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

娘的,真是大意。

他脸色十分恭敬,扑通跪在上,看着十分委屈的样子。

“大人,下奴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要是下奴哪里做错了,还请大人明鉴。”

死鸭子嘴硬,唐时晚的耐心已经磨没了,要不是因为风羽在,她早就一脚上去踹死狗男人。

“你是记恨我,伤不了我就想害我身边的人,午上你我给郎君买糕点时,看见心宝一人出来行走,你贼心起就把她绑了,还写了纸条把她送去西屋街,让人贩子买走,幸好我及时找到她,不然心宝就要命丧人贩子手中,你可好狠毒的心,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你恨我冲我来,对付一个孩子畜生不如。”

柳木惊了,他没想到唐时晚如此厉害,不过半日的时间就把事情来龙去脉弄清楚了。

他还多方小心,没想到还是……

他捏着手帕,眼底尽显慌张,这一幕统统落进风羽眼中。

柳向东坐不住了,他一向带他不薄,没想到他竟然做出如此狠毒之事。

“柳木,你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

柳木抬头看着柳向东,心想,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就是他。

扑通!

他一下在爬过去,抱着柳向东的大腿,哭泣道。

“郎君我没有,他们污蔑我,我真的没有。”

唐时晚的气咬牙切齿。

“只要把你的字迹拿来一对比就知道了。”

柳木一愣。

真傻了!

他怎么就没想到还可以对比字迹,这下完了。

哼!

呵呵……

突然他瘫坐在地上,一抹冷笑瞪着唐时晚。

“都是你这个蛇蝎女人,不是你害我被关禁闭,我又怎会害一个孩子,都是因为你逼得。”

转头看向柳郎君。

“郎君,我对你从来没有过二心,即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要救救我,娘主临死前可是把你托付给了你呀,你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个女人把我害了呀,郎君……”

柳木一边说一边哭泣。

女侍从拿来笔迹对照一下,果然是一模一样。

风羽戾气声响起。

“够了,郎君待你如亲人,你却做出这种恶毒之事,还有脸提及你过世的娘主,你给本官闭嘴。”

柳向东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心中懊悔,懊悔从前对他太过好,太过放纵他。

可他终究是……

想着,柳向东站起身扑通跪在风羽跟前。

风羽惊了下,赶紧要把她扶起来。

柳向东没起来,一脸的内疚看向她。

“妻主,都是奴家不好,没有管束好,可他终究是对我忠心一直尽心尽力侍奉,还请妻主看在奴家的面子上,从轻发落,奴家肯求了。”

风羽脸色一拉,心里有些气。

看着柳向东如此,她心里何尝好受,可他犯得是国法,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柳木心思活络,立刻转头向着风羽磕头求饶。

“大人,都是下奴的错,小奴在也不敢了,还请大人饶了我这一次,求大人……”

风羽吸了吸一口气,狠狠瞪了他一眼,目光回头看了唐时晚一眼。

唐时晚咯噔一下。

她明白了。

柳向东是风羽的命根子,她如此肯求,自然是想让自己放宽容一些。

如此她便应了就是。

日后还需要她的帮衬,明面上给她个面子,这种狗男人以后有的是机会惩治。

她立刻弯身抱拳,十分恭敬道。

“大人,此事既然郎君求情,心宝也只是受了点刺激和皮外伤,在下就不予追究此事,在下还要回去照顾心宝,就此告辞。”

说完,就带着傅宴恒退了出去。

见唐时晚离开,柳木一颗心紧绷的一下子松开,就像气球没了气,身子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风羽气的恨不得一掌打死他,可……

“哼,柳木就有夫郎处置,我先回房了。”

十分生气的摔了官袍袖子就回了房间。

风羽交代了此事任何人都不得向外说,违者重罚。

厅内,只剩下了柳向东,柳木和一些男下奴。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响起,就见柳向东气的浑身哆嗦。

柳木被打的眼前昏昏的,可还是赶紧跪地求饶。

“郎君息怒,息怒。”

柳向东深深吸了口气,重新冷静下来。

“柳木,我自知待你不薄,无愧于你,你父母,从今以后你好自为之,明天就从府里离开,以后如何就看你自己的造化。”

柳木傻了眼,顿时吓坏了。

“不……我不离开郎君,郎君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家中已经无人,你要我去哪里?”。

柳向东无语,脸色很黑。

“我记的你家中还有一个姊妹,明日我会让人把你送她哪里去,我会给你五十两银子作为家产,以后就看你的,走吧,大人没有严惩你,不代表能把你留下来,她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你留下来也没有好处,还是自谋福路去吧。”

说完,柳向东径自离开。

柳木彻底瘫痪在地上。

回到唐宅的唐时晚为心宝亲自熬了安神汤,看她喝下睡着这才真正的舒了口气。

晚上,柳向东和风羽来了。

风羽自知自己袒护了,心里觉得很对不起她,所以对她的事情也比较上心,承诺只要她唐时晚以后在城中做任何生意,一概都有她照应。

唐时晚见她对自己如此用心,心里自然很高兴。

双方很快就达成一致。

当夜下了一夜的雨,唐时晚很疲倦直接躺在傅宴恒坏里睡到天亮。

翌日清晨,东边升起一轮太阳。

云过天晴,院子里的人脸上彰显着雀跃的心情,刘凤站在屋檐下,仰头看着大红苹果的太阳,肚子里好似一口气不上不下。

臭女人怎么就这么厉害了?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说下三天还真是下了三天,一点都不多带的。

看着偌大的太阳就来气。

唐天一和唐天韵从厨间出来就看到她一人瞪着大牛眼好似和太阳比瞪眼珠子呢。

哼唧一下,唐天一冷笑。

“三弟你先去招呼他们过来吃放,我去看看她。”

唐天韵有看了眼还在瞪牛子的刘凤,转身离开。

“你想把太阳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