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内。

后排位置…

薛高高正一脸痴痴看着某个倩影,不时捅了下旁边哥们:“你说我是不是有机会,最近她都很关心我,还给我带早饭。”

看着忽然转头过来的温含对自己笑了下,有些激动:“她转过来对我笑了,老江,你说周末我约她出去玩怎么样。”

完了,不行了。

这丘比特射的箭矢,已经穿透这具百来斤脂肪并且直击心脏。

“神经,有病多吃药。”

很是嫌弃,江宁拿了张纸巾擦了下鼻子,好像有点感冒。

从小由于有一顿没一顿,导致身体说好也好,说差也是有那么点,就是一到换季没注意就会感冒。

看来有时间要锻炼了……

他觉得这次感冒好了,是要找个健身房锻炼下。

放下纸巾,没好气:“你这样半天盯着她看,人家能不转过来么,是我也鸡儿难受。”

真受不了这家伙,一嘴我家温含怎么样,我家温含如何如何……

恶心,肉麻。

简直到病态,很想问一句,兄弟你不是号称大宝剑之王么?

“哼,你这是嫉妒,告诉你我要是恋爱的话,整个宿舍就剩你是单身狗。”薛高高很不服气,感觉这家伙就是在羡慕自己。

不过话说到这里,变得一脸八卦低声好奇问道:“那个王潇潇,你就真的不试试么。我听温含说你都不主动发信息,亏人家还在宿舍夸你呢。

一点也不知道主动点,又不是长得很差,还对你有好感,趁热打铁啊!”

他很想怂恿自己兄弟一起,这样以后约会再也没有电灯泡。

“人家初一十五还烧纸,我是不是也要?”

懒得解释,江宁干脆:“那天我就说了,她不适合我。

你有没有想过,真的在一起,以后分了,你和温含夹在中间尴尬不。”

要不是因为这个死胖子,自己干嘛还要考虑那么多呢。

兄弟一世,既然有些事情可以预料到,那能避就避。

薛高高:“……”

说的好有道理,无言反驳。

可不是应该有的泡就泡么,想那么多干嘛。

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思索下,很是义气:“没事,我不在乎,大不了以后真的分了,我们少和她们联系。”

听到这话莞尔一笑,江宁想不到这胖子还能说出这种话,确实不容易。叹气:“我在乎。”

如果温含答应了,两个人真在一起,那这是薛高高初恋啊。

初恋是美好的,是纯粹的,而不是附带一些乱七八糟的回忆。

索性不谈这个话题,起身问道:“你要不要去吃饭,还是说我一个人去?”

这胖子最近一有时间就巴不得贴在人家身上,所以有时候只能一个人去吃饭了。

好在罗羽很给力,每次遇见总能悄悄给自己一瓢肉。

挠头的薛高高厚脸皮贱笑:“嘿嘿。我就不去啦。”

特意磨蹭,就是为了等前排某人。

“那我走了。”

拿起自己东西,江宁独自一个人潇洒走出教室。

其实宿舍另外几个也有经常叫自己一起吃饭啊,还有什么活动。

只是大都选择性拒绝了,毕竟谁也不想在吃饭的时候,还得被强行喂狗粮。

不过在学校里,恋爱气息真的很浓郁,走在往食堂的路上,四周时不时就能看到两两一对情侣。

对此,江宁一点也不羡慕,直接选择视而不见。

不一定恋爱就会快乐,就连民政局都说了结婚不一定是最好的结果。

所以嘛,不恋爱,不结婚也是可以很快乐的。

“你好,能麻烦帮我一下?”

“嗯?”

忽然被叫住了,有点莫名其妙转头,看着眼前女生,江宁问道:“有什么事情?”

个子好高,应该有一米七五了,黑色短袖,蓝色牛仔裤包裹的两条腿好长,一头浅棕色到脖子的中短发,五官很标志。

不认识,不过对方要是想让自己帮忙,要是简单倒是可以考虑下,要是太难的话,那只能是拜拜。

懒狗不解释…

“额,我是大一的,我叫蓝馨,想请你帮忙收了这封信。”不好意思看了下不远处,蓝馨有点害羞。

跟着她目光看去,可以看到不远处躲着两名偷笑女生,江宁微微皱眉:“不好意思,我不收陌生人的东西。”

现在的大一,这么会玩?

八成又是几个女生互相打赌游戏,还老土送信,真是无聊。

自己可没有空陪她玩耍,也不想成为被玩耍的人,直接往旁边移了一步:“没什么事,我走了,这忙我帮不了。”

蓝馨:“……”

想不到被拒绝了,自己根本不是那个意思好不好,谁会无聊玩这种白痴游戏。

她从开学就偷偷关注这个有着独特气质,又有点帅的男生。

暗暗关注好久,好不容易在舍友鼓励下,才勇敢的选择今天表白。

所以她有些不悦:“这不是游戏,我是认真的。你就不看看里面是什么?也许是表白的呢。”

“就算是表白,我也不要。”

干脆利索拒绝,哪怕对方说的是真的,江宁也不要。

谁知道你是那个阿猫阿狗,是女的我就要接受?

见她还挡在面前,有些皱眉:“要是真的,你就直接说,不要用什么所谓写信。

没意思,还得费脑子去看,有什么话就直接当面告诉我。”

“你!”

真是没想到啊,居然会是这样一个男生,感觉这人嘴跟吃枪药一样,一说话就完全破坏之前所有美好的幻想。

感觉被气到的蓝馨,直接怒了:“靠,我一个女生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给你表白信,居然还要当众念出来?

去睡吧你,告诉你想都别想了,老娘就算没人要,也不会喜欢你这种人,真是瞎眼。晦气!”

本身脾气就直来直去,敢爱敢恨的,想不到这男的居然是这种人,瞬间就炸了!

她直接当面把那封写了好久的表白信给撕了。

是有想过被拒绝,可就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么被拒绝。

“???”

没想到反应会这么激烈,江宁不由怀疑事情真实信,不过这女生人高马大,性子也是烈的爆炸。

不过话都说出口了,也懒得去解释:“你随意,开心就好。”

压根就没有一点在乎,转身就离开。

“呼!呼!”

看着对方这幅狗样,蓝馨简直怒了,盯着那逐渐远去的背影,重重喘气。

想不到第一次表白被拒绝不说,还拒绝的如此难堪。

这要是有五十米大刀,绝对四十九米在他身上。

“算了,蓝馨,这个男生一点眼力见都没有,不适合你。”

“对啊,他一点也配不上你,我们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远处两个舍友也想不到会是这样,虽然没有听到他们两人的交流。

可看着表情和被撕的信,就知道没好结果,见此只好赶忙出来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