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秦歌双眼冷哼一脸的不屑。

“就凭你,我不会伤害你的家人的,而且我还答应他替他找到你,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你了,你说你有冤情,那你说说看,说不定老娘我一个心软就不管了,走人。”

女妖听了顿时大喜。

可这边刚醒过来的妇人可有吓死过去。

刘苏和她爹也吓得够呛,其实她这个大姑前些年做的那些缺德事情,他们也很清楚了,女妖一开口,他们就明白了。

如今只有秦歌能收了她,一听不管了,他们可都吓傻了。

跪着跑了过来。

“秦小姐,你不能不管啊,你不管了,我们就死定了呀。”

秦歌撇开她。

“冤有头债有主,你们有没害她,她不会伤害你们的。”

“小姐,求你救救我姑姑,她是有错,可罪不至死的,都是她家姑父的主意,他们想要个儿子,可道士说她是个克星,生了儿子必须死,而且必须有我大姑养着,才能好好活着,求求大小姐。”

“呸!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畜生,根本就不是这样的,是她,就是她先是挑中了我,然后有用大量的银子贿赂我娘,我娘一时财迷心窍就把我送了出去,后来我生了儿子,她就找了个道士说我是克星,孩子必须有她养着,我就这样被填了塘,她还让道士封了我的灵魄,让我永生都只能在水里,不能报仇也不能投胎,这些畜生不该死吗?”。

听完,众人眼皮都压了压,尤其是直性子外加愣子的黄明。

“丫丫个呸的,真是畜生干出来的事情,这种人就该死。”

女妖看向同情的黄明,突然冷笑。

“只怪世道黑暗,好人不长命,坏人却能逍遥法外,真是寒人心呀,要杀要剐随你们便,只要你们放了我,我也一定会杀了她。”

秦歌眉头皱了皱,看向黑风。

“弄醒她!”。

“好喽!”

秦歌接着对着女妖说道。

“你放心,我还你一个公道,只要她承认了,我身边这位可是朝堂之人,一定将她绳之於法。”

女妖看着他们,一脸的不信。

“啊,鬼……………………不要杀我,不是我,是老爷,是他……”。

妇人醒过来后,看见大家都向自己都像看向一条死狗,她心底有些微微颤抖,此时她已经看不到女妖的灵魄。

秦歌走到她跟前轻声问道。

“刚才女妖告你害了她,你怎么说?”。

妇人吓得眼球都瞪了出来,双手挥舞着。

“不……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

秦歌盯了一眼肥胖的女人,眉头轻轻一皱,一个身子移动,直接把女妖脑门上的符咒给拿了下来。

呃!

妖怪猛烈的狰狞的面容直接扑到妇人跟前直接吓得大叫一声。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你,只要你能放过我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妇人跪再地上脸色煞白,吓得浑身颤抖。

一个劲的求饶,不停的磕头。

女妖冷哼一下。

“我要你死。”

灵魄直接想吃了她,却被秦歌一道灵气给拽了回来。

“行了,她承认了就好,她是人就要人的律法惩罚她,你不要在害人了。”

女妖看着秦歌一脸的怒气,她根本不相信他们。

不过自己灵力没有她强打不过她,先想个办法逃走,找到哪位鬼面先生求他想想办法。

女妖趁其不备挣脱开束缚一脚飞了出去。

秦歌眉眼一跳狠厉的瞪了她一眼。

“小样的,想逃,老娘想抓的人还没有从我眼皮底下跑走的妖。”

她一道紫藤长鞭直接打在女妖身上只听见一惨叫。

“想跑,问过老娘了长鞭了吗?”。

“阿司收了她。”

一看要被收了,女妖扑通跪地求饶。

“别,别求求你们了,我不想魂飞湮灭,我还想见见我儿子。”

听见她的求饶,众人也都心软了。

墨龙司说道。

“我收了你,不做法你不会有事情的,只是需要你安分守己,等处理完了这件事情,你必须离开阳间。”

