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草原上疯狂蔓延的火势骤然就停了下来,支援过来的诺诺三人看见了一幅终身难忘的场景。

橙红色的火焰在地上烧起一道五米高的火墙,无数处于火墙内的动植物都被烤成灰烬,连肉香都没来得及飘荡。

本以为这就是极限,但下一刻,赤红色的火瞬间将火墙甚至被火势包围的一切,空气、泥土甚至是火墙本身,赤红的火包裹了一切,一切物质都在以最快的速度燃烧,燃烧到极致就形成了连绵不绝的爆炸。

轰隆的爆炸声不绝于耳,爆炸形成的巨大威力将其中的一切都笼罩,高空之后的黑翼古龙更是全身都沾满了火焰,那是最极致的高温,由四大君主中火之领域的最强者龙王诺顿释放的高温,连火都能点燃,何况肉体?

刺痛的灼热感顺着龙鳞蔓延进身体,巨大的膜翼转瞬之间就被烧得只剩骨架,火焰竟然在骨架外围静止下来,静态的高温死死吸附在古龙体表的每一个角落,犹如胶水般黏住它。

火元素本该是无法捕捉的,随时会散逸的,火焰也是飘忽的,根本不会停止流动,更不会形成静态的高温,但火元素的极致·龙王诺顿可以制造静态的高温,一点温度也不会消耗,更不会飘逸,导致无穷无尽的燃烧,一点也不会损耗,完全违逆物理规则,这已经接近世界的本原,或者神的领域什么的。

火墙内的所有火元素乃至火焰都操控着向嚎叫着从天坠落的被静态高温包裹的古龙,它在怒吼,也在哀嚎,龙鳞与皮肤坏死,然后是血肉,最后所有的火焰汇聚在一起,攀附它体内外每一寸,极速燃烧。

“轰!”

以古龙的心脏为中心,一颗直径百米的赤红色火球爆发,无数拳头大的火星被爆炸的威力冲击着如烟花般射向十方,又如雨点般从天坠落,携带着巨大的冲击力与爆炸的威力轰击大地。

火星在被炙烤过的大地上留下无数个直径半米的半圆形坑洞,瞬间将大地破坏得不成样子,犹如月球表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坑洞。

还在地下没有爬出来的木乃伊大军直接被炸成了沫沫,四肢乱飞了几下,然后被高温烧成灰,彻底永眠,再也不会醒来,是解脱,亦是安息。

老唐看着古龙被巨大的火球覆盖,又看着火星轰击大地,踉跄地走了一步,双眼一黑混了过去,不省人事。

仿佛经历过地毯式轰炸的焦黑色大地上满是烟尘,一道无比枯瘦的巨大龙影缓缓地站了起来,龙瞳缓慢打开,金光依旧照射大地!

它竟然还没死!

这是何等恐怖的生命力,又是何等恐怖的意志,能在全身只剩一颗龙头,连龙颈都被烧得只剩骨架的情况下站起来,它全身已然焦黑,有颜色的只有那一双眼睛,在黑暗中闪亮着,仍在倔强的骄傲。

“愣着干什么,补刀啊。”路明非不知何时起出现在老唐身边,给他套了一件衣服,免得走光,然后扛着他就往外面的越野车走,早早脱离战场。

他一直都在暗中关注这一切,发现老唐只是单纯地觉醒力量而不觉醒记忆才没有跳出来一闷棍敲晕他,不然也轮不到他来大发神威了,直接和夏弥一样经过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不断我草。

古老现在只剩4.2%的生命值,并且还在不停下滑,趁它病要它命啊,总不能等个十天半个月再弄它吧。

楚子航瞬间发动了爆血,然后二度爆血,血统迅速强化,高压的血流流过全身,不可思议的细微变化深入每一个细胞,龙鳞悄无声息地覆盖体表,布满黑色龙鳞的手握紧饕餮,开始在满是坑洞的焦黑大地上狂奔,拼尽全力的狂奔,灼热的双眼中只剩那头垂死的古龙。

那是他活下去的希望,没有谁想死,他也不想,更何况他还要活着调查出奥丁的真相。

恺撒也扑出去了,但他终究是慢了一步,楚子航爆血过后的速度远高于他,在他还未能接近轰炸中心那个方圆几百米的巨坑时楚子航就已经高高跃起,在空中完成了三度爆血,进一步强化的血统带给他无比强大的身体机能,酒一样的浓郁力量充斥在他的身体中,携带着纯粹的杀戮意志,他改为双手握刀将刀尖插进了古龙的眼睛。

古龙无声地嘶吼,楚子航便将双脚狠狠踹进已经没有龙鳞保护的脸部,以此为支撑,将饕餮拔出后再次插入,脑浆与龙血一同喷涌出来,楚子航又将布满龙鳞、长着利爪的左手插进古龙的左眼,要使出全力把它的眼睛捏爆。

古龙失去重心,身躯的龙骨瞬间散架,最后一刻缩回头,要将楚子航撞死在地上。

它坠落的速度太快了,楚子航根本就避不及,但他从未想过避开,只是疯狂压榨自身,左手插进了左眼,右手将饕餮彻底送进古龙的右眼,连刀柄都看不见。

以千钧之势撞击地面的龙头突然被挡住了,芬格尔与恺撒用手中的刀剑组成一副十字架,支撑住了坠落的龙头。

因为惯性,楚子航还是遭到了很大的冲击力,内脏都错位了,但他还是犟着,直到古龙先他一步死去才松开手,被恺撒两人接住,视线模糊,爆血的效果瞬间消失,空虚感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涌出,不得不将饕餮插进地面来支撑身体。

而龙头的双眼却完全暗淡,不复往日神威。

看来应该是落幕了,十几架直升机与几十辆改造过的越野车从远方赶来,上面冲出许多专员,其中还有两队医生和护士把楚子航抬上了担架,送到医疗车里面去进行紧急治疗。

他的体表裂开了许多到纹理,纹理中不断往外溢血,就那么一会儿,恺撒、芬格尔的衣服都被染红了。

看着散落一地的骨架、像是被轰炸过的大地与失去光辉的龙头,专员们已经脑补出发生了什么,他们的刀剑男团出道了,以杀死一头次代种的功绩,看样子主力就是那个被抬上担架的男孩。

他们可不是女团,一直和男团离的不远,可以在最快时间内抵达战场,根本不会以为这种破坏力是人造成,这应该是那头龙造成的。

路明非悄悄把竭力的老唐放进越野车的后座,对,他只是竭力,并未受伤。

然后又把趁着人多想摸走的酒德麻衣逮了回来,丢进医疗车去处理烧伤,真是个蠢娘们,现在不处理等着留疤吗?

女人应该都是爱美的吧。他这么想着。

场上一片热闹,有欢呼的,有直接把恺撒几人围起来丢上天然后又接住的,还有几个和芬格尔同级的已经毕业好几年的直呼不愧是你,也有一些还是务正业的,在处理骨架,联系总部之类的。

他们虽然有心想要解释,说什么我们就是补刀拿助攻的,不是主力,主力在那边躺着呢,但人们太热情了,根本就没让他们说出来。

路明非静静地坐在车里面,透过车窗看着这一切,等酒德麻衣坐上副驾驶后直接一脚油门踩到底,在大地上飞驰,几句“我靠这洞这么多,你这不自找罪受吗”,因为大地满目疮痍,车开的异常颠簸,后座躺着的老唐一蹦一跳的。

烈日在长空之上闪耀,阳光照进每个人的心里。

真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圆满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