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君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阴阳异闻录 > 第68章 有其师必有其徒

屋里有暖瓶,瓶里有水!我开窗,坐在椅子上吸了一支烟,摸出了无名和尚给我的那颗药丸来。倒了杯水凉在那里,我叼着烟出门在院子里走动起来。老桥屋里的灯已经灭了,黄小夭替他关好门窗打里边走了出来。

“你怎么还不休息?”见我在院子里吸烟,黄小夭走过来招呼着。

“无名给了我一颗伤药,我打算吃了再睡。老桥没什么事吧?”酒我只喝了半碗,此时倒是觉得正合适。看了看老桥的房间,我问黄小夭。

“他心里有事,此次出门就是来买醉的!没事,睡一夜就好了。他肯醉酒的地方,只有无名这里。去了别处,你就算逼着他喝,他也不会多喝半口!”黄小夭对我低声说道。至于老桥心里有什么事,她没有说,我也没有问。每个人都会有隐私,打听人家的隐私,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

“你也早点休息,无名的伤药挺不错,这几天你就在这里把伤养好了再回去。”黄小夭叮嘱我两句,道了声晚安转身也进了自己的房间。整个寺庙,如今就剩下我还在院子里活动着。不,应该说只剩下我跟那只黑猫还在活动。

“小幽,你也没睡啊!”我找了个石凳坐下,对趴在无名门口的小幽打了声招呼。我压根没打算它能回应我,可是话音未落,那猫却是起身朝我走了过来。

“喵?”小幽走到我身边,抬爪拍拍我叫唤了一声。随后绕着我走了两圈,进屋将那枚放在桌上的药丸叼到了我的面前。

“你让我吃药啊?等会吃,水太烫了。你晚上睡哪?大门口么?”我把药丸接过来,嘴里则跟小幽说着话。小幽回头朝着无名的静室喵了一声,似乎是在对我说它住那屋。闻声我笑着想要去摸摸它的头,却被它一个错身给避让开了。

“喵!”甩了甩尾巴,黑猫朝着无名那屋走了过去。看样子,它是准备进屋睡觉了。

“吃药,睡觉!”我将烟头摁灭,然后揣进兜里起身道。这里没有垃圾桶,烟头可不能乱扔。

“今明两日,一日一丸,你身上的暗伤就应该好得差不多了。”早上天刚亮,院子里就传来了洒扫声。我起身开门,却见无名正拿着扫帚在那里扫着地。那只喵跟在他身后,拖着一个竹筐让他把地上的落叶装进去。见我起了,无名抖手朝我抛来了两颗药丸说道。

“喵,喵!”黑猫等他把话说完,也是随之朝我弹出两根爪刺叫唤着。

“谢谢!”我抄手接住了药丸,对无名和尚道了声谢。

“身手不错,不过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你这种身手,在街头跟混混们打架还行。真遇上高手,会吃亏的!”无名见我接住了药丸,一边扫着地一边说道。

“无名大师也懂技击?”闻言我走上前去问道。

“略懂一二!还有,叫我无名就行了。大师这称呼,是拿来唬外人的。”无名和尚笑了笑答道。

“看你刚才抄手那一下,应该学过掌法吧。可惜,教你掌法的人只教了你技,却没有教会你击!回头你去找他,让他把击也交给你。既然要为人师,便要倾囊相授。教一半留一半,算个什么意思!”无名和尚将地上的落叶装进竹筐,站住脚步对我说道。

“实不相瞒,家父曾经教过我五雷正法。可是没等他教我掌法,人已经不在了!”我将竹筐提在手中,跟在无名身后说道。

“难怪了,五雷正法每年立春前后当去一个无人之处接引天雷以修其法。若是配合掌法施展,打人毙命,打鬼断魂。你父亲有没有对你说过这里边的禁忌?”无名和尚懂得很多,他将手里的扫帚放下,带着我来到石凳跟前坐下问我。

“禁忌...”我摇摇头。

“打人,穷其一生,只能三次!打别的嘛,就没有限制了。”无名和尚对我竖起三根手指正色道。

“若是超出了次数会怎么样?”我急忙问他。

“一命换一命!”无名和尚搓动着念珠道。

“这么说来,那掌法学不学,问题也不大!真要学会了,万一打起来谁还记得三次的限制?”我挠挠头说道。

“五雷正法是技,五雷掌法是击。看小说不?正法相当于是内功,掌法则是招数。你跟人对敌,不用内功,只用招数就是了。遇上非杀不可,却又实力强劲的对手,那个时候你再考虑将五雷正法揉进掌法里去。”无名和尚笑了笑说道。

“你是和尚,怎么不劝我向善,却怂恿我杀人?”闻言我问无名。

“杀一人能救十人,便是慈悲。”无名合十沉声道。

“洗脸刷牙,待会喝粥!”见我坐在石凳上沉思,无名起身继续扫起了他的地。

“对了,若是无事可做,你可以去我藏经阁内看看书!”扫了几下,无名又回头对我找补了一句。所谓的藏经阁,是无名对它的称呼。其实就是一间毗邻他静室的小书房而已。早饭之后,黄小夭拉着宿醉的老桥去了镇上。而我则是来到了那间小书房,看着书柜上那寥寥无几的经书发起了呆。

“第三格第五本,看完记得放回去,这可是我师父一辈子的珍藏。”无名抱着黑猫从门口走过,嘴里对我说了一句。闻言我急忙伸手从书柜里抽出了他所说的那本书,翻开扉页,映入眼帘的却正是五雷掌法四个大字。

“五雷掌法,刚劲无比,若能辅以五雷正法,驱邪伏魔无往不利。奈何正宗五雷正法只在隐门之中流传,想要一窥究竟终不可得。现抄录掌法全卷,留待后世有缘!”看完书上的简介,我拿出了折扇坐到了椅子上。隐门,这已经是我这个月内又一次听到这个门派了。

“父亲,莫非你是隐门中人?”此时此刻,我对父亲的过往充满了好奇。

“五雷掌法若无心法相配,也可当做一门独门外功修行。练至大成,足以开碑裂石。此法刚猛无比,出手之前当要三思。”良久,我翻开了书本开始研读起来。第一页,就是写了这么一句话。

“若是三思而定,非动手不可。阿弥陀佛,打他丫的!”翻开第二页,里边的这句话让我露出会心的笑容!

“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前辈大师,晚辈受教了!”我起身,对着那本书抱拳躬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