女妖听后虽有些不信,但现在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只能赌一把

“好!”。

墨龙司看着黄明和黑风说道。

“你们两人把这妇人先压倒大牢,等明日找来她丈夫一同审讯。”

女妖见墨龙司还真的要为她做主,感激的苍白脸色激动不已。

‘多谢大人,谢大人。’

黑风和黄明压着犯人就离开了。

此地只剩下了傻根和女妖还有刘苏父女两人。

傻根先前因为自己莽撞差点害了秋菊,得知她是秦歌的婢女,先是向秦歌到了歉意。

墨龙司有吩咐了傻根回他村子看好妇人一家的。

傻根离开后,就剩下了女妖。

墨龙司问道。

“女妖我问你,你被道士法术压着灵魄有是如何逃出来的。”

秦歌早就在怀疑她。

“是不是带着个面具的狗东西把你放出来的。”

女妖顿时一愣,墨龙司也看了眼秦歌。

“歌儿,你也猜到了。”

秦歌从她点点头。

“是,是一个带着面具的法术很强大的人把我从水里救了出来的,他让我抓取阴月阴时出生的三女两男,我心里怨气太大,一出来就找到了这个女人,没想到此时傻根和你们都来了。”

“你们怎么知道?”。

墨龙司说道。

“那人不是好人,利用完了你,一定会害了你,你暂你收到袋子里,过后我帮你消散怨气重新做人。”

女妖此时相信了他们一脸感激的点点头。

“我爹娘可还好?”。

女妖看向秦歌问道。

“好,很好,你爹把你娘照顾的很好,不过你弟弟不见了,我们怀疑山上的野人就是年弟弟,他可能吃了毒草变成了怪物,才不敢回家。”

女妖突然泪山而下。

“都是我害了他,是我,当时我若是不同意,去找他就不会发生这件事情,我当时太糊涂,害了他。”

墨龙司看着她似有点可怜。

“好了,你娘也后悔疯了,你弟弟我们会想办法救他的,你只要好好不动就好。”

女妖点点头,。

墨龙司一个挥手就把她收进了袋子里。

这边刘苏吓得不敢看,也不敢动。

“刘小姐,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我们需要你的证词证明秦小姐没有做过害人的事情。”

一听,刘苏更吓坏了,身子抖擞着,她爹抱着她好奇有着急的问道。

“墨公子,你看我家闺女都吓傻了,她还有什么证词能说的清楚。”

秦歌心里不高兴。

“行,不去,我就把你们父子一起扔到阿司的妖灵袋子里,看你们能不能说清楚。”

刘苏吓的脸更是苍白一过。

“我去,我说的清楚,我去。”

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

秦歌见她这怂的样子也不想为难她。

……

此时将军府里透着安静有诡异,赤夜在房间里喝着调配好的小茶,卓尔小心翼翼的走到他跟前。

“公子,他们带着刘家大小姐回来了。”

赤夜摆了摆手里的茶杯,鬼魅冷峻外貌轻轻勾唇。

“要有好戏看了。”

看着他这俊美有冷煞的样子,卓尔浑身一抖,成为魔尊的狗腿都有一段时间了,可他一看到他还是害怕,还是没有适应。

很快三人就回到了将军府内。

刘苏老爹紧紧靠着女儿。

不一会他们就到了前厅待客庭内。

他们一回来就有人报告了秦柔和她娘。

随后秦歌的老爹老娘就赶了过来。

一时间厅内人员都到齐了。

秦柔来到厅内时,看见了刘苏,心里虽然也有些胆战,可脸上依然是昂头挺胸一句无所畏惧的样子。

秦柔小步连连的走进正厅,厅上座着他爹,夫人,老夫人,一旁的秦歌墨龙司等人,还有墨家夫人。

此时每个人脸上都是像摸了层灰,看向她的目光就像看臭虫子,厌恶有可憎。

“爹,夫人,祖母,柔儿见过。”

老夫人位上正紧威严,看了她一眼,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她最是疼爱这丫头了,可如今铁证如山,守着墨家的人她又不能徇私,心里极其不痛快,不看也罢。

