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君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阴阳异闻录 > 第77章 双管齐下

“刘晓筠同志......”第二天上午,家里来了两个警察对我和刘晓筠分别进行了询问。这是我头天晚上,悄悄跟黄局长商量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消除刘晓筠心里的那一点怀疑。

“这几天你们最好不要外出,我们或许还有事情要麻烦两位。”按照正常的流程走了一遍,警察在离开的时候还刻意对我们叮嘱了一句。这么一来,刘晓筠就彻底打消了去上班的念头。

“你看?我没骗你吧?”送走了警察,我把门一关回头问刘晓筠。

“好啦好啦,下次有事直接说,别鬼鬼祟祟的!”刘晓筠给我泡了一杯茶,端到我的面前柔声说道。

“以后家里来人泡茶的事情,就交给你去做!怎么说也是姜太太,该有的礼节还是该有!”我接过茶杯,面露矜持的说了句。话音未落,腰间软肉却是已经被刘晓筠给拧得生疼。

“喂,明天我真要回去上班了!”一连三天,我跟刘晓筠是足不出户。无名那边,也没有任何的消息传过来。第三天的夜里,刘晓筠靠在我的肩头,看着电视里的肥皂剧对我说道。

“这个,要不再歇一天吧?”连续让刘晓筠在家里憋了三天,再让她继续下去,不仅她要发恼,我自己也没什么理由将她留在家里了。想了想,我抓了一把杏仁放到她面前,起身假意去上厕所。

“还歇,再歇我就真的成了被包养的金丝雀了!不行,我明天就去上班!警察要找,就让他们去单位找。”刘晓筠冲我咬牙道。我打开卫生间的门,侧身就钻了进去。将门一关,接着我就给无名去了一个电话。

“我说,能不能成啊?这都好几天了一点动静都没有。对方别是已经走了吧?我告诉你啊,我女朋友可发飙了。她说明天就要去上班!”我压着声,连连对无名说着。

“你急什么?走了?哈,我告诉你,他来了!今晚你放警觉一些,我不敢肯定他会对你们俩谁下手!”电话里,无名冷笑了一声对我说道。

“那个,今晚早点睡,明天还上班呢!”出了卫生间,我坐在沙发上对刘晓筠说道。

“真的?那我明天可真去上班了啊!”刘晓筠一听这话,当时就高兴了。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她打算洗澡睡觉。而我,则是趁机将一张盖了雷印的符纸放到了她的枕头底下。

十点钟,刘晓筠回房睡了。而我则是坐在客厅,看着电视里的那些凄凄惨惨戚戚打发着世间。

无名盘膝坐在屋里,客厅里传来了一阵舞曲声。他睁开眼睛探头看去,却见一个身穿着黑色纱裙,套着一双过膝的白色直筒长袜,脚下踩着一双圆头搭扣黑皮鞋。秀发齐颈,脑后扎着一个白色蝴蝶结的萝莉正在客厅里随着舞曲跳动着。

“小幽,你小点动静!”无名手里拿着念珠,对客厅里的那个小萝莉说道。

“喵?哦,知道了!”小萝莉一回头,脑后的蝴蝶结一阵摆动。她朝无名看了看,然后伸手将音量给调低了许多。

“他来了!”一抹红线顺着门缝朝小幽身上缠去,无名和尚起身走到客厅,面对着大门对小幽说道。红线缠绕在小幽的手腕上,开始往她体内渗去。无名眯了眯眼,示意小幽不要反抗。一抹红线入体,紧接着又是一抹红线顺着门缝就钻了进来。无名走到门后,侧耳听了听,然后他朝小幽示意了一下,两人一起将电视和照明给关了。屋里陷入了一片黑暗,无名带着小幽轻轻打开房门,朝楼下走去。

小幽从楼梯道迈步出来的那一刻,身上一阵白雾缭绕。穿透白雾,小幽俨然变回了之前的那只黑猫。它的瞳孔闪过两道幽光,随后踏着猫步朝着一条里弄走去。借着月光,无名可以清楚的看到小幽雪白的四爪上,已经有两爪被缠绕上了红线。

“小幽,能找到他么?”无名跟在小幽身后,低声问它。

“喵!”小幽停下脚步,将尾巴竖得高高的轻轻叫唤了一声。小幽瞳孔里的幽光时强时弱,当光强时,它就走得快些。当光弱时,它则走得缓慢。小幽前进的方向,一直朝着市中心。无名没有催促它,而是不紧不慢的跟随在它身后。在前进的过程中,小幽身上又多了一枚红线。穿过了市中心,小幽却并没有停下脚步。它摆动了几下身子,将身上的汗水甩掉,然后吐了吐舌头朝着江边走去。

“哒哒哒...”我坐在沙发上,手里把玩着雷印。茶几上的茶杯,发出了一阵细微的响动。就跟有什么体型巨大的东西,正从我家门口经过一般。我伸手按住了茶杯,回头朝着刘晓筠的房间看了一眼。

忽然间屋里的灯都灭了,我的双眼当时陷入了一片黑暗。摸出一张符纸,抖了抖腕子将其点燃从眼前一过,屋里的照明依旧,电视里依旧演着宫廷苦情戏。左手握着雷印,右手拿出折扇,我缓缓后退到刘晓筠的房门口,然后举目四望过去。

“哒哒哒...”茶几上的茶杯,颤动得更加剧烈了。它缓缓朝着茶几边上挪移过去,然后啪一声掉到地上摔了个稀碎。随着茶杯摔碎,我家的大门也被人从外边撞开。一个身高二米开外,打着赤膊的光头汉子就那么横冲直撞了进来。他手里拖着一条铁锚,铁锚从地上拖过,将地砖全都撬动了起来。

“交出折扇!”汉子站在我家客厅,提起手里的铁锚对我说道。

“有本事自己来拿,什么都问人家要,我又不是你爹!”手里握着雷印,我一个侧身朝旁边翻滚了过去。与此同时,汉子手里的铁锚也朝着我砸了过来。

“轰!”房子微微晃了晃,客厅被他这一下砸出一个深一米的坑来。

“交出折扇!”汉子被我激怒了,他接连挥舞铁锚砸着,我的家里就跟养了一群哈士奇那般被拆了个七零八落。他一锚朝着刘晓筠所在的卧室砸去,随后一个沉肩对着那屋就冲撞过去。他的块头很大,但却不是那种有勇无谋之人。他知道要想胁迫我,只有先拿住刘晓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