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娘是为了你们好,不想你们熬坏了身子,何大夫的诊断你们也都知道,你们娘是怎么坏的身子?还不是前些年乱的厉害,坐月子也顿顿吃不饱熬出的病根,她这是担心你们,怕你们也坏了根基,不然能舍得拿这白米出来吃?”

宋恒冷着脸,看着一桌子人冷言呵斥,顿时一桌人都齐齐的压低了头。

听到这话宋老大和宋老二不由想到了从小到大爹娘是怎么操劳这个家的,家里的吃食向来是紧着他们小的,哪怕外面再乱娘也从没少过他们半口粮食,兄弟俩顿时心里更加愧疚。

宋老大顶着来自爹的压力,啪唧就跪了下去,声音竟带着分哽咽:“爹,娘,儿子错了,是儿子不好,不懂娘的苦心,还惹娘生气,儿子不孝啊。”

“儿子不孝,惹娘生气了,以后一定好好孝顺爹娘!”宋老二眼看着大哥跪了,连忙跟着跪在一旁认错,这会倒不全是跟风,心里是真有些愧疚的。

剩下的人这会也麻溜的跟着跪下了,爹娘生这么大气,还是为了让他们吃好才闹的,他们这是真的不孝了!

裴玉本就是做戏,哪里真能为了这些便宜儿女气着,爱之深才责之切,她如今心里可没有什么爱,宋老大几个跪着她还真没所谓,就是看吴氏挺着肚子跪着心里不自在,她的素质涵养让她无法忽视一个孕妇。

“都给我起来,像什么样子!一个个的就知道气老娘!”

眼看着娘又气着了,宋老大他们更不敢起身了,这接二连三的气着亲娘,心里反而更愧疚了。

宋恒看着场面,又看了看裴玉的脸色,确认裴玉是真的想让人起来,这才淡淡的道:“行了,都起来吧,往后,这家里的事你们娘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们做爹娘的还能害你们不成?你们几个好好听话别再惹你们娘生气,知道吗?”

“知道了,爹。”

宋恒发了话,没人敢不应的,一个个老老实实应了话都起身站好了。

宋老大和宋老二齐齐咽了下口水,爹这是警告他们不要再惹娘生气了,爹还是那个爹,只顾着娘呢。

要是再敢惹娘生气,爹说不定要罚他们了,想起小时候惹了娘生气反而被爹惩罚的记忆,兄弟两齐齐打了个冷颤。

裴玉看着底下小的们被训成了鹌鹑不由叹气,吃个饭的事情都快绕地球半圈了。

“好了,我也不是没有分寸的人,这粮食的事情我心里有数,你们几个该种地的好好伺候田地,该做家务活的好好操持家里,其它的不用你们瞎操心!”

听到娘发话了众人齐齐一激灵,乖乖的应了话,也是,娘掌家这么多年,心里自然有数,他们还真的是白操心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做手里的活吧,今年雨水少田里可得操不少的心。

宋恒见这台阶都铺好了,冷哼一声,端起碗继续吃饭:“吃饭。”

见爹吃饭了,大家齐齐松了口气,爹平时不发火,这一发火可真吓人!就连一向反应慢半拍的宋明理都下意识的紧张着,可见宋恒的威力了。

两儿媳妇早就放下提着的心了,在吴氏和王氏心里,婆婆才是最可怕的,公爹虽然总板着脸,可平日里是不管她们的,更不会无缘训斥她们,今儿她们完全是受了牵累,家里吃啥不是吃,吃的好了高兴都来不及呢,哪里来的意见。

下午宋恒带着三个儿子去地里了,裴玉惦记着挖来的番薯,忙不迭的将半筐番薯和蕃薯藤倒了出来。

“娘,这是什么,怎么都是土?”吴氏洗完碗,看到婆婆坐在院子里搓土,不由好奇的上前。

裴玉搓着土,头也不抬:“去打盆水来。”

“唉!”吴氏得了指令也不敢再问,麻溜的端了盆水来。

“坐着,把这些洗干净了。”裴玉把番薯丢进盆里,指着一旁的小板凳道。

吴氏笑眯眯的坐下,心想婆婆还是疼她的:“娘,我一定洗的干干净净。”

“嗯,老二家的过来把藤上的嫩叶子摘下来,留着晚上吃,藤枝别弄坏了。”裴玉看着默默走来站在一旁的王氏发出了指令,这儿媳妇就是属驴的,打一下才动一下。

王氏也不吭声,点了头就蹲在地上麻利的处理起来。

吴氏抬头看了一眼,见是野菜藤也就收了目光,她比较好奇自个手里的东西。

蕃薯藤在这地界就是野菜的一种,老百姓在深山遇到的时候会摘了嫩叶回家和粥一起煮一煮,或是煮了当菜吃,但食用的不多,野生的番薯很少见,大多在危险的深山里。

裴玉交代完事情就去看小闺女了,却不想小闺女根本不在家里。

吴氏见婆婆在家里转了一圈就知道这是在找小姑,吴氏张了张嘴,却没有说什么,脸上神色犹豫,王氏也注意到了婆婆的举动,看到大嫂的神色,眼神微闪,头低的更下去了。

裴玉没找着孩子也没多想,原主的记忆中小闺女是个活泼的,经常去找村里的孩子玩,不在家里是常事。

半下午的时候宋明珠回来了,小脸红彤彤的,显然是去疯玩了一圈。

虽说宋明珠跟着父兄也认了字,可到底是姑娘家又年纪小,没有人强迫她学多少知识,只是愿意学便教一点,大多时候还是任由孩子去玩,所以宋明珠其实和村里其他小姑娘并没有太大不同。

晚饭裴玉依旧当着指挥官,再次拿到大白米的王氏已经相当淡定了,原就是不吭声的人,这会子抱着米筒就走,连惊讶都没了。

吴氏瞅到了,心里只有开心,顿顿能吃大白米,她有什么不开心的。

吴氏和宋老大不同,虽然是长媳,可对宋家的印象依旧是村里人说的殷实好人家,一心只觉得宋家家底厚,吃白米不会吃穷了宋家,之前吃不了那是因为要供小叔念书不是。

王氏想的倒是简单些,但也和吴氏差不离,心里感叹自己有福气,嫁了好婆家。

王氏淘好米下锅开始煮粥,裴玉也削好了番薯,剁碎了丢进锅里,准备做个番薯粥,这一株野生的番薯,结的不多,个也小,除了大个的留下了,小的全在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