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君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东京剑道往事 > 第两百三十二章 他会中文

纠纷处理室。

茶会负责人笑意盈盈,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所有的过错,都源自东京日报宫本香的恶意剪辑采访视频,和他,和茶会,没有丝毫关系。

嗯,没错,都是宫本香的错!

然后,他开始表态:“宫本女士,你的恶意剪辑,不仅给当事人带来了负面影响,更给茶会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我作为茶会负责人,将保留对你,对东京日报的追究权力!”

“非、非常抱歉。”宫本香脸色苍白,颤栗着给他道歉,想弯腰,但身体僵硬,一时间竟弯不下去。

“一句道歉就想完事?”

“太天真了!”

“我记得你的上个新闻,可是让一对孤儿寡母受尽白眼,呵呵,你不值得同情!”

“别保留追究权力了,直接告她吧!”

“这件事情……”宫本一雄此时已经拿回自己的手机,他看着直播里的弹幕,心痛的无法呼吸。

原本想制造一起全网轰动的新闻,既能帮助靠山的靠山的靠山摆脱困境,又能提升自家报社的位格,一箭双雕,结果现在,偷鸡不成蚀把米,别说她女儿了,连他也可能受到牵连。

于是,他赶紧弃车保帅,将所有错误都推给宫本香,而他,则是个被蒙在鼓里的无辜中年男。

但是,神代羽不答应。

他表示,宫本香来到这里后,根本没有时间剪辑采访视频,所以,真正剪辑视频的,是她背后的东京日报,而宫本一雄作为主编,开着直播从东京日报赶到这里,一定知道视频被恶意剪辑的事,但即便如此,他也视而不见,并配合宫本香陷害他们,所以,两人根本就是一丘之貉!

宫本一雄受不了这刺激,赶紧关掉直播,色厉内荏的低吼道:“我说!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神代羽笑道:“你说到此为止就到此为止?别开玩笑了,我一定会去法院告你们!”

“你……”宫本一雄气得不行,他想搬出后台来,让神代羽知道厉害,但他的视线扫过神代羽的衣领,才想起他是东大的学生。

他脸色一变,因为,除非他将后台的后台的后台搬出来,否则,根本不可能对抗神代羽身后的东大。

但以他的逼格,根本不可能把副首相喊出来给他站台啊,况且,这件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傻子才会给他站台。

“看样子,我来晚了。”屋外,忽然传来宇津原真司的声音,他推门而入,身后还跟着两人。

今天,宇津原真司本来在办公室摸鱼,正感慨岁月静好时,就接到领导的电话,说是茶会那边出事了,让他立即过去处理。

宇津原真司不敢轻视,上网了解事情原由后,第一时间叫上法律顾问和谈判专家,心急如焚的朝这边赶,途中,他还进入宫本一雄的直播间关注事态发展。

只是他没想到,才赶到这里,神代羽就完美的解决了这件事。

“宇津原老师。”神代羽行礼。

“神代,你做的很好。”宇津原真司满脸欣慰的看着他,以前,他觉得神代羽有些low,连续三个任务都失败,最后,只能靠去街上执勤、给别人当保安才能收获积分,现在,他要改变看法了。

虽然任务执行力上有所欠缺,但是,脑瓜子还是蛮灵活的嘛!

他很满意,然后,他看向宫本一雄。

宫本一雄也看着他,表情有些……卑微,他低声开口:“这位老师,这次事情,确实是我们的错,我们一定会赔……”

“不!”宇津原真司侧身,让位给身后的法律顾问,道,“接下来,你和他交接吧。”

“你好。”法律顾问友好的朝宫本一雄伸手,表示自己会就此事向法院起诉阁下以及贵报社,希望大家能在法院达成一致。

“……”宫本一雄的表情终于垮掉。

至于宫本香,缩着脖颈,跟个鹌鹑似的,魂不守舍。

神代羽本来还想过去嘲讽下,但看她这德行,就算过去落井下石了,也完全没有快感啊。

不过,想到她的职业生涯就此结束,神代羽还是很欣慰的。

“同学,这次……真是谢谢你了。”此时,那名学长过来,很激动,很振奋,他本来都准备好跟宫本香死磕到底了,没想到峰回路转,神代羽直接亮出原视频,把宫本香一击必杀了。

“基操,勿六。”神代羽很谦虚,表示不值一提。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东大的法律顾问,代表神代羽两人,正式起诉宫本香父女以及东京日报!

