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出能量剑,剑身随着对方机甲的溃散,也消散于无形。

这又是夏洛从对方身上抢下来的能量剑,她自己的能量剑经过改装之后,不可能再回复原样了。因为设备有限,所以属于不可逆的改造。

这就意味着她在整场决赛之中,将不再拥有长剑形态的能量剑。需要砍杀敌人,就要去现场抢夺别人的能量剑。

夏洛干掉了这个勇士战队的最后一名队员,再次团灭了一个战队。

打开控制面板,她看了看目前的积分状况,63482分。距离决赛结束,还有1个小时。

参加决赛的总人数是113975,夺冠夏洛不能确定,但进前10应该没问题。

毕竟如果有人在目前最高的10倍积分场地,斩杀积分极高的选手,并且没有因为来找夏洛寻仇而命丧其手,那她的分数就可能拼不过人家。

不过无所谓,能进前10也很好,听说物质奖励非常丰厚呢。

正在进行决赛的一众选手,是被隔绝于这个场地的。他们不能正常连接星网,因此也就不能像外面的吃瓜群众那样,清楚地看到所有人的积分排名情况。

可是阿尔法能啊,作为萨尔迪亚的高科技产物,它在数据的世界里可以尽情遨游。

阿尔法:主人现在已经是第一名了,好想告诉她这个好消息怎么办?

那些进入过10倍积分场地的选手们,都因为挑衅主人而被干掉了,现在估计在自己的虚拟舱里悔断大肠呢。

嗯,主人威武,干掉他们当家做主,积分妥妥地冲上榜一。

哦哟,星网上都收获一大堆迷弟迷妹了,主人可是大人气啊!

阿尔法看着夏洛优哉游哉的样子,最终判断,还是算了吧,到时候给主人一个惊喜也蛮好,剧透遭人嫌呢。

1个小时,在强者都被夏洛团灭得差不多的情况下,剩下的人着实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什么惊天大转折,在夏大佬的面前都是不存在的。也只有她自己心里没点数,以为这决赛还存在什么牛逼轰轰的高手呢。

时间一到,系统的电子女音响起,分秒不差。

“各位参赛选手,本次的格沃斯虚拟机甲超级联赛已经正式结束。前100名的榜单将在全网公示,欢迎查阅。前10名的选手,近期请关注自己的星网账号,以便收到官方私信后,按要求完善个人信息,领取对应的奖励。”电子女音悦耳动听,流畅自然,“那么,感谢大家参加本次的格沃斯虚拟机甲超级联赛,让我们3年后不见不散!”

决赛结束,夏洛被传送出决赛场地,却又进入了另一个特殊的场景。

偌大的舞台十分华丽,无数灯光照耀其间。正中间的位置是一组沙发,周围摆放着大盆的绿植,以及其余一些装饰摆件,看上去很精致。

在舞台的周围,架着许多摄像机,它们的镜头全部正对着舞台的中央。

工作人员穿梭其间,忙忙碌碌的,似乎在为什么做准备。

夏洛一被传送进这个特殊的场景,就有人上前跟她说话。

年轻的女工作人员面带微笑地说道:“请问是夏洛小姐吗?”

夏洛扫了眼周围:“嗯,我是。”

女工作人员随即笑着解释道:“是这样的,夏小姐,由于您在格沃斯虚拟机甲超级联赛中,以第一名的成绩胜出,所以按照惯例,星网会对您进行个人专访。”

夏洛想也没想就直接拒绝:“算了吧,我没什么好采访的。”

以往获得格沃斯虚拟机甲超级联赛第一名的参赛选手,哪个不是容光焕发、喜气洋洋,恨不得昭告全星联邦呢?谁还会拒绝这种官方的正式采访?

别说拒绝了,在采访过程当中,他们往往滔滔不绝,恨不得永远采访下去。往往主持人一个问题问下去,他们就一堆的话要说,仿佛有无数的感想要表达,有许多的经验要分享。

主持人苦恼的往往不是如何活跃采访的氛围,而是如何从对方手中抢过话题,继续将采访的流程进行下去。

因此当夏洛拒绝的时候,女工作人员是非常意外的。她压根就没想到,竟然会有人拒绝这种曝光度极高的采访!要知道,凭借星网的雄厚实力,以及在业内的龙头地位,这个采访可是会在整个星联邦境域内推广的!

只要接受了这个采访,她将在整个星联邦打开知名度,不说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至少在一定时间段内,会收获极高的曝光率!

有头脑的人,会充分利用这份曝光率,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比如说接各种产品代言,又比如说在星网虚拟世界中,以导师的身份参加各种虚拟机甲活动,或者干脆参加现实生活中的各种商业活动。

总之,不管是通过哪种途径,受访者都可以获得非常大的物质利益,以及相当不错的知名度。

这么好的采访无疑就是一种免费的推广,谁会不乐意呢?

然而,夏洛就是一个例外。

女工作人员有些犯难,这真的是意料之外了,以前他们从来没有处理过这个问题。

现在采访的时间都已经公布出去了,所有的工作人员也都已经做好了准备,采访它不能被取消啊!可是,她也不能强迫别人接受采访吧?

女工作人员只能为难地说道:“夏小姐,是我疏忽了,没有提前跟您沟通。可是……现在我们各个条线的工作人员都已经准备就绪了,采访的时间也已经在官网公布,实在没办法临时取消。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我们采访时间不长的。”

女工作人员刚说完,就有另一名中年男人走了过来,似乎是要询问各环节的准备进度,是否可以按时进行采访。

女工作人员跟夏洛打了声招呼,然后走到旁边跟主管汇报情况。

听完情况汇报后,中年男人看上去心情很不好,隐隐约约似乎在训斥这位女员工,比如做事不经大脑之类,比如给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之类。

女员工难堪的神色愈来愈明显,不断低着头道歉,却也没能得到主管的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