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璃翻看的一会儿功夫,评论还在迅速上涨,转发量也增长的极快。

评论区众人群情激愤,许多人骂的不堪入目,甚至已经开始有人开始人肉她。

涉及到校园霸凌,又有视频“作证”,很快,几个相关词条就爬上了热搜。

#云州二中#

#云州二中校园霸凌#

#宁璃#

宁璃盯着自己的名字看了几秒,眼底划过一抹冷意。

嗡。

又一条消息弹出。

【璃姐,不对劲啊!有人给你买热搜了?】

确实有问题。

这视频是半个小时前发布的,博主粉丝量也只有三十多万,然而短短时间内,几个大v接连转发,转评已经过万。

紧接着,这几条热搜就先后出现。

她在视频中只露出了小半张脸,又是从下往上拍,隔着一段距离,除了认识她的人能认出是她,其他人根本看不出什么。

就算是有人在评论区提及了她的名字,也不该这么快就顶上热搜。

【璃姐,这到底是谁要搞你啊?】

会是谁呢?

二中那么大,会有人碰巧看到当时的那一幕,并且拍摄下来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

不过,肯花买热搜这个钱的,却是没几个。

这条视频很短,只截取了中间宁璃动手的片段,而且距离较远,听不见声音。

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这就是一起恶性校园霸凌事件。

【这些人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璃姐,你别看了将,我去找人黑了这个账户!】

宁璃终于回了一条消息。

【不用管。】

对方沉默了一瞬,发过来一串问号和感叹号。

【不管?!璃姐,你认真的?这些人骂的也太难听了!】

这些人根本不知前因后果,仅凭着一段短短的视频,就迫不及待的给人定罪、讨伐。

好像晚上一点,就不能伸张心中正义。

宁璃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查查这个视频是谁拍的就是,其他的都不用管。】

发完消息,她把手机收起,径自在众人的注视下离开了食堂。

......

平日里,午休的时候,教室里总是一片安静。

然而今天却一反常态,十分喧闹。

大家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一边盯着手机,一边神色兴奋的低声说着什么。

宁璃走进教室后,猛地一静。

其实宁璃打人的事儿,他们都是知道的,但大多数人并未亲眼见到,何况孙泉有意将这件事压下,最终不了了之了,大家也就没太放在心上。

但现在不一样。

视频拍的那么清楚,哪怕是隔着屏幕,也不难感受到那少女身上冷冽狠戾的气息。

她看起来,似乎是真的要把人推下楼一般!

这和一般的打架斗殴不同,稍有不慎,可能就会闹出人命!

宁璃却好像对这些毫无所觉,回到自己的座位,拉开椅子坐下,校服一拉,就趴在胳膊上睡了。

“她这是害怕了?”

程湘湘忌惮的看了宁璃一眼,眼中满是嫌弃与厌恶。

“小瓷,她真的要一直住在你们家吗?这也太危险了!谁知道她发起疯来,会不会也这么对你?要不你还是回去和叶叔叔说一声,让她搬出去吧!“

叶瓷摇摇头。

“她也是妈妈的女儿。”

程湘湘瞪着眼睛:

“你难道都不怕吗?看她那架势,以前肯定没少做这种欺负人的事儿!”

叶瓷拽了拽她的手,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小声点。

“宁璃姐以前过的很辛苦的,别这么说她。”

这话一出,周围一圈人也都听见了,纷纷无声的交换视线。

宁璃的出身早就传开。

也是,那种家庭下成长起来的小孩,要是没点狠劲儿,哪儿能安然无恙的长到现在?

程湘湘哼了一声。

“你对她这么好,成天替她说话,她可未必领情!”

顿了顿,她又捂嘴笑起来。

“不过,这次的事儿在网上闹起来了,不说叶叔叔他们,学校肯定得做出回应吧?二中能容得下这样的污点?”

......

云鼎风华。

程西钺坐在车里,抬手看了一眼腕表。

很好,已经过去半个小时,这位爷还是没下来。

他揉了揉眉心,认命的下车,进入别墅。

整个别墅一共三层,装修是极简风格,到处冷冷清清。

程西钺直接上了三楼主卧。

一般情况下,顾虑到陆淮与的病情,他极少在这个时间过来,但昨天已经提前约好下午六点去见顾医生,时间快到了,陆淮与还是没动静。

他只能硬着头皮上去了。

来到门前,他刚要敲门,却发现主卧的门是虚掩着的。

“陆二?”

推门往里走去,找了一圈,才在与主卧联通的小书房阳台那边,看到一道影影绰绰的身影。

他走过去。

陆淮与斜靠坐在藤椅上,长腿舒展,手上放着一本书。

他似是刚刚睡醒不久,一头黑发略微有些凌乱。

傍晚的夕阳为天空染就一层瑰丽的色彩,几笔勾勒出男人的剪影,似是为他镀了一层光。

偏他眉峰凌厉,鼻梁高挺,下颌骨线条干净利落,通身透着骨子里的清冷尊贵,又让人生出几分之可仰望不可触碰的心绪来。

听到程西钺进来,陆淮与顺手把书合上,回头看来。

程西钺隐约觉得他好像把什么东西夹进了书里,但没看清是什么,便以为是书签,并未在意。

他点了点腕表。

“陆二少,咱们可是要迟到了。就算是给我个面子,去见上一面总行吧?“

陆淮与今天心情不错,想了想,总算起身。

他把书放回书柜最上面那一层。

“半小时。”

程西钺松口气,跟着他下楼。

二人上车,程西钺很快驶离云鼎风华。

陆淮与拿出手机,回复了几条消息。

回完了,也没收起来,就那么拿在手里,一下一下的转着,像是在等什么。

过了会儿,想起今天是周二,他又按了按眉心,打算收起。

一条推送新闻忽然弹出。

【云州二中校园霸凌事件大盘点!扒一扒这位假千金,真校霸!】

陆淮与眸光一凝,点了进去。

看了一会儿,他周身的气息逐渐冷了下来。

“调头,去二中。”

------题外话------

陆二:媳妇儿的事儿永远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