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君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阴阳异闻录 > 第15章 大师风范

“都怪你个老东西,儿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都不晓得。要是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带着王胖子去做了一番检查,值得庆幸的是他喉咙上的伤并没有伤到骨头。跟刘晓筠通过电话,约好了中午一起吃饭,我刚准备起身离开,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吵吵。

“儿子,你怎么了?”门被推开,一对中年夫妇闯了进来。一看,正是王胖子的父母。二老跟我点头打过招呼,急匆匆将王胖子从沙发上拉起来上下打量着。他妈看着王胖子脖子上的伤,回头就狠拧了他爸几下。

“你们不是去京城旅游了么?怎么回来了?”王胖子将二老让到沙发上,我则拿了两个纸杯去为他们倒着水。

“可别说了,儿子你是不知道,自打你妈看了那部剧,死活要去京城看看延禧宫长啥样。这一去,好家伙那是人山人海,尽看人家后脑勺了!”王胖子他爸摸了摸被拧疼了的地方抱怨了两句。话音未落,身上又挨了几下拧。

“昨晚上接到公安局的电话,我跟你爸一大早就坐飞机往家赶,生怕你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说你要是有了啥事,我哪能活得下去...”王胖子他妈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哭着哭着,伸手又在他爸身上狠拧了几下。

“叔叔阿姨,赞助他刚去检查过,没什么大问题。您二老也别太着急了!”见王赞助的父母拉着他问长问短,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安抚着他们道。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还要去跟刘晓筠约会呢。

“是啊是啊,午阳这几天一直陪着我,连跟女朋友约会都推了几次。那啥,今天的约会你可不能再推了。赶紧去,我爸妈回来了,这边你就不用担心了!”王胖子见我拿手机看时间,心知我是忙着要去跟妹子共进午餐。他起身将我推到门口说道。

“午阳谈恋爱了?这孩子,这么大的事情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喂你跑那么快做什么?身上的钱够么?回头把对象带家去走动走动啊!?”王胖子他妈追出来几步,冲我高声喊着。

“阿姨你放心,等事情定下来一定带给您过目!”我停下脚步,冲她挥挥手说道。在阿姨的身上,我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母爱和关怀。打我懂事起,我就对于母亲没有任何的印象。甚至于在家里,我都找不到她的照片。小时候读书,同学们都说他妈对他怎么样怎么样,每次遇到这种话题,我都会躲得远远的。曾经我问过父亲,我为什么没有妈妈。每每问起这个,父亲只是摸摸我的头一言不发。问过几次,我便不再多问。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逐渐明白了一句话的意思:人能命不能!或许对于父亲来说,姻缘这种东西,是可望不可及的吧!

“这里的鱼不错,我经常过来吃。你尝尝,小心刺啊!”等我赶到约定的地方,刘晓筠已经点好了菜。这是一家专门卖鱼的餐馆,菜的分量不多,但是价钱也不贵,很适合一两个人吃饭。

“好吃不?”我吃了一口鱼肉,刘晓筠连忙问我道。

“好吃,那个,不如这个周末我们去吃自助餐?”我点点头,夹起一筷子鱼肉放进她的碗里说道。说实话,这已经是第二次跟刘晓筠一起吃饭了。每一次她带我去的地方,都是廉价的餐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觉得有些亏待她。自助餐虽然也算不上高档,可环境和菜式,总比这种小馆子要好一些。节省是美德,可我心里却并不想看到刘晓筠这么节省。

“好呀!”刘晓筠将鱼刺剔掉,把鱼肉送到了我的嘴边轻笑道。

“到时候让林夕晨请客,你帮了她那么大的忙一分钱都没收,吃她一顿算是便宜她了!”接着刘晓筠对我说。

“不好吧,你们不是闺蜜么,况且都是以前的老同学,到时候人家会不会说咱们宰她?”我算是知道刘晓筠为什么会答应得那么爽快了,原来她打算让林夕晨来买单。

“闺蜜是闺蜜,我们是......吃饭吃饭!”刘晓筠话说一半,脸却绯红了起来。

刘晓筠依旧吃得很少,理由是下午还要课,吃多了会跳不动。陪她吃完午饭,我开车将她送到了学校。下车的时候,明显看见几个穿着紧身裤斜挎着背包的妹子冲着我们吃吃发笑。目送着刘晓筠跟那几个妹子打闹着进了学校的大门,我这才调头将车朝家里驶去。

因为跟刘晓筠有了约,所以我对周末有了期待。因为有了期待,我觉得这中间的日子过得特别的慢。周六,一大早王胖子就打电话来提醒我,别忘了去参加市书法协会组织的茶会。我看看时间还早,决定先去那个会里看看,然后再开车去接刘晓筠她们。

“好,好,好!”驱车来到了我们市最大的庄园式酒店,才进门就听到大堂里传来了一片叫好声。我停下脚步看过去,就见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手里拿着灌满了墨汁的注射器对着一张白纸在嗞。嗞出一线儿墨迹,周围又是一片叫好声。

“这是老夫昨夜突发兴致写的一幅字,诸位可来品鉴品鉴!”将墨汁嗞完,老人把注射器放到一旁,拿起毛巾擦了擦手说道。

“王老的字是越来越有大家风范了,这一笔吊字(大家知道吊代表什么字就行了,实在因为和谐的原因,就用这个吊代替吧!),神韵内敛却又笔走龙蛇,当真是我辈难以企及之境界啊!”一副字被人高挑着展示在众人眼前,围观者中有人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高声说道。

“嗯哼!”那王老闻言面皮抽搐几下,然后使劲咳嗽了一声。

“这一笔虎字,乃我用草书写就。徒有其形,却未得其神,实在贻笑大方,贻笑大方啊!”紧接着,他背手站在字下对众人说道。

“王老谦虚,您的字若是不得其神,那我们的字又算得什么?”众人当时又是一阵奉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