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征宇见她如此模样,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是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过来一会儿,乔征宇上前对飘飘道:“飘飘,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去哪里过夜,你可有好去处?”

飘飘望着他先是摇了摇头,然后用手指着一处,连连点头。

乔征宇顺其手指方向望去,但见前面有个小客栈,立即领悟,点头道:“也好,客栈就好比旅店宾馆,那里的确是过夜的好地方,虽然有些贵。”

他出来时,身上所带银子不多,刚才在悦来客栈已是花费了不少,口袋里已是所剩无几。从口袋中取出最后一点银子,不禁是摇头叹气。

他正觉难办,忽见眼前有一道亮光刺眼,不禁抬头望去,却见飘飘手中捧着一锭金子,正对着他微笑。

“飘飘,你。。。。。。你真是太可爱了。”乔征宇想也没想,一下子将飘飘抱起,并不时在其脸上留下自己的口水。

“呜呜。。。。。。”飘飘顿时一双眼睛瞪着老大,挣扎了几声,一脸的愤怒。

乔征宇连忙将其放下,傻笑了几声,道:“不好意思哟,我一高兴就是这样。”领着飘飘朝客栈走去。

两人不一会儿已是到了门外,推门进去,迎面走来一伙计。

“你。。。。。。你怎么又来到这里了?”眼前之人不是别人,却正是韦小宝。

韦小宝朝他神秘一笑,道:“乔兄,忘记告诉你了,我每天的事就是找去老婆。因为客栈是找人的最好地方,所以每个客栈都是我工作的地方。”

望了飘飘一眼,疑道:“乔兄可以呀,才一会不见,就有这么个可爱的小姑娘跟着你了。看来乔兄的魅力不比我差呀。”

乔征宇脸色一红:“韦兄,看你说的,这女孩因找不到家人,所以暂时跟着我,你可不要想歪了哟。况且她年纪尚小,可不是你。。。。。。”

“哎哟!”忽听韦小宝惊叫了一声,摸了摸屁股,四周张望道:“谁打我的屁股?”眼前除了乔征宇与飘飘外,再无其他的人。

韦小宝奇道:“莫名其妙,刚才分明是有人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下,怎么会不见人呢。”揉了揉屁股,摇头道:“真是见鬼了,算了,乔兄还是先进来说话。”

引着乔征宇两人在一张桌子前坐下。

等两人坐定,韦小宝又端来一些酒菜,随后站在一旁。

“韦兄,你还没吃饭吧,不如也坐下来吃。”乔征宇听韦小宝肚子咕咕直叫,知道他必是饿了,故有意让他坐下一块吃。

韦小宝听了脸上一乐,也不客气,笑嘻嘻就坐了下来。

“韦兄,这些天来找到老婆了吗?”乔征宇问道。

韦小宝摇头道:“哎,江湖之大,要找老婆谈何容易。这不,我到处打听也没有她们的下落,看起来还得继续寻找了。”

乔征宇疑道:“恕我直言,有关韦兄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一些。七位夫人与韦兄不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情如手足,也是感情深厚,世间少有,怎么会忽然离韦兄而去,让你满天寻找呢?”

韦小宝吃了一口菜,道:“别提了,我的这七个老婆,虽是个个貌美如花,但却是受不得半点的委屈。前几日,只因我多瞧了几眼路边的美女,她七人便是要死要活,先是将我打了一顿,随后全都离家出走。

“刚开始我还以为她们是在开玩笑,后来等了几日都不见回来,我心中才开始发慌。又等了几天,仍不见她们的踪影,才明白这一切不像是假的,原来真的是走了。

“这还了得,韦爵爷的七个老婆不见了,这要是传到江湖上去,那韦小宝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上。于是我乔装改扮,离家四周寻找,为了不让别人认出我,只好躲在这客栈中。”

韦小宝一番话下来,一会儿手脚并用,学着各位夫人的样子指指点点;一会儿又变回自己,跪在地上磕头认罪。如此忙碌下来,便将整个事情演绎的一清二楚,直看得乔征宇忍不住捧腹大笑。

