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过天晴。

清晨的阳光照入房间,落在床上侧身躺着的少女脸上,肌肤细腻如瓷,睫毛浓密卷翘,水墨般的眉眼间带着几分刚起床的倦意。

她眼尾泅着几分红,带着点朦胧湿意。

叮咚。

手机屏幕上方弹出一条推送消息。

她随意拿起来看了一眼。

“昨天晚上十一点,在连云高速往云州方向,连续发生共计四辆车的连环追尾事故,造成两人重伤,三人轻伤......”

她清醒了些,点开往下划了几下。

时间地点都对上了,不过,和上辈子的那一次意外比起来,伤亡人数却是发生了变化。

没有了叶家的那辆卡宴,似乎结果还好了不少。

敲门声响起。

她看了一眼时间,八点二十分。

宁璃挑了挑眉,又把背包里的东西检查了一遍,这才不紧不慢的起身去开门。

......

邹华站在门外,敲了三次门,心情逐渐不耐烦起来。

终于,在他想着干脆撞门进去的时候,门开了。

一张素面朝天,却依然漂亮的不可思议的脸容映入眼帘。

邹华怔了怔,很快回神,压着心中火气,道:

“宁小姐,您迟到了。“

夫人昨天晚上交代的八点,现在都快八点半了!

她到底有没有点时间意识?

“夫人不喜欢不守时的人。”

宁璃笑了笑。

她上辈子倒是守时,也没见苏媛多喜欢她一分。

真要说等,她从六岁那年,一等就是十一年。

对比之下,苏媛等的这点时间,又算得了什么?

“不好意思,这我还真的不太了解。”毕竟很多年没见了。

邹华胸口一堵。

这说的什么话!?

宁璃一步走出,转身锁门。

“走吧。“

邹华看了她一眼,微微睁大了眼睛。

“宁小姐,您的行李呢?”

她这就背了个单肩包啊。

“这就是。”宁璃言简意赅。

邹华:“......”

昨天晚上你背的不就是这个?还说什么东西没收拾完,搞半天就这么个破包?

这耍谁呢!?

宁璃往楼梯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他。

“不走吗?让人久等就不好了。”

邹华嘴唇动了动,只得跟上。

......

这注定是一个无法让人愉悦的早晨。

因为宁璃的迟到,苏媛十分不满。

邹华开车,苏媛和宁璃都坐在后排。

车内的温度极低,气氛紧绷。

但宁璃却像是什么都没察觉般,兀自坐在一边,斜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休息。

苏媛看了她一眼,本想训斥两句,但想到这丫头连逃课的事情都做的出来,说这些估计也没什么用。

还是有些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交待。

“到了云州以后,你这些毛病都改改。小瓷比你小三个月,阿晟今年十岁,你去了以后就是当姐姐的,多让着照顾着点他们,知道吗?”

宁璃睫毛微颤,缓缓睁开了眼睛,眼底似笼了一层暗光,晦涩难明。

时隔多年,还是又听到了这句话。

她是姐姐,所以弟弟犯错要原谅。

她是姐姐,所以妹妹要什么她都要给。

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她对父母的印象都很模糊了。

但当知道可以回到母亲身边生活的时候,她还是带着期盼的。

连带着对那所谓的弟弟妹妹,也都带上了一百二十分的包容。

曾经的她,是真的希望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的。

可惜......

苏媛看她神色,以为她听进去了,稍微放了些心。

“另外,我打算将你的学籍档案转到云州二中。现在那边的高三也都开学了——“

宁璃唇角弯了弯。

云州二中,是整个云州最好的高中。

叶家将她塞进去,恐怕也是费了不少功夫。

曾经的她还以为这是他们为了她好,后来才知道是自作多情了。

真相不过是,叶明是个极要面子的男人。

以前宁璃在临城生活,双方井水不犯河水也就罢了。

但现在,宁璃被接回叶家,就是他名义上的继女。

他这样做,一是为了表现自己的风度,二是为了展现自己的人脉资源,和宁璃本人是没半点关系的。

苏媛叹了口气。

她之前已经打听过,宁璃之前在临城,成绩一直平平,属于最容易被人忽略的中游。

若是在普通高中,这样混过去也没什么,可要进云州二中,却是有些难的。

“入学流程还是要走的,不过你叶叔叔已经打了招呼,到时候你只要去做套卷子就行。不过,二中竞争激烈,你进去以后,争取好好学习,努力提升一下成绩。“

宁璃不置可否。

苏媛又径自说了些话,看她总是恹恹的冷淡模样,自觉无趣,也偏过头去,不再看她。

......

一个半小时后,一行人回到云州。

黑色卡宴一路开进景悦墅院。

半山之上,分布着十几座独栋别墅。

这是云州最贵的一个别墅区。

住在这里的,都是云州最有钱的世家。

邹华将车开到其中一栋别墅的门前。

楠木雕花大门从两边缓缓打开。

宁璃朝着旁边看了一眼,发现前院已经停了一辆车。

她眨眨眼,那不是云家的车。

车窗半开,隐约能看到里面坐着一个人。

从她这里看过去,只能望见那人高挺的鼻梁,以及一抹冷白如玉的肌肤。

似乎在睡觉。

不过......

这人也真是挺有意思,好端端的,在别人院子里坐在车里睡?

周围安安静静,连佣人过来迎接的时候,都似乎刻意放缓了脚步。

好像......生怕惊扰了那人一般。

苏媛盯着那辆车看了好几眼,总觉得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在那见过。

她抬了抬下巴。

“家里有客人?”

赵姨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兴奋,压低了声音道:

“夫人有所不知,今天,程大少爷来送请柬了!”

整个云州,只有一个程大少爷——程西钺。

不过二十三,便已经接手程家旗下三分之一的业务,实打实的程家继承人。

但,就算是程西钺来,也不至于如此吧?

而且,她见过程西钺,车里坐着的那个——

宁璃正听着,那人忽而察觉到了什么,缓缓睁开了眼睛。

如有直觉般,他略微坐直了身子,直直看了过来。

他的面容大半隐藏在车内阴影里,看不清晰,然而,哪怕只露出那双清冷深邃的眼,也足以胜过这四周盛景。

姿态慵懒放恣,却又透着骨子里的清冷禁欲,真真——高不可攀。

四目相对。

宁璃心神一跳。

怪不得叶家这么大阵仗,原来是这位爷来了。

------题外话------

公众期每天中午十二点一更~~如有更改会在评论区置顶。

多多收藏评论送票票,将有机会抽中劳模版二月月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