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飘,原来你也起来了。”乔征宇顿觉房内有一股香气飘出,不禁朝里面望去。

飘飘却是走出房间,随后把门关上,用手指了指肚子,又指了指楼下,示意下楼。

乔征宇立即明白,随即与飘飘走到楼下,在一张桌子前坐下。又叫来几个小菜和干粮,大口吃了起来。

此时天色大白,客栈中吃早饭的人也越来越多,店门外不断有人走近客栈,不一会儿的工夫,客栈内已是挤满了人。

乔征宇与飘飘在最里面的一张桌子,视线极好,又对门而坐,将客栈内所有的情况都看得一清二楚。

两人正吃着,便见小龙女慢慢从楼上下来,坐在了对面的一张桌子前。

“小二,来碗粥。”虽只短短几个字,脸上却尽是冰霜之色,叫人难以靠近。

“哇,这女子好漂亮。”

“嗯,不错,也不知道谁家姑娘,竟生得这般标志。”

“可不是,我看神仙也不过如此,想不到世界上还真有仙子。”

一时,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小龙女却似没听见,仍是低头望向一侧,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让开,都给我让开。”门外走进几名大汉,其中一人朝里面望了片刻,指着小龙女道:“大哥,就是这臭丫头,多管闲事,还叫人将我打了。”

为首一人道:“哦?什么人竟敢与我温家堡作对,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几步来至小龙女前,指着其喝道:“看你年纪不大,怎敢惹我温家堡,你拿命来吧。”手舞钢刀,往下就劈。

“慢!”忽见一道人跃身而起,几步来至大汉前,用剑挡住了钢刀。

“你又是谁?敢管我的闲事!”大汉望着那道人,大喝了一声。

那道人正色道:“什么人我都可以不管,只是与这位龙姑娘有关的我就一定要管。”却正是尹志平。

大汉冷笑道:“笑话,你与她是什么关系,道人不好好的修道,什么时候也管起这些闲事了。”

“我。。。。。。不用你管,总之,你要是敢对这位姑娘动手,可别怪我不客气。”尹志平支吾了一声,将话题转移。

大汉不由怒道:“管我?我看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抽刀就是一阵猛砍。

尹志平侧身躲过,伸出剑鞘在大汉腰上点了一下,那大汉顿时“哎呀”一声,退后了一步。

“好家伙,看不出还有两下子,兄弟们,给我上。”大汉气急败坏,朝身后连连挥手,跟来的那几人点头示意,几声哇哇直叫,挥刀舞剑,纷纷冲了上去。

那些人倒也学过一些功夫,步伐稳健,根基不浅,出招有模有样,倒也不可小视。尹志平见他们攻来,冷笑了一声:“来得好!”拔剑出鞘,一招“天女散花”顿时将对方攻势化解。

不等大汉等人反应,又是妙招连出,在数人之间来回穿梭,刺,推,劈,点,将剑法展开,行云流水,让人眼花缭乱。

他剑法出自重阳宫,属于正派中数一数二的剑法,加上自身天罡气功的配合,更是犹如猛虎添翼,势不可挡。

只消片刻的功夫,对方中已有半数人倒在了地上,手脚上俱是剑伤,一时疼痛难忍,在那哭叫连天。

尹志平收剑站至一旁,正欲说话,却见对面人影一闪,一双玉掌迎面击到。

“龙姑娘,你。。。。。。”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小龙女。尹志平绞尽脑汁,也万万想不到小龙女竟然对他出手。

当即一愣,索性也不躲开,仍由双掌击到。

眼见尹志平不躲不闪,小龙女似乎愣了一下,收掌道:“你为什么不躲?”

尹志平道:“我的命只要龙姑娘想要,可随时拿去,只要能死在龙姑娘手中,我此生无憾。”

小龙女愣了半会,忽道:“好,你既然想死,那我就成全了你。”挥掌欲拍下。

“慢!”乔征宇起身说道,走至众人面前,抱拳道:“两位,请听我一言。”

小龙女冷冷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阻挡我?”