宇津原真司告诉神代羽,不管法院的判罚如何,宫本香父女,是不可能在新闻媒体界混下去了。

“这我就放心了。”神代羽其实也不想要什么赔偿,主要是觉得宫本香身为记者,真的太恶心了,能把她赶出新闻媒体界,对神代羽来说,比什么赔偿都开心!

这里的事虽然在网上造成了轩然大波,但在茶会会场,各国茶友依旧在品茶论道,谈笑风生,偶尔出现摩擦,大打出手也有。

离开纠纷处理室,神代羽快速融入其中,开始……干活。

“我说神代,你刚刚是去洗脚了吧,为什么一走就是两个多小时?”

回到工作岗位,早川一秀疯狂吐槽,暗骂两名队友不是人,把他一个人丢这里干活。

“弥生还没回来?”神代羽诧异的问道。

“她刚刚发了讯息,说是陪弟弟吃饭,要等下午才能回来。”早川一秀哼道,“这里你先守一会,我肚子疼,得去拉两小时的屎。”

说完,他屁颠颠的朝会场跑去。

会场的厕所都在外面啊……神代羽都不好意思点破他。

时值正午,会场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开始派发盒饭,虽然是普通的工作餐,但也有荤有素。

弥生午饭和弟弟吃,早川也要拉两小时的屎……神代羽担心菜凉了,于是不辞辛劳,将他们盒饭里的荤素都挑到自己碗里,吃完后,他心满意足,半靠在遮阳伞下休息,不时有黑人白人过来询问嘘嘘啊、吃饭啊的地方,神代羽一律往外指。

“这位同学,你好。”

此时,远处又走来三人,一个白发老者,一个中年美妇,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跟神代羽说话的,是中年美妇,她保养的很好,非常漂亮,且画着精致的妆容,尤其是淡红色的眼影,每次眨眼,都似乎在往外放电,风情万种。

“你好。”神代羽感觉自己的心跳都漏了两拍。

“你会说中文啊。”中年美妇,也就是李漫真笑着说道。

“啊?”神代羽一怔,才发现中年美妇说的是中文,而他也用中文回答对方了。

不过,这都不算事。

神代羽淡定点头:“因为我很喜欢华国文化,所以自学了中文。”

“这样啊。”李漫真笑着说道,“你的中文说的非常地道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华国人。”

“过奖了。”神代羽很谦虚,但心头却是一动,想道:既然我中文说的那么好,那一般人第一反应是我可能来自华国,你……很可疑!

李漫真笑道:“既然你中文说的这么好,不知道我们能否有幸请你担当我们的翻译及向导呢?我们想在这里好好逛一逛呢。”

这话一出,她后面的年轻人都懵了。

“孙老,那个……我不就是你们的翻译吗?为什么李女士还要另请翻译?”年轻人一脸无辜,想着自己也没得罪对方啊。

“嘘。”孙老示意他噤声,他觉得,以李漫真的做事风格,既然邀请对方,那必然是有目的的。

神代羽正觉得她可疑呢,她就邀请自己当翻译,简直就是大灰狼敲兔子家门,你看兔子给你开不?

不开不开我不开~

“抱歉,我任务在身,不能离开这里。”神代羽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她。

“这样啊,那可真是遗憾呢。”李漫真一双美眸上上下下打量着神代羽,心头……火热!

去年,就是他在涩谷站大厦的室外展望广场纵身一跃,带着自己的侄女和另一名女人,从四十几楼跳下,结果,三人平安落地!

排除掉恶魔果实能力者的可能后,李漫真推测,神代羽极可能开发了剃的进阶版本,一种能让人类在空中短暂滞留,甚至飞行的可怕体术!

