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阮得知女人叫aimee时,心里还是有些讶然的。

没想到国内外知名的心理医生aimee竟如此年轻。

想到爸爸的失眠症,温阮跟她多聊了几句,正准备伸手接过她的名片,突然,一只修长玉净的手伸了过来。

先一步夺走那张名片。

然后直接扔进了垃圾筒。

“霍寒年!!!”aimee见关键时刻霍寒年出来捣乱,她气得蓝眸喷火。

霍寒年黑眸漆漆的扫了眼aimee,“从现在开始,我跟你解除医生与病人关系!”

说罢,他扣住还来不及反应的温阮手腕,拉着她从奶茶店离开了。

aimee看着两人的背影,不禁失笑。

难得看到这小子如此在乎一个女生,她是那种没道德观、将他好不容易得到的那束光抢走的人吗?

臭小子!

她不过是来看看弟妹而已,还真将她当成挖墙角的情敌了!

……

温阮被霍寒年一路拖着到了小树林。

拧着秀眉,用力挣开他的手腕。

她皮肤白,嫩,薄,被他那样捏了一路,已经泛起了红。

霍寒年棱角分明的俊脸轮廓紧绷,舌尖抵了下右腮,漆黑的眼底泛着一丝猩红,显然被气得不轻。

“你接她名片做什么?还想以后有联系?”

他单手搭在后腰,浑身的寒气似乎要将周围空气冻结。

温阮眨巴了下眼睛,有些不明所以,“你那么生气做什么?怕我破坏你们好事吗?”

霍寒年看着她那张纤尘莹白,又略显无辜的小脸,简直要被气笑了。

修长的手指抬起,用力戳了下她额头,“你的脑袋瓜看不出来她有什么异样?”

温阮眨了眨澄澈清亮的鹿眸,一脸纯真无辜,“我看不出来……”

话没说完,就被他抓起小手。

他张嘴,往她纤细的食指指尖上,用力一咬。

温阮疼得倒抽了口气。

“霍寒年,你属狗的是不是?”

霍寒年磨牙,“你特么跟老子装!”

温阮抽回手,看着自己指尖被他咬出来的一个小牙印,长睫委屈的扇了扇,“你最近不是不理我了吗?我跟谁说话,应该碍不到你什么事吧?”

啧!

这丫头真是有气人的本事!

“我跟女人同处一室,你都不误会、不吃醋,还怪老子不理你?”

温阮抬起蝶翅般的长睫看向阴郁冷漠的少年,这几天他对她不理不睬,就是因为那晚打电话,她说她不吃醋的缘故?

“你…居然为这个生气!”

霍寒年下颌线条紧绷,眼神漆黑凌厉,“现在又多加了一条,你特么太会招蜂引蝶!”

温阮,“………”她实在太冤了!

霍寒年盯着她纤尘动人的小脸,长指挑起她下颌,“哄我。”

温阮,“………”这个傲娇鬼!

虽然她想一直坚守自己内心,不给任何人伤害她的机会,因为她清楚,只有不动心,才会无坚不摧!

但她又没办法否认,霍寒年正在一点一点攻陷她的心。

她喜欢上他了!

不再是纯粹的感激和恩情。

她会在得知他车祸可能不在人世时大脑一片空白,会在别的女人接他电话时气愤嫉妒,会在他对她不理不睬时黯然失落——

这种感觉,似乎比她喜欢霍景修时,更加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