不辞辛苦从我手里夺走的白玉圆筒是假的,你又当如何?”

“莫霏羽你竟敢……竟敢骗我。”

秋光气得一跺脚便上前指着莫霏羽的鼻子大骂了起来,她差点就再次上了莫霏羽的当,气得她只差一点点便将母亲绑架右阁主的事实透露出来了。

她庆幸地瞧了一眼欲言又止的海月,在她转变话题之后又转为了一脸沉稳的表情。莫霏羽分明话中有话地暗示众人,那白玉圆筒是她抢走的。

正了正神情,她立马回到:

“我手上的麒麟图纹是在放出羽箭后才印上去的,怎会有假?再说了,白玉圆筒一直便在我的手中,又何来夺走你的这一说法?更何况,白玉圆筒的真伪天辰派的掌门已然鉴别过了,你休要在此胡说八道。”

楚以墨拉住了正欲上前的萧林奇,摇头示意他不要多话,见他终于放下了紧握的拳头,才带着他前往门派的位置处落座了。才坐下,便被自家掌门的话惊得屁股都悬在了椅子上。

“秋光姑娘你怕是哪里误会了吧?一早便说了,我是不会信守这支白玉圆筒的诺言的。”

天辰派掌门的这一番话不仅让师兄弟两面面相窥,也再次让在场的修仙者为之诧异,已然回想起了当时的震惊,而秋光则在脑海中再次响起了天辰派掌门当时的那句:

“若是我不遵守承诺呢,你又当如何?”

一张惨淡的小脸上眼看着就要委屈巴巴地掉眼泪,一种孤立无援的无助感使得她看向了海月,在见到对方不为所动的神情时,顿时觉得自己心中建立起来的城墙轰然倒塌了。

莫霏羽倒是觉得这个天辰派掌门定然是故意的,还知晓说话要显一半藏一半。

这不由得她感叹一句,昔日那个憨厚死脑筋的天辰派大师兄已然走远了。

不过,她今日可没这般多的精力与他们在这里耗,连忙从怀中拿出了一支白玉圆筒,说到:

“本小姐手中的这支白玉圆筒才是真的,你想方设法得来的那支是假的,又怎么让天辰派掌门兑现承诺呢?”

幸好,她早在看到悦鸣客栈之前便从莫府的仓库中寻了白玉,照着样子做了一个,还故意让绑了莫语的人拿走以求引出背后之人。

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师妹为了这个自私自利的女儿竟然给莫语下毒,还企图将她的奇艺阁据为己有。

既然如此,那边怪不得她了。

她一边说一边将白玉圆筒递了上去,举起自己那只印着与秋光同款麒麟图纹的手,补充到:

“还有一件事,这麒麟图纹并不能证明就是你放出了羽箭。”

幸好她在研究这麒麟求救羽箭时,觉得白玉圆筒不够精致,便将一种特殊的药材合着朱红色刻了麒麟图案,使得手握圆筒的人,只需稍微用点术法便会在手上印上麒麟图纹。

她这前世福报便这样惠及到了今生。

而蒲文看着下边莫霏羽如此冷静自持的模样,倒是觉得她颇有几分当年阁主大人的气势,心中感叹起了莫语这小子教得极好。

正欲开口之间,却听到海月喊了一句:“慢着。”

秋光如梦初醒一般,惊喜地转动了一下自己的眼珠子看着海月。

海月看着台上高高在上的浦文质问到:

“既然秋光的是假的,那掌门怎么就能断定莫霏羽的就是真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