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君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阴阳异闻录 > 第76章 守株待兔

“我猜测,是不是有这种可能!?”无名和尚夹了一块香菇放到小幽面前,小幽看也不看,一挥爪将它扫落在地上。无名假装没看见,放下筷子在那里问我。

“你说!”我急忙问无名。这个和尚的脑子,总是会想到一些旁人想不到的地方。我打算听听这一回,他又看出什么来了。

“第一,对方的目标其实还是你。只不过对你下手,得手的概率不大。因为之前他们曾经先后派出了两拨人去对付你,结果被你一一化解掉了。于是他们就想从你身边的人那里下手,只要你最亲近的人出了意外,你一定会心神大乱,到那个时候他们再对你下手,成功率就会高很多。”无名和尚竖起一根手指对我说着。

“那,不会还有第二吧?”我放下筷子问无名。

“第二就是他们要对付的,真的是你女朋友!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圈内的规矩,是不许对普通人动手。不然你以为四显门是做什么用的?当然你可以把转轮祠给剔除出去。因为他们眼下的所作所为,跟一个黑道社团没什么两样。”无名伸手想去摸猫,却被猫在手背上抓挠了一下。

“我想住到你女朋友家里去!”接着无名的这句话,把我呛得连连咳嗽不止。

“信得过的话,把你女朋友的生辰八字告诉我,我自然有办法伪装成她。对方一击不中就此隐匿,与其整天等着他出手,不如我去引他出手。这跟刺,总要拔掉才能让人安心。”不等我开口问他,无名却已经是将自己的意图告诉了我。

“咱们兵分两路,不管幕后那人对哪一路下手,咱们都能做到有备无患。你跟你女朋友依旧住这里,前提是这几天别让她出门。万一被对方察觉,咱们的算盘就落空了。她的家里,我带小幽住进去。”无名将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对我勾勾手指头说道。

“记住,这几天让她别出门。家里的菜我不是都给你们准备好了么?凑合几天,等把事情办完,大家都能安心。”饭后我驱车将无名送到了刘晓筠家的楼下。下车之前,我又叮嘱了我一番。

“喂,你没钥匙怎么进去?”无名开门下车,我急忙问了他一句。

“贫僧进屋,从来不用钥匙!”无名回头对我一笑,抱着小幽朝门洞里走去。

“这几天不上班?那怎么行,请假超过三天算旷工啊!”等到傍晚刘晓筠回家,我把无名嘱咐过的话原样对她说了一遍。一听我不要她上班,刘晓筠对我伸出三根手指说道。

“总之这件事你得听我的,这几天好好在家休息,等过几天你要上班我绝对不拦着你。”我又不好把无名和尚的事情对刘晓筠明说,毕竟无名叮嘱过,他的到来不许我透露给任何人。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小心思,你就是想把我养懒了,然后非你不嫁!不过我妈可是说过,女人还是要有自己的事业。自己不挣钱的话,靠男人是不能长久的!”刘晓筠对我撇撇嘴说道。

“你想哪儿去了,反正这次你就听我的吧。”无奈之下,我只有对刘晓筠采取了“强制”的措施。也不管她是不是会因此说我大男子主义,总之我亲自给他们校长打了个电话,说她这几天不舒服要在家休息。

“晓筠同志不舒服啊?那是应该休息,应该休息!”人家的态度,出乎我意料的好。

“刚才还在跟我说什么,学校请假三天以上就按照旷工处理...”

“没有的事情,那是针对长期请假的员工的条例。刘晓筠同志一直都矜矜业业,尽然生病了,就安心在家把病养好。其他的事情,让她不要多考虑!我们全体教职工,等着她健康的回到工作岗位上!”没等我把话说完,校长接着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你看,你们学校还是挺通情达理嘛!现在安心了吧?好好在家待着。”将电话一挂,我对身旁的刘晓筠说道。

“嗤,还不是你上次在酒楼动手,最后没事人一样,人家还以为你有什么强大的背景呢。今天为了这事,校长和主任在办公室对我旁敲侧击了一天。”刘晓筠伸出双手,在我脸颊上拧着道。听她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为啥人家对我的态度会这么好了。

刘晓筠的家里,无名和尚从随身的包里摸出了三支香一对烛。就在她家客厅点燃之后,又摸了一张符纸出来。在符纸上写下刘晓筠的姓名和八字,放到一个茶盅里一把火给烧了。等符纸烧完,无名弄了一些水将纸灰稀释掉,然后送到了小幽的面前。

“喵?”小幽抬头看着无名叫唤了一声,无名冲它点了点头。

“从现在开始,对方如果要对那个女子动手,施的术就会引渡到你的身上。”做完这一切,无名将小幽抱在怀里对它说道。

“喵!”小幽伸出舌头在自己爪上舔了舔,瞳孔缩得如针一般。

“你跟我说实话,为什么忽然要我休息?我总觉得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晚上在家里,我为刘晓筠削着苹果。她接过苹果吃了一口,然后抬头问起我来。

“没什么事,不就是上次你被人暗算的事情么?人家警察说了,这几天要我们配合调查。我一琢磨吧,警察去单位找你,似乎不太合适。现如今的人联想能力又强,没准到时候又是谣言满天飞。所以我干脆让你别上班,警察要问什么就让他们来这里问。门一关,谁都不知道。”我拿起一颗苹果,埋头削着皮道。刘晓筠并不知道,就在这几秒钟时间,我的大脑处于一种高速的运转之中。为了想一个说得过去的谎言,我的脑细胞估计死掉了不少。

“真的?”刘晓筠有些狐疑的看着我。

“难道还有假?”我故作镇定的回了一句,然后趁她不注意,将掌心的汗水擦了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