还没等秦哥她爹发声,就见老太太起身。

“老大,此事你是当家人,我累了就先回房间休息了,明日我就回京都,你自己看着办,可老婆子把话捞这里,秦家的人一个不能少。”

老太婆说还含糊其辞的,但听进老大的耳朵里,却好似有了一把剑盯着嗓子眼上。

她怎么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犯了如此大错,要是不严惩,那他这个将军以后如何治理将士。

见老太太要走,一旁的赵氏脸色一白扑通就跪在老太太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儿哭了起来。

“母亲,你不能走啊,这里还需要有个明白人才行,不然我家柔儿就算是一百张嘴也说不清啊,母亲,你千万要留下来。”

这边秦柔心里更是一个疙瘩。

看来流苏这个贱人把自己供出去了。

“混账的东西,都是你惹得好事,还不跪下。”

秦柔她爹这会气的脸青脖子粗,恨不得一脚上去踹死这不孝的女儿。

秦柔眼皮子也是跟着一压。

扑通一下就跪了下去,但人家心眼多,上前几步跪在了老太太跟前,也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戏精。

“祖母,柔儿到底怎么了,让爹爹如此生气,柔儿……”。

她爹听见她还如此死不承认,气的想过去给她一脚,奈何被老夫人的瞪大眼珠子给瞪了回去。

老太太眼看这样下去,她这孙女真要脱了一层皮。

“行了,此事总要听柔儿说说。”

一旁的秦歌有些不高兴了。

老不死的这事情如此明显了,还要听着撕逼贱人瞎逼逼,这不是耽误她的时间吗。

“老太太,你还想听她说些什么,事情已经如此明白,这种女人就该送进大牢,关上他一年半载,出来一定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

赵氏急了,立刻怒眼瞪向她。

“亲哥你太放肆了,对祖母如此不敬,就算是柔儿鬼迷心窍做了错事,也不至于送她去大牢,那和她要了她命有什么区别,你心怎么这么恶毒?”

众人一听,正式夫人不高兴了。

“赵氏你这氏说的什么话?我女儿哪里恶毒了,你女儿做的什么事情,你不清楚吗,她是要毁了哥儿,幸亏没有得逞,要是成了,我的哥儿还能活着吗,那不得想不开自杀啊,你女儿要我女儿的命,就可以,我女儿不过是惩罚她一下,就不行了,这还有什么天理。”

赵氏这回再也不装柔弱了,回过头瞪向正牌夫人。

“大夫人,你这说的什么话,就凭这女人一句话,就要说是我女儿陷害她,我女儿还说是她勾结秦歌要陷害我女儿呢?”。

“屁话!她值得我陷害哼,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够不够资格。”

秦柔怒气的瞪了她一眼。

“你……秦哥你不要欺人太甚,我没有陷害你。”

这边刘苏见秦柔死不认账,要这样下去,秦家人一定会包庇她的,此事最后要是全赖在自己头上,那她不就死定了。

她爹是大将军,手握重兵,我爹不过是钱多的主,到时候一样没有办法。

“你用,是你让人通知我和你见面的,我的丫鬟可以做主,是你让我在秦哥的酒水里下了药,可是不知道怎么就被你自个喝了,刚才我还正纳闷,害怕牵连到自己,我就赶忙离开了,没想到还是被他们发现了,大小姐你不能不承认啊。”

“放屁,我何时和你见过面?真是荒唐,我和你有没有交情偷偷和你见面做什么?”。

“自然是做见不的人的勾当了,秦柔府里有人见过你和她见过面,事情都如此清楚了你还狡辩。”

“大人,人带来了?”。

就在厅内人员混乱,各方争执不休的时候,黑风带着一个人驾到。

一名黑不溜的贼眉鼠眼的男人跟着他走了进来。

看见此人赵氏心头莫名有点要倒霉的预感,果然女人的第六感用到哪里都是精辟。

魔龙司上前拱手对着大将军。

“伯父,此人就是当时送大夫人去庙宇的马夫,也是他被人买通要杀害大夫人的人,要不是我母亲路经此地正好遇上,怕是大夫人已经遇害了,请伯父明察。”

她爹听着眼珠子都要蹦了出来。

这件事情她怎么不知道?

