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君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酒剑四方 > 第五百零五章 不妨饮茶先

接连多日,由打上齐皇城发往各处边关的密令,似雪片相仿,尤其北疆各道关口,更是一日之间调军无数,虽说行事极隐秘,可到底是有些许风声,不过这点滴风声,却是尽数被人有意压下,丝毫不曾传扬开来。

上齐近些年来,少有军甲调度的时日,如此一来,朝堂当中自然不平静,更何况密令如纷飞雪花,许多大员皆是觉察出其中滋味,不过也无人胆敢提及,只是将眼见事揣到心中,并无其他心思。

天子宅心仁厚,多喜文墨,但并非便是手腕绵软之辈,若是太平无事,自可与殿内头几品大员洽谈当今锦绣文章,文坛大家新作字画,但眼下此般情形,自然是无人胆敢触碰霉头,纷纷眼观鼻鼻观心,老实本分。

不过在这其中,倒也有例外者,此事一出,便是遣家丁仆从备得短轿,趁夜色直奔皇宫内院,并不愿加以掩饰。

皇城当中已是添起炉火,内院以里起码设有麒麟炉数十,将连绵宫阙尽数烘得温热暖和,且不说堪比夏时,总归有春深意味。

甬道之上群臣下轿,纵使年长腿脚不便者,亦需如此,上齐讲究个礼字,君臣长幼,向来礼数为先,可满座朝堂中唯有一位不需下轿,直行到皇宫内院外,再遣去家丁轿夫即可。

但眼下这老人才乘轿入得宫门,便令一众家丁散去,颤颤巍巍迈步,直往宫内而去,走得艰难。

“荀相无需如此,近日来腿脚不便,乘轿而进也可,圣上特地吩咐,唯荀相可乘轿入宫,并无太多忌讳,何苦步行。”周遭有两位内侍捉灯笼近前引路,低眉柔声,同那老者言说。

“六旬上下便要坐轿入宫,若是侥幸活到耄耋之年,岂不变为倚老卖老的祸害,规矩本就是规矩,圣人启口,也要依此行事。”老者却是摇头笑拒,“既是圣人有意,老朽自要涕零承下,但如何有那等胆魄,使圣人再退再让,如何都要心头有数才好。”

皇城当中的内侍,自然是心性非比寻常之辈,伴君伴虎,即便圣上仁德,也自需多凭缜密心思行事,荀相方一出口,便知无错。

“既是荀相不欲行此便宜,如不嫌我二人卑鄙,便由我等搀扶您老,前去宫内如何?”另一位内侍躬身行礼,将灯笼交到左手,神情和善。

“且不劳烦两位费力,”荀文曲面皮亦是和善,爽朗笑笑,“老朽还未到那般苟延残喘的年纪,何况身为内侍,当扶龙而上,功在社稷,怎能搀扶垂垂老矣之辈。两位前头引路即可,老朽自行面圣便好。”

二人知解其意,知晓老者执拗,故而略微拱手,分列前后,灯笼照亮老者左右十步,缓缓而行。

皇宫内院当中清秋,总是比起宫外冷清萧瑟许多,兴许是夜色深沉,且少有人出行,除却有队队皇城卒卫巡视,铁甲映月,零星灯火,再无什么闲散人。

白日天光盛里金壁生辉,入夜时分静默皆寂,天下皇城以里,似乎都是如此一般。

身着黄袍的上齐圣人,近日来也是多有倦怠,如今伏于桌案,小憩一阵,旁人不敢打搅,只得再将麒麟炉当中添过碳火干柴。虽说是干柴,不过却是耗去不少财力人手,特地前去十万山中劈香犀木,再经几十道工序制得,最是能清明神智,且舒缓心疾,可纵使如此,也难令人几日不得安眠,而不觉困意。

老者入得殿中,并不急于上前,一来唯恐打搅圣上安眠,二来不合礼数规矩,故而索性于廊下坐定,随手拿起堆叠信件竹简,逐一观去。

奏折密函,自然不可妄自窥探,而其余文书,荀文曲却可近观,本就是日后要遣送到府上的文书卷帙,并无多少忌讳。宫女见这位荀相独自观文书,只借月色,颇为昏暗,故而携来明亮灯盏,摆到老者身侧,轻施一礼,“荀相如此时辰面圣,却是不巧,当下秋风寒瑟,不如先行前去侧殿避风躲寒,待到圣上醒转过后,再行进谏不迟。”

老人摇头,倒是朝眼前宫女多打量两眼,“不必劳心,多日不曾出外转悠,如今吹吹凉风,却也算是舒坦许多,应对诸般杂务,亦是极得心应手。”

荀相一向并无架子,向来不欺下而不冒上,故而这位宫女,亦是未曾有过多忌惮,却是轻声闲谈,并不怯生。

“圣上近些日来,颇有些形销骨立的意味,宫中我等奴婢虽是加倍上心侍奉,却无功用,兴许此番荀相前来,便能令圣上心思宽慰些许。”这宫女不过十又三四的年纪,可面皮已然长开,褪去诸般青涩,倒是显露出微施粉黛便可夺艳的骨相,怅然言道。

