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刘大哥说道:“你要是有心,可以在初一十五的时候,在房间的四角和中间放上蜜糖,就当是给这群灰仙的供奉。”

“如果你伺候的得体,他们成为你的保家仙,还能保护你的店面不被小偷打扰。”

刘大哥摆手说道:“请神容易送神难,我这里毕竟是餐饮店,要是和老鼠扯上的关系太深,让客人看见了,总归是心里膈应。”

“只要这些灰仙不再给我捣乱,继续和我保持现在这样的距离,那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笑着说道:“那这样简单,你只需把炉子的冷却管接好,它们自然就不会给你捣乱了。”

刘大哥说道:“大兄弟你真不用再给我画点符咒或者跳个大神啥的?”

我笑着说道:“不用这样解决你们双方都满意,你的炉子也符合了环保的规定,三管齐下,两全其美,这不是最好的。”

“要是弄几只大猫,把这些灰仙吓走,它们一定报复,保不齐的天天弄些香蕉皮什么的在你的店门口,让进来的客人一个个的摔个大马趴。”

“至于那些老客人如何回心转意就要靠你自己慢慢经营了,你面条量大,味道好,品质不错,就看你自己如何处理好这些人情了。”

刘大哥也说话算话,看我解决了问题,给我装了满满一小缸的醋腌小菜。我笑着说道:“大哥我一会儿有其他的事情忙,这小菜就先放你这里,我留下电话,你等几天品品,是不是这些灰仙不再捣乱。”

“如果是真把问题解决了,你再给我打电话,我过来取小菜。”

刘大哥也爽快一口答应下来。

煮面的大锅关了火,没法给新来的客人煮面,刘大哥索性放下了卷帘门暂时的关店了。

我俩一番谈论也算是交心,李孙子那边还没有啥动静,我睡得晚起得早实在是犯困,就在刘大哥这里接了一点地方躺着休息,半睡半醒之间靠着一丝精神连接着李孙子身上带着的纸人。

好家伙,李孙子也算是沉得住气,等到凌晨十二点左右,他才终于鬼鬼祟祟的出了门。

我也跟着告别了刘大哥,远远的跟着,和他走街串巷。

李孙子开车走街串巷,我也叫了个出租跟着,七拐八拐又到了张龙的豪宅门外。

到了这里,李孙子鬼鬼祟祟的下了车,找了一个监控看不到的死角,掏出来纸人和血尸土开始鼓捣。

我从侧面找了一个地方爬上一个小二楼,居高临下远远的观察李孙子。

孙子从兜里掏出了一根狼毫笔,沾着血尸土,开始在那个偷来的纸人上画符。

他风水术的基本功很差,画符讲究的是笔如惊鸿,一笔而下,他倒好画的断断续续,甚至涂涂抹抹,干脆最后从兜里拿出了一本古书。

我掐个绝刚才从路边采了一点蒲公英,把蒲公英嚼碎涂抹在了眼睛上。

这样就让我获得了千里眼的效果。这次我终于能看清李孙子拿的是一本什么书。

书不厚,纸张已经泛黄,标题是《病急杂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