为什么媳妇没有告诉他?

为什么?

为什么?

媳妇被人谋杀,该死的到底是谁?

他爹蹭的站起身,就差蹦出老远,一脚废了这狗车夫。

这边赵氏见了自家男人的样子,吓得浑身一哆嗦。

此事自然是她干的,可是这人她不认识啊。

突然想起了她身边的人,那人昨儿就没有回来,狗日的怕是知道了,自个跑了。

气死老娘了,老娘要把他大卸八块。

“是二夫人,是她让我去害大夫人的,本来我是不想干的,可二夫人给的钱实在诱人啊。”

“呸,狗日的你血口喷人,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你,怎么会让你去害人。”

男人在老了带了好几天了,头发都凌乱了,这会跟个叫花子没啥区别。

他超前一凑,大家都向后一朵开。

“你向后,有什么证据赶紧那出来,兴许还能抱你一条哦小明。”

男人吓得赶紧跪地,从怀里拿出一个纸张的合同书,递给黑风。

“老爷们请看,这是当时二夫人写的承诺书,只要我把大夫人引导无人的地方,她就给我五十两银子,这是信条。”

魔龙司给了黑风一个眼神他,他立刻去过来递到大将军面前。

赵氏普通谈坐在地上,双眼发直。

娘的,狗日的,男人的嘴就是鬼,就不能信,当日她听那人要个信条没想到时給了这斯人。

这下完了。

大将军看了眼信条,看向赵氏的眼珠子都差蹦出火焰山,恨不得一巴掌呼死她个死娘们。

一下子就把信条扔到她跟前,狠次这眼珠子。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秦柔傻眼了,也不敢捡地上的信条,她绝对相信这事她老娘能干的出来。

此时怕是谁也救不了她母亲,唯有求求老太太能宽容一些。

扑通!

秦柔有跪在了老太太跟前,虽然老太太不喜欢老大家的媳妇,可是也没有想到赵氏会狠心的下毒手,总要机会点她儿子把。

“祖母,母亲一时糊涂,求你看在母亲这些年对你尽心尽力的份上,你就救救她吧,我不求母亲开罪,只是请求宽恕了母亲,不要送她牢中,那样母亲会死的。”

此时将军府已经乱套了,底下的丫鬟仆役各自议论纷纷。

“够了,你个贱人敢毒害我夫人,你们是不想活了吗?”。

听见自个丈夫暴怒的声音,尤其是听到他夫人两字,赵氏像是疯了,她一下子站了起来。

“你从来就没有把我当成你的女人,尽管我替你生下了两个孩子,我在你眼里连她的一根小指头都比不上,我到底哪里不如她了,让你如此嫌弃我,好啊,我也不想活了,你杀了我吧,有本事就杀了我。”

赵氏的抱怨一时间就激起了千层浪。

是啊,她说的没错。

这可是整个府里上下人都知道的事情,要不是她手握将军府实权,谁会把她放在眼里。

一个不得宠的夫人有的时候连个下人都不如。

老太太听见赵氏的抱怨,心里也是悲痛不已。

看到现在的情况,她心里也十分自责。

要不是她强压着他娶了她,也不会让一个好好的姑娘走火入魔弄成这样。

可是她哪里有知道,自己的大儿子和她爹不是一个样的。

心想娶了就会好了,没想到成这样子。

大将军心里并没有内疚,也没觉得对不起她。

“当初我可是和你说过,你想嫁给我可以,感情我是不会给你的,不过我可以让你待在府里一辈子衣食无忧,是你自己的选择,当初要不是你费尽心机,我有怎会娶你,你自己不清楚吗?自己心肠歹毒,还要怪罪旁人,真是岂有此理,今日若不惩罚你,以后大夫人如何管理府里。”

老太太听后也是一惊。

虽然二夫人不适合继续管理府里事情,可大夫人一身病秧子,就差去见了阎王,又如何能管理好府。

“此事是我老婆子的错,明日回京都我把她带走,让她进祠堂吃斋念佛,每日祈祷赎罪。”

呵呵呵!

