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璃停笔。

“谭老师,我写完了。”

谭开兰看着黑板上的板书,表情有了一瞬间的僵硬。

这道题是压轴题,整个高三全年级,只有裴颂做完了前面两小问。

而第三小问,一个做出来的都没有。

宁璃是怎么做出来的!?

林湘湘盯着黑板,凑到了叶瓷耳边:

“小瓷,她这是胡写的吧?听说班长就是因为这道题,才没拿到满分,她怎么可能写的出来?“

林湘湘虽然也是一班的学生,但成绩只是垫底,尤其数学糟糕的一塌糊涂。

她的卷子上,这道题只列了一个公式。

叶瓷很想点头,但她现在还没看完宁璃的板书,卡在了中间的一步。

“原来这一问还能这么解!?”

任谦成绩也很好,常年排在年级前十。

他发现宁璃的步骤写的简略而清晰,思维极其跳跃,对数学不敏感的人,估计单单是看这个答案,都要看上许久。

听到他这么说,叶瓷就把喉咙里的话咽了回去。

谭开兰嘴唇动了动。

“......你以前做过这道题?”

这话一出,大家立刻明白——宁璃的确是写出来了这道题!

“偶然见到过一道类似的。”

她说道。

谭开兰的脸色这才舒缓了些。

她敲了敲桌子。

“学习最忌骄傲,就算你碰巧会做这道题,也不能不听课。难道高考的时候,你也指望着那些题都是你的做过的?”

她当然看的出来,宁璃数学成绩应该是不错的,否则这种程度的题,就算见过,也未必还会解。

但宁璃下了她的面子,她从心里不喜。

这种仗着自己有点小聪明,就不把老师放在眼里的学生,最后也往往学不到什么好。

谭开兰在二中教了十几年书,从来说一不二,脾气严厉至极,哪怕宁璃写出了答案,她说要罚,也还是能罚的。

发泄了心里的火气,谭开兰终于松口。

“回去把卷子抄十遍。”

宁璃却没动。

她抬眸看向谭开兰,眸光清冷。

“谭老师,您要罚我也可以,但总得有个理由吧?“

谭开兰没想到她居然会顶嘴,顿时惊住。

她气急反笑。

“你自己上课不听讲,还有理了?”

宁璃淡声道:

“我没有打扰到您上课,你让我来写,我也写出来了,不是吗?”

这算不上违背了任何校规班规。

所以这卷子,她不会抄。

教室内一片死寂。

林周扬等人看着宁璃,都觉得她疯了。

这真的要刚到底?!

啪!

谭开兰一巴掌拍在桌上,指向教室门外,声音沉厉:

“你给我出去站着!还有,既然你这么厉害,以后我的课,你也别上了!”

本以为宁璃会服软,谁知她静静看了谭开兰一会儿,竟一脸平静的点了点头。

“好。”

说完,她转身打开了教师门,走了出去,临了还没忘把门关上。

事情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盯着那扇被关上的门,谭开兰气的胸闷不已。

这都是什么学生!

“上课!”

她倒是要看看,宁璃能犟到什么时候!

程湘湘幸灾乐祸:

“活该!让她那么傲!”

此时,叶瓷终于将黑板上的步骤理清,沉默着往外看了一眼。

不是说宁璃以前成绩就是中下游吗?

那种程度的学生,碰到这种题从来都是放弃,怎么偏偏宁璃会写?

......

高三所有班级都集中在这一栋教学楼,平日但凡有点风吹草动,立刻就会被所有人知道。

一班宁璃数学课被赶出来,在走廊里罚站的消息,很快就在整个年级传开。

课间,不少学生三五成群的汇聚到一起,看向那道站在一班门外的纤细身影。

“哟,咱们这位转学生,可真是够刚的,师太的课上也敢开小差?”

“我怎么听说她不是开小差,而是因为在数学课写物理题被罚了?”

“你们知道什么?师太当时让她写题,就咱们全年级都没人做出来那道,她写出来了!本来挺好的,师太让她把卷子抄十遍,这事儿就算过去了,谁知道——她不肯啊!师太能不生气?”

“我去,她会写那道题?不是说裴颂都没写完?”

“好像是以前见过,不过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师太已经发话,以后她的课,都不准宁璃上了!”

......

人声鼎沸,喧闹非常。

各种议论声落入耳中。

宁璃斜靠在栏杆上,好似没听见,又好似根本不在意。

谭开兰上辈子就看不惯她,课堂上没少以各种理由找她的麻烦。

重来一次,她本打算各自相安无事,可惜谭开兰没给她这个机会。

果然有些人,有些事,再来一遍,一百遍,也还是不会改变。

如今这样,倒是一身轻。

“宁璃?”

周翡刚来学校,就听说了这事儿,连忙赶了过来。

秋日的阳光明灿温暖,但落在那孑然而立的少女身上,却好似总隔着什么。

她静静地站在那,微微垂着头,周身都散发着透骨的孤寂与冷意。

好像周围这一切生气与热闹,都与她无关。

听到声音,宁璃抬头看了过来。

“周老师?”

周翡招了招手。

“跟我来一趟。”

......

教导处。

短短两天,宁璃已经是第三次来这里。

办公室内,孙泉和谭开兰都在,气压极低。

周翡却好像没看出来般,笑眯眯开口:

“哎,孙主任,我把宁璃带来了。”

孙泉头疼的很。

“谭老师,宁璃这事儿,其实说大不大......”

谭开兰抬高了声音:

“孙主任,您这话什么意思?她这要是开了头,以后学生们有样学样怎么办?”

没等孙泉说话,周翡便笑着接道:

“哎呦,谭老师,您这可就言重了。说到底,宁璃没拉下学习,也没打扰您上课不是?这孩子就是喜欢物理,难道这还是错了?”

“你——”谭开兰脸色难看。

周翡咳嗽一声:

“而且,我已经打算让宁璃参加全国物理竞赛,她最近就要开始准备了,这才在这方面多用了点心思。之前忘了和您说,但这也是情有可原不是?”

房间内的三人齐齐看向他,神色各异。

谭开兰冷笑一声:

“要参加物理竞赛的学生,做《高考物理精选一千题》?周老师,你这标准,未免也太低了吧?“

周翡脸色一僵,见鬼了般的看向宁璃。

“你做这个!?”

你是有多闲!?

宁璃:“......打打基础。”

------题外话------

宁璃:我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