乔征宇笑了笑,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不过,我有些事情倒是想对龙姑娘说。”凑到其耳边轻声说了一些什么。

小龙女听了,顿时脸色一变,转身对尹志平道:“尹志平,今天我就暂且放过你,我们的事以后再说。”急匆匆走了。

“龙姑娘。。。。。。”尹志平本想叫住,犹豫了一下,终是叹了口气。

对乔征宇抱拳道:“多谢这位小施主,我尹志平虽罪该万死,若非施主相助,只怕今日也难逃一死,但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乔征宇还了个礼,正欲自报姓名,心中忽道:“尹志平为人虽正直,但毕竟做了对不起小龙女的事,心中总是对他并无好感,还是不告诉他算了。”

摆手道:“哦,这点小事何足挂齿,尹兄不必客气。所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只是分内之事,无需多礼。至于我姓谁名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缘分,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尹志平点头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勉强。施主救命之恩,我尹志平日后当涌泉相报,告辞。”转身出了客栈。

乔征宇点头微笑,返回自己座位,但见那大汉看着他,不禁喝了一句:“看什么看,还不快滚!”

大汉被他这么一吼,顿时吓得脸色苍白,连连点头:“是,是,小的这就滚。。。。。。”带着那些手下,连滚带爬溜出了客栈。

韦小宝乐呵呵道:“乔兄好厉害,几句话就将那些人吓走了,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呀。不过最令我佩服的倒不是这些,而是你与小龙女到底说了些什么,竟然让她好像也对你退让三分?”

乔征宇笑道:“哦,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告诉她神雕大侠正在四处寻找她,并很快就要找到这里了。”

“就这么简单?我不信,乔兄一定是在骗我,那杨过既然是她的心上人,她听到这个消息应该欢喜才是,怎么会反其道而行之,竟躲开此人?”韦小宝聪明一生,却也无法猜透这其中的缘由,连连摇头,表示不信。

乔征宇道:“韦兄有所不知,不错,杨过的确是小龙女的心上人,可是以她目前的状况来说,她不好与杨过相见,所以只能躲着他了。”

见韦小宝一头雾水,又道:“哎,这里面的事情太过于复杂,一时间也无法说清楚。总之,这一切都是老天爷安排的,也许是老天爷嫉妒,所以将他两人暂时分开,待到日后时机到了的时候,他俩自然会再见面的。doyouseemypoint?懂了吗,明白了否?”

“赌油?赌什么油?要赌就赌值钱的,油有什么赌的。”韦小宝摸着后脑勺,一脸的迷惑。

“额?”乔征宇摇头无语,也不再解释,道:“好了,不说了,越说越糊涂。”举杯喝了一口酒。

猛然间想起了什么,拍了下桌子,站起身来。

“怎么想通了,真要和我赌油?”韦小宝笑道。

“不是了,哎,懒得和你说了,差点将正事忘了。”放下一两银子,拉着飘飘望门外走去。

来至大门口,眼见一条大道直通前方,不远处有一白影在前,顾不上休息,急急跟了上去。

“龙。。。。。。”乔征宇刚喊出一个字,心中思道:“她此时心情不佳,还是不要打扰她了。我不如在后面跟着,看她去哪里?”

打定了主意,与飘飘悄悄跟在其后,并不喧闹。

小龙女似乎并不知道有人跟随,只是一路朝前走去。

大约走了数个时辰,眼见大道变小路,两旁草木横生,花香鸟语,不不知不觉中已是来到一座山下。

乔征宇抬头望去,但见那山高耸入云,徒石峭壁,甚是险恶,不禁一动:“她到这里来干什么,难道是想不通要跳崖自尽?”顿时一慌,加快了脚步。

好容易到了山顶,果见小龙女正站在一处悬崖上,望着脚底下的山谷发呆。

“过儿,姑姑只有来世再与你相见了。”竟是伸开双手,就要跳下去。

“不要!”乔征宇大叫了一声,急忙跑上,在离小龙女几尺的地方站住。

“听我说,龙姑娘,你这样跳下去毫无意义。真的,你现在最需要保持冷静,千万不要冲动。”

小龙女愣了一下,回头望了一眼,“咦”道:“怎么又是你?”

乔征宇傻笑道:“呵呵,我正好路过这里,所以才。。。。。。哦,请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可不是跟着你哟。不信,你可以问问这小姑娘,她可以作证的。”

指着飘飘,朝她偷偷做了个鬼脸。

飘飘立即明白,用手不停的比划,最后又点了点头。

小龙女道:“好,就算是吧,那你们可以走了,这里并不欢迎你们。”说完,继续朝悬崖走去。

“神雕大侠,想不到你也来了。”乔征宇急中生智下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只一声,叫小龙女浑身一抖,停住了脚步,缓缓转过身来。

“过儿,你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你。”四周望了片刻,随即脸上充满了失望。

“过儿根本就不在这里,你为什么要骗我。”小龙女伤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