这死老太太你给她这待遇不错嘛?

还没等老爹发话,秦哥怒声河池。

“不行,她犯得是重罪,你把她弄走了,想让她回去,吃斋念佛,不也是好吃好喝的供着吗,怎么秦家的俸禄是用来养这些人的,老太太我也不想和你争执,她差点害死我娘,就必须受到惩罚,村子里不是有个田庄吗,把她送哪里去,让她每日耕种偿还罪孽,只要她同意了,秦柔的事情我们就不追究了,不过她也要去庄子里耕种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听后老太太也怒了,一直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如今竟然如此嚣张。

“老大,你看见了吧,你的好闺女,今日我就要带走她们母女,你个小丫头能怎样?”。

秦哥呵呵呵一声。

“我是不能怎样,但我可以请当朝太子替我做主,我只要把证据交上去,你觉得会怎样?”

这边老大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太子,她什么时候认识了太子。

难道是她的身份被宫里的那位知道了。

众人一听,更是睁大眼睛。

旁边的魔龙司不语的看了她一眼。

没想到这妖女真把太子搬出来了,用的着吗?他可以办好此事的。

墨家夫人也愣了下。

“儿子,她怎么会认识太子的?”

“娘,前些日子,墨渊来汴州了,这不就和她误打误撞一起了,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行吧,既然搬出来就让她用吧。”

墨夫人瞪了儿子一眼。

这小子什么话?

老太太大眼瞪的一样大。

一脸的诧异和吃惊。

“你说什么,你怎么会认识太子,这可是汴州不是京都,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是怎么认识太子的?”。

秦柔脑门也有点懵圈,不过她很快就把一个人锁定。

难道先前那位给她出钱的公子就是太子,怪不的当时就觉得女人器宇不凡。

真是让人糟心。

秦柔跪在地上再一次哀求老太太。

“祖母,二妹从来没有去过京都,太子爷爷没有来过这里,他们怎么认识,一定是她编出来诓骗你的,你可要不能信了她,我和母亲的性命的都在你手里呢?”。

老太太自然也奇怪的很,听见秦柔的话更加不能让她们留下来。

“老大我刚才说的你可听到了,明儿我带他们一起离开。”

狗老太!

有本事和我来呀,冲她老爹说啥。

可这次她老爹没有气囊,挺起胸膛傲娇了一回。

“娘,此事还是要妥善处理,她们犯了错,就如此放过了,以后你让儿子如何管理将军府管理将士,我觉得哥儿说的对,就听她的吧。”

“爹,我是你亲闺女吗?”。

秦柔就差一口血气直接吐到老爹脸上。

赵氏的脸也白了,本来心里还有点盼望,如今……

秦哥妮妮的看了眼老爹。

好样的,爹够大能。

老太太脸色一拉,就差过去呼死自个亲生儿子。

见老太太脸色不悦,大将军起身一脸正紧的说道。

“娘,我们里屋我有话说。”

两人进到屋里。

“说吧!”

“哥儿是公主,是皇帝女儿,这些年我不过是替皇帝养着,如今她提到了太子爷,我怕是皇帝已经知道了,此事要真被皇上知道了,你说咱们家会是什么结果,为了一个女人整个将军府跟着倒霉。”

老太太傻了眼。

“儿子,你说真的。”

“真的,真的,千真万确,她身上还有皇家的遗留物呢》”。

“是前贵妃的女儿。”

这回老太太普通坐在地上,挂不的这丫头如此嚣张,原来是公主呀。

此事说定,老太太连夜就自个叫了马夫回了京都,眼不见心不烦。

而秦柔母女就被送去了庄子里,自求多福吧。

大结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