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君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她引领修仙圈潮流 > 第十六章 阁主大人的嗜好

一楼水镜前的女子不禁面面相窥,楼上的修仙者心中还是对这冤案的反转有些不适应。

毕竟,莫霏羽从头到尾只陈列证据,就连说话也是冷冷清清地,全然没有一个受害者该有的哭天喊地的模样,与被秋光和那两个好事者带动了情绪的他们一比,简直天差地别,纷纷自愧不如了起来。

而莫霏羽的父亲是阁主大人唯一的徒弟,有阁主大人的羽箭倒是也不奇怪,毕竟,谁也不能确定鉴定者会不会从中作梗,就算是极其了解阁主大人风格之人,也很难不保证他不会偏心莫语的女儿。

所以,除非阁主大人死而复生,或者有能够让在场众人都信服的理由。否则,无论今日谁来鉴定都将会被众人质疑三分。

莫霏羽咬了一下洁白的贝齿,以求自己的精神能再支撑多一小会儿,等待着台上的蒲文宣布这场鸿门宴的结尾。

时光荏苒,人也不会是一成不变的,在这岁月的流逝当中人便好似她手中的灵石一般,每一个恰好的搭配甚至每一处的改变,都是为了更面面俱到地呈现出这件物品的美。

就如同蒲文一般,已然在做掌门之后隐了几丝年少的执拗、多了几分撑起整个天辰派的沉稳。

她还记得十多年前,还是天辰派大师兄的蒲文,被他那精得像只耗子的师父算准了他一根筋,打发到奇艺阁来寻她。

表面上是为了让他带成品回去,实际上是逼迫她赶工期来了。

她已然将他拒之门外,可他倒好愣是在门外像一尊泥塑一般守着,搞得喜欢清静的她愣是将两天的工期压成了一天,连夜将他师父要的寒暖自斟壶给完工了。

当她交到他手中之后,原本以为自己能够回竹林清静几天了,没曾想死脑筋的蒲文愣是没觉得自己可以拿上东西走人了,反倒拦住她问到:

“阁主大人,师父该如何知晓这自斟壶便是你之手,而不是别人在外边买的一个手艺与你一般厉害的人所做的精致的物件呢?”

“你师父见了自然便会知晓,哪里来得这么多废话?”

她显然不想再与他多言,将手中的锦盒一盖便递到了他的面前,正欲回竹林补个觉。一根筋的他非得要什么实证,大有她不说他就跟着她的架势,就在她将锦盒用术法推到了他怀中,言简意赅地让他离开之时,脾气如牛一般的蒲文依旧锲而不舍地说到:

“不行呀阁主大人,这越是手艺天下无双的手艺便会引起更多人的争相效仿。”

给蒲文施了定身术的她正打算到了门口再替他解开,才走了几步的她此刻却有了一种回头施个禁言术的冲动,想着自己左右不过是为了他瞧不见好飞回竹林,便不想多此一举地结印了。

“且不说有人存了骗取钱财的歹念,若是那些人拿着奇艺阁卖出去的仿品前来污蔑奇艺阁作假,阁主大人岂不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她蓦然愣了愣,看向了他。

当蒲文那张脸从她记忆当中的青涩骤然变成了如今的沉稳时,她的眼皮子已然有些支撑不住地沉了沉。

莫霏羽此时的表情像极了受委屈的模样,眨的那一下眼睛在某些人的眼中倒是成了强忍夺眶而出的泪水,就连一旁的秋光都在心中暗骂了好几遍,海月却一脸气定神闲地等着蒲文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在场众人每一个都沉默不语,若是书法绘画尚且能区分一二,毕竟,画皮难画骨,最不济还有署名,总能让他们信服,可一件手艺品该如何改如何判断制作之人他们也是头一回听说。

顿时觉得右阁主这问题问得好,他们又可以继续看蒲文吃瘪了,心中好不快哉。

“掌门……”

倒是原本安安静静地观摩的萧林奇坐不住了,起身看着蒲文手中的白玉圆筒欲言又止,正当他下定决心要说出口时却被一旁的楚以墨手快地拉住了他。

蒲文闻声侧脸一看,便见楚以墨将嘴快的萧林奇压回了椅子,并且深得他心地说了一句“师弟莫急,掌门自会公正处理。”才转回了脸,在众人等着瞧下文的八卦神色当中,沉稳地清了一下嗓子说到:

“莫霏羽这支才是阁主大人亲手做的麒麟羽箭白玉圆筒,至于鉴别的法子还请诸位知晓后莫要激动。”

蒲文那张爬上了皱纹的脸不禁笑了笑,看着手中的白玉圆筒,那纤尘不染的白色身影在听了他一番解释后折返了,她举起了手边洁白如月的衣袖,眨着一双明亮的眸子,浅笑着说到:

“就如同本阁主喜欢这极致的白衣一般,对于出自这双手的每一件手艺品,小到玉佩、臂钏和发簪这些小物件,大到用灵石塑造的灵兽实体、贴身法器,甚至是你师父他老人家的冷暖自斟壶,本阁主都会寻上一隐蔽之处签名落款。”

“签名?阁主大人你怎么能……”

“这件事情整个沧云大陆本阁主可只告知了你一个人哦,若是哪天那群老匹夫知晓此事前来围堵奇艺阁,本阁主可都这账算在你一人头上哦。”

她语气极为平静地打断了他后边的话,已然知晓沧云大陆对于手艺品只喜精湛、不喜瑕疵,对于署名更是无法接受的。可对于嗜好签名的她来说,这是一个极其难以改变的事实,她更是没有必要藏着掖着,只是这么些年从未曾有人发现罢了。

蒲文已然哑口无言了,签名这个确实是一个无法辩驳的理由了。

她说完这般看似威胁,实则无关紧要的话后,便背过了手踏着轻飘飘的步伐转身离去了,独留他一人在奇艺阁思考究竟要不要将这件事情说出去。

然而,他一想便是十几年的光景,直到那个我行我素的白衣女子逝去他也没能寻到一个借口将此事公之于众。

今日,身为天辰派掌门的他,终于将这个藏在心底的秘密说了出来。

“出自阁主大人的每一件物件,她都会寻一处天然的裂纹写上‘一非’二字,此笔迹宛若天成,无人可仿。”

蒲文说着,便将手中的白玉圆筒转到了白玉裂纹之处,递给了满脸错愕的海月。

“这?师姐她竟然在手艺品上署名?”

她这时才仔细端详着那支白玉圆筒,只见麒麟脚上踏着的祥云处,“一非”二字如同云一般飘洒而过,字落画中,宛若不曾署名过一般。

秋光嘴上一直喃喃自语地念叨着不可能,急得朝海月走了两步,而后想起了海月不希望她这个女儿的身份曝光,便停下了脚步,脑海中快速地思索着下一步应当如何是好。

海月脸上的端庄差点崩溃,师姐果然事事都瞒着她,麒麟求救羽箭如此、就连署名这般的大事也宁可告知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也从不会向她透露半个字,她甚至怀疑,她知晓的事情都没有那头没有实体的灵兽多。

“既然已经确认,还请左阁主物归原主。”

莫霏羽深知事件已然告一段落了,从海月手中拿回了白玉圆筒之后,便直接开门见山地看向了蒲文,说到:

“烦请掌门遵守昔日承诺……”

她顿了顿,秋光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在场的众人更是期盼着莫霏羽说出要废了秋光全身术法报仇之类的,显然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收我为天辰派弟子,授术法、解疑惑。”

莫霏羽语气坚定地说完后,水镜前的众女子顿时蒙了,秋光用千斤坠陷害姑且不论,单是就台上那股子先装柔弱、再利用众修仙者的承诺逼迫莫霏羽的那股子狠劲,她们都不会觉得莫霏羽会放过秋光。

可事实却是莫霏羽心地善良放了秋光一马,这还是以前那个睚眦必报的蛮横小姐吗?

“此事我替众位修仙者应下了,拜师礼择日后再另行通知莫姑娘。”

大局已定,众人也纷纷在蒲文的示意下离场了。

海月见莫霏羽明显地松了一口气,身子有些摇晃不定,皮笑肉不笑地上前询问到:

“桑云派素有海中仙境之美称,大多女子都进了桑云派,而术法修为也当属沧山派提升最快,虽说弟子寥寥数人,莫姑娘为何偏偏选了天辰派呢?”

上边的楚以墨闻言,下意识地瞧了一眼一旁的红衣男子笑了笑,在对上了对方的目光时,却又连连摇头晃脑了一番。

见师兄又是笑又是点头的,萧林奇好奇地小声问到:

“师兄,你摇头作甚?”

“只是觉得师弟你在讨好女孩子这方面,任需努力呀。”

萧林奇闻言,下意识地看向了莫霏羽,正巧碰上她投到自己身上的目光,顿时便不自觉地躲闪了回来,皱这一对剑眉继续小声坚决地说到:

“我是不会喜欢上莫霏羽的。”

“师弟这回没有自称本王。”

楚以墨小声地说着,而后嘴角扯出了一个极浅的笑意,附耳小声接着回到:

“还有,师兄我说的是讨好,怎么到了师弟的心中却直接上升为了喜欢呢?”

被说得一时语塞的萧林奇知晓落入了师兄咬文嚼字的陷阱之后,终于反应了过来,气愤地举起了拳头放狠话到:

“师兄,你最近是不是很想念我的大刀呀?”

虽说是正欲和自家师兄切磋一番的模样,眼睛却下意识地看向了别处,还不等楚以墨说话,他便瞧见那个青衣身影如同一张纸一般往地上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