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三天,金磊的同桌都给项月琴送去奶茶。

所有人都知道奶茶是金磊送的,项月琴依旧是同学们羡慕妒忌的对象。

但是,项月琴却很敏感。

表面上看着金磊是在向她示好,实际上却没有什么诚意。不然,怎么总是委托他人之手,不是自己亲自来送呢?

项月琴想起自己之前花钱请同学们喝奶茶的心态,只是想显摆自己而已,哪有什么真心啊。

如此说来,金磊对她也不是真心的?

本来,项月琴也没有信心能成为金磊的女朋友。但是,去了金家之后,一连几天收到金磊送的奶茶之后,同学们起哄之后,她信心倍增了。

“月琴,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

“你跟金磊的关系不一般吧?”

“金磊是不是在追你?”

……

这几天,项月琴被同学们问多了,自己也觉得金磊是在追她。但是,这追求的方式也太特别了吧?

还是,金磊害羞,只是敢托人送奶茶而已?

……

奶茶继续送着。一连送了好几天,项月琴终于按捺不住了。

她和金磊的关系总不能一直维持在送奶茶的份上吧?家长都见过了,总得有点进展啊。

金磊到底是怎么想的?

项月琴越想越纠结,决定去找金磊问个清楚。

放学时间,项月琴在校门口把金磊拦住。

“金磊同学,我……”一看见金磊,项月琴就结巴了。明明,那些话,她已经反复对自己说了许多遍。面对着金磊,瞬间就没有勇气说出来了。

温润如玉的容貌,目光扫来,掩不住他的清高傲慢。金磊长得如此俊美,却是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

“什么事?”金磊向来讲究效率,珍惜时间。被人拦住,当然就问了。

“我……我……”项月琴却吱吱唔唔,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问金磊送她奶茶是什么意思?是否喜欢她?这也太难开口了。

金磊皱眉。拦住他,却不说话,这是要浪费他的时间啊?金磊一脸的不悦,绕过项月琴就走。

项月琴心头一颤,金磊怎么如此没有耐性呢?这不像是喜欢她啊?心一急,冲上前,又拦住了金磊。

这一回,没有等金磊开口,项月琴就抢先开口了:“金磊同学,我想问问,你为何每天都送我奶茶?”

项月琴终于鼓起了勇气,一口气把话说完了。话毕,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紧张不已。

若是金磊回一句,以后不送了,那该如何是好?

突然间,项月琴又后悔问出口了。

哦,原来是为了这事。金磊恍然大悟。

金磊事先给同桌支付了一个月的奶茶钱。这事,已经不在金磊的日程事项上了。

若不是项月琴提起,金磊都已经忘记了呢。

好吧,既然人家来问了,他就直接回答吧。“我奶奶让我尝试着跟你谈恋爱。”

项月琴抽了一口凉气,整个人都愣了。

什么?金磊要跟她谈恋爱?原来,金磊真的喜欢她啊?

受宠若惊的项月琴,缓不过神来了。惊得合不拢嘴巴,差点想扇自己几巴掌,看看痛不痛?是不是真的?

“你若是不愿意……”金磊想说,你若是不愿意,我可以回绝奶奶。

不过,金磊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项月琴打断了:“我愿意!我愿意!”

怎么可能不愿意呢?这可是金磊啊!全校女生心中的男神!而且,他的奶奶是金英,他的家比项氏还有钱呢。

金磊的眼神里掠过一丝失望之色。他倒是希望项月琴回一句不愿意。如此一来,他就可以回去跟奶奶交待了。

但是,刚才还结巴地说不出话来的项月琴,却毫不犹豫地说愿意了。

金磊暗叹一口气,回了一句:“那就继续送你奶茶吧。”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一回,项月琴没有再拦住金磊。因为,她已经得到答案了!

金磊真的喜欢她!金磊要跟她谈恋爱呢!

一瞬间,项月琴觉得道路宽敞了,路边的野草也特别草绿,头顶还绽放着朵朵烟花。

突然被幸福砸中的感觉是怎么样的?飘飘扬!感觉全世界都是她的了!

金磊回到家,经过金英的书房。书房的门没有关,透过门缝,金磊看见奶奶正聚精会神地看书。

金磊露出一个暖暖的微笑。若是项月琴看见,她一定很惊讶,原来金磊也会笑的,笑起来还挺好看呢。

也只有对着奶奶,金磊才会露出笑容。

金磊5岁之前都在孤儿院里生活。他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不知道自己为何被遗弃了?不知道为何别的小朋友有家人疼爱,他却没有?

小时候的金磊胆小怕事,沉默寡言,他的世界没有阳光。

直到,金英收养了他,把他当成孙子来养育。

虽然,一直以来,金英对金磊很严格。但是,金磊从来没有怨言,有的只是感恩。

虽然,后来的金磊还是沉默寡言,没有向金英表达过感激之情。但是,金英在他的心里如同亲奶奶一样,就是他的亲人!

奶奶是他的光!

一直以来,金英对金磊的要求,金磊从来没有拒绝,都是想尽办法做到的。

这一次,金英让金磊尝试跟项月琴谈恋爱,金磊也没有拒绝。

……

清清扬扬奶茶店的内堂里,杜清扬和费事相对而坐。

杜清扬笑眯眯地看着费事,却是一言不发。

费事被看得心里发毛,浑身不自在。

小师妹今天是怎么了?把他喊进来,却什么话也不说,只盯着他看。

虽然,费事也觉得自己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但也用不着如此盯着他看吧?这样盯着,让他怪不好意思的。

“大师兄,我觉得你与众不同。”终于,杜清扬开口了。

明明是赞扬的话,费事却打了一个激灵,更是不自在了。

上一世,有人对他说他与众不同的时候,已经是一万年前的事情了。

当初,祖师爷开口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年轻人,我觉得你与众不同。

费事当真不喜欢这句话。

不知道为何,杜清扬这话一出,费事心里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接下来,小师妹不会也跟祖师爷一样,对他说,我看你有仙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