可惜啊,小雪太不给力,跟踪他大半学期,什么都没发现……李漫真笑着挥手:“那么,我们有缘再见。”

“再见。”神代羽礼貌微笑,目送三人离去。

三人进入会场,年轻人终于忍不住,提出自己疑问。

李漫真笑道:“那个家伙叫神代羽,是小雪留学时的同学,他不认识我,但我见过他的照片。”

“原来如此。”孙老笑道,但心底却觉得里面肯定还有猫腻,不然,为什么不敞开天窗说话?

但他这趟来日是交流茶道而来,没必要掺和李漫真的事。

他笑着开口,说道:“那么,我们先看看各国的民间好茶吧。”

各国官方带来的好茶,要到明天才会展出,所以这趟过来,他们只能品到民间的好茶,当然,这不代表民间的茶就比不上官方的茶,毕竟,沧海遗珠的事,时有发生。

……

“来了个了不得的人呢。”

当李漫真进入会场的那一瞬间,白人大美妞格温-黛莎猛得顿住脚步,修长的双腿踩着尖细高跟,如一尊美艳性感的雕塑。

“谁?”瓜骨瓜……拉不拉咋淡定的看着她,黛莎的见闻色非常强大,能让她都称赞对方了不得,对方必定是个极为强大的人物!

“是第一次感受到的气息呢。”格温-黛莎笑道。

“我们暴露了吗?”另一名黑人阿萨斯一脸谨慎,甚至身上的肌肉都绷紧了,宛如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

“别紧张,阿萨斯,我们是来买茶叶的,不是来闹事的。”瓜骨瓜……拉不拉咋笑着拍着他的肩膀,示意他放松肌肉。

“知道了。”阿萨斯耷起双肩,漆黑的眉宇间却满是忧虑。

……

另一头,李漫真三人逛了半圈后,遇到了提前赶来的雪女,以及唐诗诗,两女身边,还有千叶纱。

雪女当即给双方介绍起来。

千叶纱有些拘谨的行礼问好,俏脸通红,有些害羞。

李漫真就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可爱乖巧,不像李雪,刁蛮任性。

李漫真上前亲切的拉着她的手,感谢她在过去几年照顾雪女。

“姑姑,小纱听不懂中文了。”雪女哼道。

“哎,我以为她和神代羽一样,都会中文呢。”李漫真笑意盈盈的看向侄女。

“哎?”雪女愣住了,她呆呆的站在那里,风中凌乱。

“姑姑,那个家伙……会中文?”雪女想起自己几次三番在他面前用中文diss他,顿时感觉……浑身不自在。

“为什么我不知道?姑姑,你是怎么知道的,怎么可能呢?”雪女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就在刚刚,我们进来时遇到他了。”李漫真笑道,“他用中文跟我聊的非常愉快呢。”

“……怎么会……”雪女羞耻的脸都红了,恨不得现在就挖条地缝,然后……把神代羽给填进去!

这个家伙,明明听得懂中文,却故意在我面前装什么都不知道……岂可修,混蛋!

雪女胸膛起伏,气得不轻,心中更是不停诅咒神代羽。

“阿嚏~”

“阿嚏~~”

会场一角,神代羽连连打了数个喷嚏。

谁在想我啊……神代羽擦擦鼻子,见四周无人,便掏出手机,开始摸鱼。

他上网查看头条新闻,发现他的采访视频已经下去,新的头条是东京日报的声明,声明中,他们表示恶意剪辑是宫本一雄和宫本香这对蛀虫私自做的,与本报无关,并已开除他们父女,同时,也会严肃处理参与恶意剪辑的剪辑师,最后他们保证,绝对不会再出现类似事情。

声明下面,则是无数网名的评论,都很热情,奔放,且激烈,可比声明好多了。

头条下的新闻,是目黑区法院的声明,表示已经接到东大诉讼,将严肃且公平公正的处理此事。

神代羽看了一圈,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他仔细回想,很快就想起器官捐赠的事,明明昨天还上了头条,怎么这会,都没人议论这件事了?

他心情忽然沉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