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拉梅拉外观已经是足够吸人眼球了,尤其是开在大学附近,已经有不少学生好奇瞭望,甚至一些还拿着手机拍摄。

对于这些,江宁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殊,这年头有钱人还真不少,更贵的豪车也是有的。

所以他把车停在里学校只有一墙之隔的地方,也是方便出门的时候不用跑太远。

要不是说学校里不许停,不然的话,还真想拿两条烟开个小后门。

“不好意思,我没有微信,手机没带。”

拒绝两个要过来搭讪的妹子,江宁背起放在副驾驶的单肩包,一个两万多快三万的驴牌。

他是有点饿,但不是不择食,不是说性别对就通杀。

要是没有兴趣,会直接选择拒绝,而不是添加养鱼,就算要养也有点质量……

进入学校里,快步向着教学楼方向走去。

阶梯教室靠在后面的薛高高招手:“这里,这里!老江。”

望着宿舍里几个都在,江宁从后门偷偷溜了进去,坐到几人边上:“有没有点名?”

薛高高低声:“没有,就早上点了一次。”

“咦,你换衣服了,这包不错。”

“还行,昨天买的。”

没有特意解释和炫耀,江宁只是随手从他们桌上拿了一本书做掩饰。

离开学校十多年早就把当成学的东西还的七七八八了,所以这会根本就没有什么准备,只能听个云里雾里。

看来重新学一次了,不然期末还得挂科,挂科不可怕,可怕挂多了拿不到毕业证。

虽说没有准备找工作,可拿不到始终还是有点不对劲……

“你早上没来,林佳佳过来问我,你去哪里了,我说不知道,毕竟我总不能把你删号码告诉她。”

“明白,别搭理就是了。”

不动声色回了一句,江宁已经看到前排有个染棕色长发的女生时不时转头过来,还对视了一眼,对方眼神里充满了气愤感。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那女生是林佳佳,虽然长得不错,身材也好,可劳资不捧你臭脚。

索性就无视了,当做不认识了。

他前世确实有追过一段时间,不过对方老是吊着,还时不时把自己当免费跑腿小弟。

你既然没有这个心,那何必吊着,还美名其曰说是在考验对方,其实暗地里多线发展想要选择最好的……

对此,最后只能识趣退出了。

“哈!”

用书挡着脸的江宁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总算是下课了。

薛高高有些迫不及待:“走了,吃饭去。”

“嘿,哥几个真不好意思,我得去……”说着,刘恩明眼神止不住往教室外看。

“快滚!”

几人忍不住笑骂一声。

热恋中总是恨不得时时刻刻在一起,这些他们都能理解。

“大刘,晚上带你女朋友一起吃饭,我请客。”江宁又转头对着几人说道:“也带上你们的女朋友。”

整个宿舍除了他和薛高高是单身狗,本来是三剑客,刘恩明最近叛变了。

剩下还有陈其,谢横,叶少恒早就有女朋友了。

“没有问题,去哪里?”

没有拒绝,但刘恩明还是先问了下地方。

“聚春园。”

“靠!”

“土豪!”

“你发财了啊!听说那里佛跳墙很好吃。”

听到这个名字,几人纷纷惊讶,本以为江宁说请客会是学校外面的饭店,想不到是聚春园,这家可是闽省老牌的酒楼,还很昂贵。

聚春园始创于1865年,现存历史最悠久的中华老字号,驰名中外的“佛跳墙”就源于聚春园。历史上的聚春园是达官显贵,商贾名流会聚之所,聚春园的楹联“聚多冠盖、春满壶觞”就是当年经营盛况的写照。

对于几人目光,江宁耸间轻松说道:“小问题,撒撒水啦,就这么说定了,我已经定好位子了。”

早上答应薛高高的时候,就想着借这个机会请一顿饭,毕竟之前都是他们几个请客。

吃别人的,总要还,哪怕是在好的朋友,所以他已经提前预定好位置。

看了下手上新买的百达翡丽手表,江宁想了下询问道:“六点我们一起出发怎么样?”

手上这款百达翡丽手表黑漆表盘,金质立体时标。白金的表壳蓝宝石水晶透盖,带隐形铰链防尘盖。

搭配上方形鳞纹鳄鱼皮表带,手工缝制亮黑色。

ctrava拥有简洁的线条,被视为圆形腕表经典,也是百达翡丽风格的杰出代表之一。极致优雅,经典永恒,低调完美。

二十多万不算贵所以就买了,毕竟符合他的审美,低调,复古,而不繁琐显得笨重。

做了个没问题手势,刘恩明就迫不及待说道:“没问题,我先去了。”

见其他几人都表示没有问题,江宁也就不多说了,跟着大部队一起走向食堂。

只是他不说话,不代表别人不找他。

一旁等待许久林佳佳走了过来:“喂!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心知肚明的江宁故意装傻反问。

宿舍几人知道两人有过一些问题,所以比较识趣的先走一步,只是薛高高这个死胖子走前,眼神里充满了看戏意思。

“你干嘛挂我电话,还放我鸽子。”

不,不止挂了,而且还删了。

当然这话江宁没有说,只是反问道:“我不能挂么?好像没有规定吧。再说了,我不是说了没钱,也没空,懒得去。”

“哼,那你还说要带我去酒吧,结果呢?吹牛吧。”

一副高傲的表情眼神充满了看不上,林佳佳一副我早知道表情:“还好我没答应,不然就被骗了,你个渣男!没钱还装。”

她根本不在意对方,也从来没有想答应,只是觉得自己被戏弄了,心里很不爽。

“是啊,我是说过要请,可是我的兄弟更重要,所以你只能被放鸽子咯。”

没有任何生气,江宁反而不在意:“我也没让你答应啊,而且你不答应,我干嘛还要花那个冤枉钱咯。”

对于一个不在意的人,完全连脾气都懒得上来,甚至连说话都懒得说,只想早点打发对方。

“你……”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不要脸,还那么理直气壮。

一时语塞的林佳佳不知道如何回应,毕竟想着对方肯定碍于面子,不会说什么,到时候就是任由自己发挥。

最后有些强词夺理:“哼,你就是装吧,我倒想看看谁会那么傻给你骗。”

身边太多人,她不想搞得人尽皆知,所以说完就怒气冲冲扭头走人。

“嗯,你傻,所以第一个上当。”

冷不丁回了这句,江宁眼睁睁看着对方快要摔倒的模样,肯定是听到了,不然为什么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