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

“叮咚。”

按了下门铃,在外面的江宁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静静等待里面开门。

虽说自己也有这边的钥匙,可他不认为这是自己家,倒不是说房子不房子的事。

总之,心中无根,四处何以为家…

打开门,就见唐钰欣满脸欣喜:“你来了,吃饭了吗,需要我下面条给你吃么?”

知道对方要来,没有去睡。

而选择等待,一直在客厅无聊看着电视。

本来都已经忍不住昏昏欲睡,却听到门铃声,瞬间清醒飞奔开门…

换下对方递来都拖鞋,看着她一副小媳妇模样,不好继续冷着。

江宁脸上也有了些淡淡笑意:“不是很饿,你还不睡?下次太晚了就不用等我了。”

虽然对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自己心里一清二楚。

一些事情自己不会完全拒绝,可也不会完全去接受。

现在这个主动权,完全在自己手里,想干嘛,你说了不算。

跟着进屋,唐钰欣笑意止不住:“我怕你没有带钥匙,等下进不来。”

更多是怕对方因为没有钥匙,直接转身走人。

“进不来就下次再来,有什么好等的。”费解看了对方一眼,江宁根本就不在意,直接坐在沙发上。

“你先去休息吧,我坐会等下还得洗澡,没有那么快睡觉。”

一直有个习惯,那就是回到住处,先坐会休息下,在去洗漱。

跟着陪坐在旁边,唐钰欣虽然满脸疲倦,可还是摇头:“没事的,我不困,等你洗完,我给你洗衣服。”

“神经,大半夜还洗什么衣服。”一点也没有明白对方的脑回路,大半夜的不睡觉居然想要去洗衣服。

江宁只好点了根烟:“有什么事情先睡再说,衣服什么的又不是说只有一套。”

这边虽然是唐钰欣在住,可自己还是有几套干净的换洗衣物。

“好,我听你的。”

一点也没有在意被他这么说,唐钰欣反而有些乖巧:“哦,对了,我从老家带了些茶叶。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可能没有茶叶店卖的那些那么好。”

说完就准备从身前柜子里拿出茶叶。

虽然都是闽省人,可她老家靠山,在当地也是经常种植一些茶叶出售。

“茶叶?”

看着桌子上面摆放一个红色袋子,没有不懂装懂,江宁只是抓了些闻了下:“我不懂茶叶,放着吧,有空我会去泡。”

似乎唐钰欣家靠近武夷那边,与自己家不一样,就是个沿海小渔村出来的。

虽不懂茶叶,但也是偶尔泡茶喝。

“哦……”

有些不知所措,唐钰欣只好安静坐在一边。

视乎不想让气氛尴尬,她勉强笑道:“累不累,我帮你捏一捏。”

她不懂自己该怎么做,可还是想要让两人关系变得更好些。

而不是现在这种状况,一开始还好,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忽然变得忽冷忽热的。

有点怕……

“嗯?”

感觉她的手已经在自己后背轻轻捏了起来,没有拒绝,江宁反而平静:“你其实不用这样,我早就说了,你想干什么都可以。”

说完,背后那双柔软的手也停住了。

没有太在意:“从一开始,我就说的很明白,大家只是各有所需罢了。”

听到这话,唐钰欣脸色一白,紧张而又结巴:“可我…,想让我们关系…”

原本想说自己已经对他有感觉了,可话到嘴里变得有些难以言明。

她想到最初两人是因为什么才有了现在,又想到一直苦苦挽回的前任。

这让她实在没有勇气继续说…

“不,我们关系适合点到为止,保持现状不变。”明白对方的意思,江宁直接顺着往下说道:“如果你要是想改变的话,或者说要进一步,那么只能是结束。

不过你放心,按照约定的,我不会耍赖,可以提前把房子给你。”

一套房子,还不至于需要算心眼。

只要能断的干净就行。

转身对视一眼,没有理会她双眼留着泪水,江宁不为所动:“话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怎么选择是你的事。

我去洗澡了。”

说完,毫不避讳脱掉上衣,独自走进卫生间。

没有安慰,更没有去哄…

还坐在沙发上留着泪水的唐钰欣,看着走近卫生间的他,拿着纸巾沉默不语。

此时此刻她明白,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太天真了。

想要改变什么,却被无情的拒之门外。

对方可以给你很多物质,但唯独给不了你感情。

有些后悔,有些不甘,又觉得好笑。

听着卫生间里面传来的水声…

似乎想到什么好笑的事,她忍不住自嘲:“呵呵。”

以前想要物质,选择丢掉一份珍惜自己的感情。

现在想要感情,人家压根就不搭理。

唐钰欣,你真踏马的作。

默默起身,看着眼前一切,唐钰欣如行尸走肉般,没有开灯走近黑暗的房间里,打开被子躺了进去。

躺着床上,双眼无神看着头顶,唐钰欣有些颤抖:“我已经没有选择了,不管对与错,我都认了还不行。”

舍不得放手,毕竟已经错过一次了,回不了头了。

只能继续抓紧,哪怕有千分之一的改变机会,也要在所不惜…

“跑那去了?”

穿着短裤从卫生间出来,江宁看着空荡荡客厅,一脸疑惑。

大半夜这个女人不会是跑出去吧?

毕竟刚刚自己的话,还是挺绝的。

不过很快看到卧室门开着,明白对方这是回到卧室里去了。

“吧嗒。”

打开卧室里的灯,江宁一眼就看到床上那个侧躺的背影。

也不说话,掀开被子也躺了进去,关灯准备睡觉。

“嗯?”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感觉有动静,江宁只觉得这女人又发什么神经。

忍不住抱怨:“你大半夜不睡,是想要干嘛。”

对方居然没有回应,反而慢慢缩到被子下面…

“嘶。”

躺着床上,江宁分明感受到那股异样的温暖,忍不住吸气。

似乎得到回应。

再被窝中,对方显得更加卖力。

没有任何阻止,江宁感觉这女人,是不打算跟自己断了么。

好麻烦,可也挺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