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的是温玉前一句,她就连温玉怎么突然回来这件事情,都来得及问。

温玉也自然知道老太太心里的想法,老太太如今岁数大了,怎么会不想这唯一的玄孙呢,而且李家这个冰总得破,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那么总得要人来把这局面给恢复。

温玉又说:“人我过去请了,今年啊,怎么说李致都得在家住着过年的。”

老太太一听,脸色完全变了,倒不是之前那么的凶了,而是直接从榻上起身说:“赶紧的,房间还没收拾呢。”

一屋子的人都愣在那,看着老太太,老太太着急的很,说:“赶紧去收拾,孩子得适应环境的!一来就得吃喝拉撒,什么东西都得要有。”

温玉反应过来了,看着老太太这幅阎王脸转晴的模样,当即便笑了,连忙说:“好好好,我现在就叫人去置办。”

温玉见老太太如此着急,就要去处理,老太太想到什么又喊住她:“对了,李延过来吗?”

温玉停住说:“应该是过来的,妈。”

老太太又笑着催着:“那快去收拾房间,大人的房间也收拾下。”

老太太之所以如此发火,是因为找不到台阶下的,如今温玉把台阶都给她搬过来了,她自然立马就有理由下了,虽然没问孩子的母亲,可一听说李延会回,便吩咐收拾大人房间。

温玉连连说着好,便忙去给老太太张罗了。

李兆跟李基在那偷笑,好在老太太全身心都在李致要回来这件事情上,根本没注意。

倒是一旁的李斯司横了他们一眼,李兆跟立即连忙收敛,不敢再偷笑了。

温玉不愧得老太太喜欢的,也最清楚老太太的心里了,如果没有她在这破李家这个局面,恐怕李家的关系,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

温玉上午也不是去娘家了,而是提前去跟李延沟通了,同李延交流了许久,也是觉得老太太年纪大了,活一天是一天,如今最想要的就是家人团圆了,没必要闹成这样了,又说老太太嘴硬心软,也并不是嘴上说的那么坚硬的。

李延并没有跟老太太去计较什么,她年纪大了,有些事情李延也都不太会跟她去计较,在温玉上来说说客后,便也就同意送李致回家了。

在李致被回李家过年的时候,老太太还是一早就在大门口等,深怕错过李致回来的时间一般。

十点整,李延他们的车从外面开了进来,开进来后,李致先被保姆抱出来,老太太一瞧,可不是大很多了吗?保姆抱在手上,扑腾着手便在那笑,一点也不认生,活泼的很,老太太当即便要下去从保姆手上去接,一旁的李斯司连忙拦着她说:“妈,地下滑,保姆抱上来就是。”

老太太都顾不得其他的人,在保姆报上来,便在那亲李致肥嘟嘟的小脸蛋儿,脸笑得跟太阳花似的,在那说:“我乖玄孙儿,长这么大了!快让太奶奶抱抱。”

紧接着下车的是李延,李延身后随之是育儿嫂,还有保姆拿着孩子要用的东西。

李延站在那看着老太太抱着李致没说话,温玉连忙朝李延走过去说:“总算回来了,老太太盼好久了。”

车内没多久又出来一个人,是慢吞吞,磨蹭蹭的廖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