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君看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师尊今天也很虚伪 > 第一百七十章:我要杀你

魂兽背上的江蒙听到蓝衣女子的呵斥,盯着蓝衣女子看了半晌,咧开嘴笑了:“蓝禾公主,这里是王城,可那又如何?”

江蒙说着忽然从魂兽背上跃下,落在了蓝禾公主身前。

蓝禾公主见少年江蒙突然逼近,面上流露出惊骇之色。

见柳谕汀还没走,蓝禾公主拉着柳谕汀是后退了一步。

江蒙见蓝禾公主后退,脸上的笑容愈发猖狂,一下拉住了蓝禾公主的手腕,然后略略扫了柳谕汀一眼,对蓝禾公主说:“公主想要救这个无关紧要的平民?”

“你想要救她,可以,只要你愿意跟随我。你应当知道,自从两年前第一次见你,我便为你神魂颠倒。”

“你答应了,我便放过这个平民。”

“否则,我的魂兽可是最喜欢吃细皮嫩肉的姑娘。”

“亲眼看着娇娇弱弱的姑娘面露惊恐,然后被撕碎,这种感觉太奇妙了。”江蒙说着,脸上露出了激动之色。

蓝禾公主看着眼前的江蒙,听到他说的这番话,整个人如如坠冰窟。

“江蒙,你休想!”蓝禾公主咬牙,一把甩开江蒙地手,身体却有些颤抖。

低头看着空荡荡的手心,江蒙的脸上的笑染上了几分冷冷意:“很好,蓝禾公主,我会让你亲眼看着,你护着的这个平民是如何葬身在我的魂兽口中的。”

江蒙说罢,便要撇开蓝禾公主朝柳谕汀抓回去。

蓝禾公主运转起体内魂元,一道冰凌就朝着江蒙飞去。

江蒙抬手灵光从他手中飞出,蓝禾公主的冰凌就被她打碎。

看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柳谕汀,蓝禾公主面露焦急之色:“你快跑啊!我拦不了他多久。”

柳谕汀现在戴着面具,只要现在逃走,然后江蒙就会再也找不到她。

江蒙看着这一切,冷笑不已,又一道灵光打出,蓝禾公主便被江蒙打的飞出一丈远。

蓝禾公主重重地摔在地上后,吐出口鲜血。

江蒙看着地上的蓝禾公主冷笑:“公主如此想救她,可是这人,似乎一点都不领公主的情!”

蓝禾公主爬起来,又发出一道冰系术法。

“公主,你这是何必呢,五年半之前,你因为柳国旧部的刺杀,逃过了前往姬国和亲的命运,但是现在姜国又要和姬国结盟,要去和亲的人还是你。”

“我可是听说,姬国的皇帝如今已经半截入土,只要答应跟着我。”

“我便能让你不去和亲,如今你那个妹妹也有了十三岁,让她代替你去和亲,难道不好吗?”

蓝蓝禾公主咬着牙,一言不发,可手上的术法却愈发凌厉。

见蓝禾公主如此敬酒不吃吃罚酒,江蒙脸上也渐渐流露出些许不耐烦,对蓝禾公主下手也不再留情。

“你赶紧走吧。”关键时候,蓝禾公主转头看向柳谕汀,眼中甚至还流露出了央求之色。

柳谕汀眼中倒映出蓝禾公主都是神色,她抬起手,白色丝线从她指尖出现,直接飞入了江蒙的眉心。

江蒙脸上猖狂的神情一僵,看着柳谕汀,眼中浮现了茫然之色。

柳谕汀手指微动,白色丝线便缓缓消散开来。

白色丝线消失之后,江蒙的身体没了支撑,一下就倒在了地上,眼睛还没有来得及闭上,眼眸中还惨留着一丝茫然。

柳谕汀又看向旁边因为主人身死,开始狂躁暴动的化生境界魂兽。

她一抬手,数百道白色丝线飞出,那巨大的魂兽受到致命攻击,长啸一声,疯狂挣扎起来,却因为柳谕汀的白色丝线束缚缠绕,最后只能不甘地被柳谕汀收割了生命。

蓝禾公主看着眼前这一幕,神情呆滞。

魂兽巨大的身体轰然倒地的声响中,柳谕汀转头看向蓝禾公主,一把抓住蓝禾公主的肩膀,朝着城东的方向飞去。

她来如今的姜国都城之前,柳闻朝给了她几个躲藏的地方。

推门进入宅子之中,将门关上之后,柳谕汀微微用力一推,将蓝禾公主松开。

蓝禾公主捂着被柳谕汀抓疼的肩膀,盯着柳谕汀,神情惊惧。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蓝禾公主的声音中带着颤抖。

如果早知道柳谕汀这样厉害,她就不多管闲事了,这样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柳谕汀盯着蓝禾公主半没有说话。

她现在心情复杂极了,眼前这个蓝衣姑娘是如今的姜国公主,是她仇人的女儿。

按理来说,报仇就在现在,先将眼前这蓝禾公主杀了,再然后将姜族人全杀光,一个不留。

但是眼前这个柔弱的姑娘,在完全不知道她是谁的情况下出手救她。

明明是素不相识之人,姜族人尊贵的公主为了一个不认识,甚至连面容都没有露的人,甘愿忍受这样的羞辱。

而且柳谕汀知道,江蒙最后是对蓝禾公主也是起了杀心的。

绕是如此,蓝禾公主也是让她先走,尽管她一次又一次辜负蓝禾公主的相救。

如果她真的是个毫无实力的普通人,若没遇到蓝禾公主,只怕就那样死在那只魂兽口中了吧。

柳谕汀盯着蓝禾公主,清风吹动她的发梢,但是她身上却什么动作都没有。

柳谕汀自诩不是善良的人,但是从不反感善良之人,甚至算是敬佩。

她自己做不到,不应该恨不得所有人都与她一样。

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些无私的人。

她今日便遇到了,可是偏偏这个人,生来就是她的仇人。

蓝禾公主见柳谕汀一动不动,强忍住心中都是恐惧又问了句:“你,你为何要抓我。”

柳谕汀手中出现琴中剑,剑身融入了她精纯的魂元和庚金之气。

她手持长剑指着蓝禾公主的心口,声音淡然:“我要杀你。”

“我……”蓝禾公主的嘴唇哆嗦了下,“我能知道为什么吗?我救了你,虽然你可能不需要……”

蓝禾公主的眼中露出了受伤的神色,她救人不求回报,但是她不明白,为何自己救下的人,要反过来杀她。

柳谕汀想了想,用另外一只手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她一张略显小巧的脸。

蓝禾公主看着柳谕汀的脸,神情困惑,但是两三息后,她脸上的迷茫渐渐消失。

“我知道你……”蓝禾公主口中喃喃。

她在自己兄长的书房中见过柳谕汀的画像。

她问她兄长姜粟柳谕汀是什么人,姜粟说柳谕汀是他的救命恩人,但是通过姜粟的神情,她知道不只如此。

然后三年前她又从姜粟那里知道了柳谕汀的身份。

柳国嫡公主。

“你可有什么要说的。”柳谕汀抿着嘴盯着蓝禾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