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君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寒门婆婆不当诰命 > 第十八章 宋家的女主人

两人私下的聊天中他也默默的在了解观察这个妻子,她确实很不一般。

眼界,见识,想法,知识等都超出他预想很多,甚至,她有些方面的见解几乎是超越于他的。

如果,是和她共度余生的话,那一定很有趣。

当某一刻脑海里浮出这样的念头后,他就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裴玉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不过眼看着宋恒脸色不好,连忙摆手解释:“没有,没有,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着你也要花钱嘛,真没有别的意思!”

宋恒这些日子一直都很配合她,不管是改善伙食还是处理其它事情都在无形中给了她很大的帮助。

所以目前为止她对这个搭档还是很满意的,真没有分道扬镳的想法。而且她也确认了分开不会有好结果的,世间规则如此不可抗。

裴玉想不明白他为什么生气,难道给他钱才这么生气?大佬总不会觉得我是在拿钱侮辱他吧?!不对啊!他们是合作伙伴的关系,分赃不是理所当然的嘛。

看着裴玉皱着眉头一脸不解的样子,宋恒默默板起脸:“你最好不要有什么想法,分家,和离,休妻都是不可能的,你要知道,你是宋裴氏,是宋家的女主人。”

说到宋裴氏、女主人的时候宋恒不由加重了语气,这点题就有点明显了,裴玉想不发现都难。

“嗯!我知道啊,你放心!我不会闹和离也不会闹分家的。”裴玉眨眨眼,觉得大佬真的是莫名奇妙。

她根本没有这种想法好吧,刚开始她确实还抱着单飞,走上女主角篇章的想法,可现在已经没有了呀,她很安于现状的。

嗯,至少目前为止是没有的,通过宋恒这段时间的讲解,她已经完全明白这是个冷酷且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了,而且她发现……做婆婆真的好爽呀!

简直就是,食物链顶端!除了宋恒她想使唤谁就使唤谁,跟霸道总裁一样!啧啧!这待遇,谁当婆婆谁知道!

当然最难搞的也就是宋恒了,大佬级别的,论心眼,她斗不过,论手段,她不行,害,比啥都要输,她已经放弃了,所以她真的是很愿意配合的,没有反骨!

可惜,大佬心,海底针,她还摸不透。

宋恒见她依旧一窍不通,眉头皱的越发深了:“我想让你明白的是,我们是真正的夫妻,而你,是我的妻子,一个妻子,难道不应该想着管着丈夫,管着家里的银钱吗?你给自己的男人这么多银钱是想干嘛?在外面养小?还是逛花楼?”

裴玉这回是真的惊到了,啥东西?养小三?逛花楼?

“不行!你不能纳妾也不能养小三!花楼更不能去!”

裴玉啪的抢了盒子,一双眸子瞪着宋恒,这会子她反应倒是灵敏的很。

呸!王八犊子,别想拿老娘的钱去快活!

宋恒被瞪着倒是开心,终于开窍了:“放心,我不纳妾,也不会养小,花楼更不会去,你要不放心,我身上没钱照样做不了。”

裴玉哼了一声,用力的盖上盒子:“你别想有钱!”

本仙女要守一辈子活寡,你也别想过得逍遥!

裴玉这点惦记得最牢,上辈子恋爱都没谈就意外挂了,这点让她很心塞。

这辈子又是一眼望到头的婆婆级人物,谈恋爱是没希望了,裴玉这心里头的怨念大着呢!

想到这也就不怕宋恒是不是大佬了,她心里就一个想法: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凭什么你就能逍遥快活,我就要当个终身寡王?

呸!想的美!想都别想!

“是,我没钱,啥也干不了,钱都归你。”宋恒看着裴玉那一副愤怒的样子,心觉好像哪里不对劲,可眼看着这姑娘确实有点妻子的觉悟了,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裴玉听到这话才不瞪他,心里的怨气却压不住的冒腾,想到车祸就忍不住想骂人。

该死的肇事者!害死她还不够,还要她受这种折磨!她是不是上辈子杀了对方全家啊?

不然怎么会这么惨……简直惨无人道!

越想裴玉这心里就越委屈,这段日子裴玉一直很冷静的应对所有事情,看似稳如狗,可心里实则已经到达奔溃边缘了,吃不好穿不好的,居住环境更是差到极点。

原本寻常的洗簌却一再挑战裴玉的心理底线,洗头只有草木灰,刷牙没有牙刷,没有牙膏。

牙垢她都能感觉到很厚了,每次舔到牙她都恶心的想吐。

而上茅房更是让她差点崩溃,那茅厕比她小时候用过的农村的木头公厕还可怕!

之前她都压着,努力让自己适应,可这些负面情绪并不会就此消失,此刻这些情绪就好像被点燃的炸药桶,瞬间将裴玉的心理建设炸的稀碎。

宋恒看着突然开始坐在炕上大哭的女人,神色茫然的不行,怎,怎么回事?

“呜呜呜呜……哇呜呜……我呜……好惨!呜呜呜……好惨啊!”

裴玉这一哭就跟水龙头开关打开了一样,哗哗的止不住,装银子的木盒倒是抱的紧,双手死死抱在怀里,一丝缝隙都没有的。

宋恒傻眼了,是他太冒进了?是他假装生气的样子吓着她了?

“玉娘?”

“娘子?”

“呜呜呜呜……我不呜呜呜不是……呜呜”我才不是什么玉娘!该死的肇事者!

宋恒蒙了,裴玉说什么完全没听清楚,只听到眼前的人越哭越大声了。

这会也不管裴玉是为什么哭了,宋恒只知道自己得先让她不哭,不然这宋家的便宜儿女们马上就要来关心问候了。

“刚才是我不对,不该凶你。”

“这银子都是你的,以后家里的银钱也都归你。”

“你放心,我真不纳妾,也不逛花楼,更不会养外室。”

“还是你对我有什么不满的,你说,我肯定……”

“呜呜钱呜嗝…本来…呜呜就是我的……呜呜”

眼看着裴玉回话了,这能沟通就能解决,宋恒正想再接再厉,这门哐哐的就响了。

裴玉的动静太大,宋老大和宋老二兄弟俩已经在门外犹豫良久了。

原本还犹豫不决的兄弟俩,在隐约听到“银子”、“纳妾”这样的敏感字眼后,瞬间齐齐双手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