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璃神色平静的将那一摞粉蓝相间的情书拿出,扔到了后面的垃圾桶里,又将背包放了进去,掏出书来依次放在桌上摆好。

瞧见那一串《五三》,《云冈秘卷三十套》,《高考物理精选一千题》,众人纷纷眼角抽搐。

不是,转学生这么勤奋好学的么?

情书看都没看一眼就扔,全给这些腾地方了。

“看不出来啊......咱们这位新同学,满脑子都是学习,半点不在意这些小情小爱的。”

任谦开玩笑道。

他看向身边坐着的裴颂。

“哎,裴哥,昨天新同学跟你去领书,你们说上话了吗?”

裴颂神情冷淡,似乎对这话题并无兴趣。

任谦本来也没指望他回话,两手枕在脑后,慢悠悠调侃。

“嘿,校花校草都在咱们班,往后可真是有的热闹了。”

刚刚踩着铃声跑进来的林周扬一把拉开椅子,小心的看了前面坐着的叶瓷一眼:

“说什么呢!校花不一直在咱们班呢吗!”

任谦笑而不语。

以前校花是叶瓷,现在却换成了宁璃,当然不一样。

虽说宁大美人来学校第一天,就差点把同学推下楼,凶名赫赫,奈何那张脸实在是清艳漂亮,依旧引得无数人追逐。

那一桌肚的情书,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叶瓷?

没得比。

林周扬拍了拍前面叶瓷的椅子。

“叶瓷?”

叶瓷回头,就见林周扬一脸殷切的递过来两张纸。

“检查写好了!”

一千五百字,他写的手都酸了!

叶瓷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

任谦翻个白眼。

难怪喜欢人家这么多年,依旧没半点进展,就这情商,叶瓷没动手打他就是好的了!

叶瓷神色恢复如常,浅浅笑了一下,轻声道:

“谢谢你,但这是你帮宁璃姐写的,你自己给她吧。”

林周扬后知后觉的发现她好像情绪不高,眼下也有着淡淡乌青,挠了挠头。

“诶?行!不过,叶瓷,你昨天是不是没睡好啊?是不是快比赛了紧张的?”

叶瓷摇摇头:

“没什么,就是有点失眠。”

林周扬“哦”了一声,没敢继续打扰,起身走到宁璃桌前,把那份检讨递了过去。

“宁璃,给!”

宁璃接过,扫了一眼。

林周扬果然是写检查写惯了的,整个一份洋洋洒洒。

宁璃点了点头。

”不错。“

林周扬嘿嘿一笑,骄傲的眉飞色舞:

“那可不,咱干这个——熟!”

宁璃:“......”

任谦已经不忍再看,直接扭过头去。

宁璃起身去交检查。

......

教导处。

孙泉看着手里张牙舞爪的检查,再想到那天那张潇洒利落的满分卷子,眉心跳了跳,终于还是睁只眼闭只眼,收了起来。

“行了,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就行,没有下次。”

宁璃点点头。

孙泉看着她,想起今天听到的那些传言,本来打算提点两句,但对上这双澄澈干净的眼睛,却又觉得那些话太多余。

这是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聪明孩子。

他挥挥手:

“回去吧,好好上课。”

......

回去的路上,宁璃收到一条转账信息。

蒋凡把钱打过来了。

她看着账户上面的余额,算了算最近应该是能轻松一段时间了,心情也好了不少。

上午第一节是数学课。

任课老师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谭开兰。

这一节课依旧是讲上次考试的卷子。

宁璃昨天跟着裴颂领了一套,但还没做。

她想了想,还是从桌上抽了一本书出来。

翻开书,她随手拿了一根黑色中性笔,写了起来。

这是一套物理精选题库,前面这部分全是单选。

宁璃从第一题开始看,这是一道受力分析题。

迅速读完题干后,她就在括号里填了个a。

之后是第二题,第三题。

几乎没有任何卡顿,她很快做完了第一页,翻到了第二页。

谭开兰早就注意到了教室角落里坐着的那个转学生。

人刚来一天,就已经闹得沸沸扬扬。

听说是个刺头,但因为是叶家塞进来的,所以还是进了一班。

她很是看不惯这样的学生。

一班都是要上顶级学府的好苗子,突然混进来这么个差生,以后平均成绩肯定要被拉低不少。

宁璃的那张卷子被孙泉压下,正打算今天和几个任课老师开个小会,但此时的谭开兰还不知道。

看到宁璃手中正在翻一本物理资料,她忽然停了下来。

“宁璃,你来说说,这道题怎么写。”

班里瞬间安静。

不少人朝宁璃这边看来。

宁璃抬头。

谭开兰冷冷一笑,把粉笔扔到了盒子里。

“数学课学物理,那这些你应该都会了?来,你上来讲。”

空气凝固。

谁不知道谭开兰最讨厌学生上课不听讲,你哪怕假装在听也行啊!

宁璃这倒好,在她眼皮子底下写物理题,这不是顶风作案,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宁璃站起身:

“您说第几题?”

她是真的不知道讲到哪一题了,才有此一问。

可在谭开兰听来,这就是对她的挑衅。

她的脸色有些发青。

任谦往后靠了靠,笑着道:

“谭老师,宁璃刚转来,上次没参加考试,手里也没卷子呢。”

谭开兰火气不降反升。

既然来了二中,就得有这个学习的觉悟。

“明知道这两天要讲卷子,没有不会去多要一套,自己先做一遍吗?难道还等着谁给你送过来?那干脆以后也别学了!”

周围更是寂静。

任何一个女生被这么当众训斥,只怕面上都是过不去的吧......

任谦咳嗽一声,把桌上的卷子递了过去,小声道:

“谭老师让你写第三十一题。”

他们中间隔着过道,这么递过来倒是也方便。

裴颂扭头,冷淡的看了他一眼。

——刚才任谦拿走的,是他的卷子。

任谦使了个眼色。

新同学,要互帮互助嘛!

给人家看一眼又怎么了?

宁璃低头,就看到那张卷面上干净有力的字迹。

她很快收回视线,抬脚往讲台走去。

任谦一愣。

“哎——”

卷子上有答案!你怎么不多看看就这么上去了?

宁璃已经拿起粉笔,开始在黑板上解题。

她动作流畅,写的很快,教室逐渐陷入诡异的死寂。

前两题很快写完,但她还没停。

任谦坐直身子,怀疑的凑到裴颂旁边,低声问道:

“等等,你第三小问不是没写么?”

裴颂没说话,下颌轻抬,镜片后冷淡疏离的目光,第一次这么长久的落在那道纤细的身影之上。

------题外话------

宁璃:别人的卷子我不用。

陆二:我送的呢?

宁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