飘飘起先也是没有什么反应,但到最后也实在是闭不住,终于放开小口,大声笑了出来。

韦小宝说完,道:“整个事情就是这样,我想你们也看明白了。”回到座位上,喝了一口酒。

乔征宇点头道:“原来是这样,那韦兄实在是非比常人,别人只有一个老婆尚且难缠,而你韦兄身边七个老婆,我看你是有的受了。”

韦小宝叹道:“嗯,话虽如此,但我却喜欢。为了这七个老婆,我只怕是去死也是愿意的吧。”低头沉思,不再说话。

乔征宇心中暗道:“韦小宝表面上看起来疯疯癫癫,好像很不正经的样子,其实却也是个情种,否则他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正欲劝说,忽听门外一人大声嚷道:“小二,还不快点来帮忙。”便见七八个人抬着几个大箱子走进了客栈。随后跟进一人,其相貌俊俏,年纪二十来左右,手提一把长剑,左右看了片刻,在最里面的一张桌子前坐下。

韦小宝立即迎上,道:“不知各位客官来自何处,有何事要小的帮忙?”

那年轻人瞪了他一言,冷冷道:“算了,看你这身板,也做不了什么。还是快上些酒菜来,别在这里碍眼。”一脸傲气。

韦小宝也不生气,点头笑道:“好的,请客官稍等。”转身退入了后堂。

乔正欲心中气道:“这些人都是些什么人,怎么如此的没礼貌。”仔细看了一会儿,见每个箱子上都有封条,上面写着“福威镖局”,顿时领悟:“原来是福威镖局的人,看来那年青人必是林平之了。”

那些人放下箱子后,随后分成几桌坐下,其中一个看起来成熟稳重的大汉坐在了林平之旁。

只听那大汉道:“公子,这趟镖下来我们镖局应该又赚了不少,一路上要不是有公子领导,只怕我们也没这么容易来到这里。”

林平之笑道:“二叔,你就别给我戴高帽了。这一路上,怎能少得了你二叔的功劳,等回去后,我定会在父亲面前给你美言几句,到时绝对不会少不了你的好处。”

那人顿时眉开眼笑,乐道:“多谢公子照顾,我包三辉能够与公子一起运镖,实在是三生有幸,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呀。”

笑了一会儿,包三辉又道:“不过公子还得小心,刚才我们进城时,我见队伍左翼好像有人在跟踪我们,也不知道是属下看得走眼了,还是真的有情况。总之,现在我们虽然已到了城中,还必须小心翼翼,以防万一。”

林平之点头道:“嗯,二叔,这个我也注意了。我们现在离镖局只在咫尺,料那些想打歪主意的人也没有这个胆子,否则的话,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他两人话还没说完,便听一人哈哈大笑:“林平之,你也太小瞧我了。我余沧海要劫镖还不是随时随地的事。”大门外走进一矮子,正是青城派掌门余沧海。

“余掌门,您老人家怎么。。。。。。”包三辉上前打了个招呼,话还没说完,早被余沧海一掌击在小腹上,脖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哼,这种小角色也配和我说话,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余沧海脚下一动,已是来到了林平之跟前。

“林平之,把东西拿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余沧海揪着半撇胡须,冷冷说道。

林平之脸色大变,惊道:“什么东西,我听不懂。。。。。。”手上摸到宝剑,一招“五岳迎松”横刺了过去。

余沧海冷笑了一声,随手一挥,将来剑挡开,哼道:“雕虫小技,班门弄斧。”伸开两个手指将其剑夹住,喊了一声“断。”便听“当”的一声,林平之手中长剑已是断为两截。

“你要干什么!”余下几位镖师一拥而上,将余沧海围在中间。

余沧海转身笑道:“格老子的,老子不愿意大开杀戒,你们才能站在这里。看样子是要老子动手了,好,就送你们去见阎王。”

胡子一吹,身子晃动,在那几人周边游走,手中不断拍打。只片刻的工夫,几名镖师都躺在了地上。

“怎么样,交还是不交?”余沧海出手制止了那些镖师后,脚下一滑,也不知道用了什么轻功,转眼又来到了林平之跟前,同时双指横抓,正落在林平之的脖子上。

“我不明白,你。。。。。。你到底要我交什么?”林平之惊慌之下,却也是保持一股傲气。

“好,好,好,看样子,老子不来点厉害的,你还不知道我有几斤几两了。”余沧海伸指移至林平之下侧,就要朝其颤中穴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