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君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阴阳异闻录 > 第75章 无名和小幽

“我带你去宾馆!”有朋自远方来,第一件事当然是要先安顿好人家的住处。家里是不方便了,总共就两间房,我跟刘晓筠各占了一间。说话间我就将车朝着市内最豪华的酒店驶去。

“不,先去你家!”无名将猫抱在怀里对我说道。见他执意要先去我家,然后再去酒店,我点点头将车朝家里驶去。来者是客,人家要去家里拜访一下,要是拒绝了那就是太不懂事了。

“这房子有些年头了吧?没打算换套新的住?”到了家门口,无名下车看着我家那用红砖砌成的外墙,上下打量着说道。墙面上有些坑洼,看起来有些破旧。

“老房子住惯了,让我去住楼房,我还真的有些不习惯。”我将无名让进屋里,转身去为他泡茶。冰箱里还有一包熊仔饼,我随手拆开放到了黑猫的面前。

“有酸奶么?”无名将黑猫放到茶几上问我。

“有,你还喜欢喝这个?”我看了看冰箱,然后拿出一盒酸奶放到无名和尚的面前问他。这是刘晓筠喜欢的,要不是因为她住家里,我是不会去买酸奶的。因为本身我的对这种东西实在是谈不上喜欢。

“小幽喜欢!”无名撕开了酸奶的封口,将它放到黑猫的面前说道。黑猫探爪沾了一点放入嘴里尝尝,随后才埋头在那里吸吮起来。

“你养它跟我养女朋友差不多意思。”看着黑猫吃得欢乐,我笑着说了句。

“不瞒你说,我的本事有一半在它这里。”将茶端到无名跟前,他伸手摸了摸小幽的毛发说道。小幽伸出舌头将嘴边沾的酸奶舔干净,冲着无名喵地叫了一声。

“老桥他们回去了?”我陪坐在一旁问无名。

“嗯,说是皇城司和六扇门有事相召!有句话其实我一直想问你...”无名拿起一块饼干,送到小幽嘴边对我说道。小幽扭过头来嗅了嗅,然后继续去舔食着酸奶。看样子,它对这种小饼干并不感兴趣。无名将饼干送到自己的嘴里,冲我耸了耸肩。

“你问!”听无名说有话要问我,我连忙答道。

“你之前真的不知道九根葱的事情?还是说你担心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故意装作不知?”无名和尚开门见山的问我。闻言我点了一支烟,缓缓靠坐在沙发上吸了起来。

“我说这般扇子打小就看见我父亲在用,但是我一直不知道它是用来做什么的,你信么?”烟雾缭绕间,小幽从茶几上跃身而下,跑到了门口蹲坐在那里。似乎屋子里的烟,让它觉得有些抵触。

“一直到父亲最后一次出门,他把扇子交给了我,他对我说总要有一个传承。那个时候我还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说,一直到他的死讯传来。现在想起来,我的父亲应该是在出门之前,就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明知会死,还坚持要去。”我狠抽了两口烟,然后将有些烫手的烟蒂摁灭在了烟灰缸里。

“你的术法是继承令尊的?”无名接着又问我。

“那是从小跟着父亲学了三招两式,还远远达不到他的水平。”我对无名和盘托出道。

“九根葱的威力,你迟早会慢慢发掘出来的。我师父曾说,这扇子里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有人图谋你扇子的原因吧。”无名拍了拍我的肩说道。

“尊师如何知道九根葱的?”我问无名。

“因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跟令尊是好友。每隔几年,他都会离开竹林寺几天。问他做什么,他说去会一个好友。而九根葱的事情,就是他告诉我的。他说,如果将来遇到了拿着九根葱的人,就尽量多帮帮他!”无名在我耳边低声说道。

“那如果这把扇子落入别人之手呢?难道你只认扇子不认人?”我终于明白无名和尚为什么会乍一见面就会对我如此关照了。

“或许,我师父早就算到了我们今天的相遇吧。谁知道呢,总之我没有帮错人不是么?”无名和尚伸手拿了一块饼干送进嘴里说道。

“你能吃荤腥不?能吃的话中午我带你去望江楼!”望江楼那地方,算是如今我们这里请客最拿得出手的地方了。

“不用那么麻烦,你只要告诉我菜场在哪里就行了。中午在你家吃,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商量。在外边人口眼杂,不是太方便!”无名和尚打算亲自下厨,我打开手机地图,给他指明了位置,他把猫留下自己背着手就出了门。

“大师啊,明儿还来啊!”约莫过了大半个小时,我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嘈杂。走出去一看,却见无名和尚正跟几个少妇撩得眉开眼笑的。朝人家手里的菜篮子瞅了瞅,我知道这几个妇人肯定是菜市场卖菜的商贩。其中一个,将身子往无名身上死劲揉了揉,随手连菜篮子都塞他手里了。

“喵!”黑猫小幽尾巴在地上拍打着,冲着无名叫唤了一声。

“大师啊,方便加个微信不?”听见猫叫,无名急忙将洋溢在脸上的笑容给收敛了回去。就见他宝相庄严的合十正准备说什么,人家妇人的手却是朝他怀里摸了去。

“喵嗷...”小幽见状毛都炸了,一声凄厉的尖叫之后,就见它弓身朝着那几个妇人跃去。猫在空中,四爪却已经是朝人身上抓挠过去。

“呐,贫僧给几位女施主解惑,你好几天都不用买菜了!”无名急忙闪躲到一边,眼看着那几个妇人被猫给挠走,这才将手里的菜篮子塑料袋什么的往我手里一递。

“你刚才说,有事要跟我商量,到底是什么事情啊?”无名进了厨房,半个小时左右就炒好了三个素菜。从我家酒柜里拿了一瓶红酒开开,他自斟自饮着。我看了看毛依然炸着的小幽,又看了看无名问他道。

“你女朋友是个普通人吧?”无名的眼神不敢跟小幽对视,眼神闪躲之间问我。

“是啊!”我连忙回答。

“那人家为什么会对她下死手呢?就算结怨,也不至于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来。”无名的话,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td酷_匠+网@b首;%发2o7vn0、5:@8#s3\5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