荀文曲笑笑,清清浑浊语调张口,“身为一国之君,高处不胜寒,更何况近来诸事冗杂,尽数凑到一处,圣上若是胸中无志,断然不至这般殚精竭虑,不过既然要做有道贤君,必定苦其心志,劳其肝胆。”

小宫女感叹一声,“原以为身在此间做宫女,终日不得出宫半步,成天操持琐碎小事,已然是极麻烦的营生,却不想圣人亦有圣人忧,如此想来,却是舒坦许多。”话出过后方知失语,旋即连忙掩住唇齿,起身同一旁老人接连躬身行礼。

荀文曲却是神情并无变动,只是挑眉问言,“娃娃是谁家女子,又为何将你送入宫中?”

宫女低眉,怯生生答道,“家父原本是朝中四品,前些年因事误了职守,被贬去官位,家中并无钱财,实在难以维持,故而将奴婢送入皇城,起码不受饥寒。”

“杨虹橹此人,倒是本分得很,”荀文曲思量片刻,旋即便是叹道,“四品官位已然是不低,但俸禄却着实算不得高,身在四品却是两袖清风,难怪被人算计,想来便是困苦至极,才将你这娃娃送到宫墙以内,倒是可惜得紧。”

“雀落尘间,想不想去枝头上瞧瞧?”

老者言语和善自然,哪里还像是那位百官无出其右,顶上仅压一人的重臣。

黄袍男子猛然醒转,再瞧瞧窗外天色,费力直起腰来,愣愣瞧着眼前如砌墙堆砖一般的文书密函,上头落款名讳,一时看来生疏得很,当真是不愿再瞧。

秋日梦来也多萧索,哪怕是身为上齐圣人,亦难免俗,想当初时节,这般如海文书竹简,如何都难以轮到自个儿来批。少年时玩闹困倦,便常前去往那人住处,嗅嗅香炉当中沉香滋味,瞧那人面皮之上分明疲累,但仍旧是多有笑意的眉目,如何都令人心安许多,故而便斜靠那人膝边沉沉睡去,

而如今这万斤重担,似乎都搁置在自个儿肩头,才晓得那人当初挤出丝缕笑意,当真难比登天。

可惜生在帝王家,夜来入梦方见亲。

“如今几更天了?”男子舒展周身筋肉,起身前去窗前,汲取些许秋风当中的寒气,还未等到面颊显凉,便很快被殿内热气蒸去,没来由便有些烦闷,开口问道。

左右自有侍奉宫女,见天子起身,连忙便要前来披上件衣衫,男子摆摆手,并不愿添衣。

“如今才入更时不久,圣上若是倦了,尽早歇息才是,莫要坏得体魄。”宫女应声,身在天子左右,自知其疲倦如潮如涌,故而擅自提点过一句,倒是点到即止,未曾有丁点僭越。

男子不曾回头,仍旧瞧着窗棂以外,淡漠笑笑,“寡人歇下,何人处置案中文书。荀相自有荀相要理顺的文书奏疏,何况年事已高,怎能尽数交与他。”

“荀相已然在外等候多时,却是不愿进侧殿,言说是吹吹秋风,也能磨砺筋骨,故而秉烛在外查看文书卷宗。”

男子眉头微皱,“怎不早些相告,快请入殿,烫好热茶,莫要令荀相染得风寒。”

晚些时节,两人已然对坐,似是已然揣测出这位圣上心意,老者好整以暇,捧起手头热茶,静等后者出言。

“荀爱卿既已知晓寡人心意,何不速出良策,如此吊人胃口,恐失妥当。”男子见老者始终古井不波,率先开口,倒当真有些稳不住气息,连连苦笑。

老者搁下杯盏,起身行礼,“老臣确是不知如何此事何解,倘若皇城丢的是重宝,凭各地官衙能耐,迟早也能寻回,可若是有人出走,倒当真是难寻。”

圣人长叹,“倒真是瞒不过文曲公。”

老者微微一笑,竟是难得接下这句赞语,“其实皇子出走,也并非一件祸事,年少轻狂时时念叨北境如何如何,自然是要去到北烟泽处,虽说大皇子文采算不得极佳,可身手与修行天资,当真不凡,寻常江湖中人,断然奈何不得。若是去到北烟泽,见过那位贵人,没准当真能将圣上与那贵人之间的关系修葺不少,到那时再引皇子还归纳安,岂不亦是一桩好事。”

“北烟泽诡邪,倘若皇儿有难,应当如何?”男子竖起眉峰,而后又是突然舒缓开来,终是长长吐出口浊气,看向面皮无端狡黠的老者,“若非是知晓荀相少有与皇儿碰面,我倒真以为是荀相出言撺掇,如此看来,倒当真是两全之策。”

“虽可帮衬,仍要自保,那方亘古便有的大阵,圣上切不可闭。”老者收回笑意,面皮肃穆。

男子默然。

而后缓缓点头,话锋一转。

“不如饮茶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