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君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阴阳异闻录 > 第102章 正面交锋

“出事故了!”导游的手腕很疼,他哆嗦着单手拿起手机,一咬牙给上家发了条信息过去。信息发出去,很久都没有回音。我们坐在房间,就那么静静的等着。如果对方不上钩,我们就得另外想办法。

“没有露出马脚吧?”过了一刻钟,导游的手机响了。黄小夭抢前一步将手机拿起来,翻看着上边的信息。

“我的腕子断了,愣子死了!”黄小夭看完信息,将手机递到导游面前。他接过去,发了这么一条信息。

“你跟他们照过面?”对方这回的信息很快就发了过来。

“他们厉害得很,我们两个实在不是对手。我手疼得厉害,现在藏在宾馆不敢露面。能不能想个办法,把我从这里救出去?”导游在黄小夭的授意下,给对方发了这么一条信息。

“这么说,他会杀了我的!”信息发出去,导游面色有些发白的看着我们。杀手暴露了面相,这颗棋子也就废了。除非事后去整容,并且换一个合法的身份,要不然迟早会归案。他们归案,最担心是他们的上家。谁都不敢肯定归案之后他们会不会把自己给咬出来。只有死人,才能永远把秘密保守下去。杀手的担心,不无道理。

“你以为他还真的会来救你?你做这行多久了?不会还这么天真吧!?不管他是来救你,还是来杀你,总要来见了你的人才能动手。我们就在这里等他!”黄小夭将窗帘拉上,然后撕扯下床单将那杀手捆在床上说道。

“你最好祈祷他能来,他来了,我们就放你走怎么样?”黄小夭给了这个杀手一份希望。

“地址,我马上过去!”杀手的上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发来了一条信息。黄小夭拿起手机,将我们所在的地址发了过去。

“等着吧,对方不一定会亲自过来,但是总会派人过来的。来一个我们抓一个,一直到把他给逼出来为止!”黄小夭从柜子里拿出一个黑色旅行包,打开后将里边的零件组成了一把枪。

“一直都是他们占主动,这一回咱们要把局势扳回来。”往弹仓里装填着子弹,黄小夭咔哒一声将子弹上膛说道。

“我下去买点东西上来!”一直等到天黑,也没见人出现。看看大家从早上出发一直到现在都没吃东西,我决定下楼去买点快餐上来。对手要等,东西也要吃。

“你小心些,快去快回,多买几瓶水上来。”黄小夭将手里的空水瓶对我扬了扬说道。

“两个全家桶...”乘电梯来到大堂,就我一个客人正在走动。脚步声让前台的妹子抬头朝我看了一眼。出了酒店向左拐,走过去二三十米就是一家快餐店。进去之后我点了餐,然后坐在那里注视起门外的动静来。天色将将擦黑,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路上的车很多,人也很多。等了接近一刻钟,我点的餐终于齐了。拎着快餐,我出了门就来到隔壁的小超市提了几瓶水。

从小超市里出来,天上下起了雨。街上充斥着c城当地的方言,除了偶尔几个词我能听懂,其余的一概不知。加快了脚步朝着酒店跑去,门童撑着伞迎了上来。

“酒店里有餐饮的!”他看了看我手里的快餐,好意提醒了我一句。

“吃完还要工作,难得等啊!”我冲他笑笑,甩了甩头上的雨水朝着大堂走去。大堂里这一阵的人似乎有些多,角落里的那几台按摩椅上,靠着几个男男女女。他们的鞋子上有一些灰尘,看起来似乎走了挺远的路。我站在门口的垫子上,轻轻跺了跺脚。跺脚的动静,让那几个人抬头看了看我。跟我的眼神一接触,他们又纷纷将头低了下去。我提着快餐,穿过大堂走进了电梯。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我看到坐在按摩椅上的那四个男女起身走了过来。

“对手来了!”回到了房间,我将食物和水放到桌上,对黄小夭他们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黄小夭闻言来到门前,将耳朵贴在上边细听了片刻问我。过道里很是安静,因为铺设了厚厚的地毯,就算有人走动,也很难听到脚步声。我打开一瓶碳酸饮料,喝了一口后将刚才在大堂里看到的事情对他们说了一遍。在枯燥而又焦灼的等待中,碳酸饮料可以让我缓解一下心情。

“先吃东西!”老桥是最沉稳的人,他起身打开快餐的盖子,拿出食物来吃着。不管对手来没来,肚子必须要先填饱才行。

“笃笃笃...”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接着门铃又被摁响了两下。小幽的耳朵动了动,然后放弃了面前的鸡腿,蹲坐在桌上朝着门口看去。黄小夭提着枪来到门后,冲我们做了一个准备的手势。

“客人是需要打扫房间吗?”门外传来了一声问询。

“不需要!”黄小夭隔着门答了一声。

“打扰了!”黄小夭透过猫眼朝外看了看,然后回身朝着屋里走来。我们缓缓松懈了下来,只有小幽继续半蹲在桌上,耳朵时不时摆动一下。无名的手指在桌上轻轻敲动着,眼神一直注视着小幽。他的猫,他最了解。

“滴滴滴...”房门的锁被人用卡刷动了,因为卡片错误,门并没有被刷开。

“什么破地方,门都开不开,服务员...”门外传来了一阵喧闹,有人在那里高声喊着服务员。服务员没有来,房门又被那人踹了两脚。

“来了!”小幽转了个身,耳朵朝着窗户摆动了两下,随后看向了无名。无名抬手指了指窗户,对我们唇语了一声。门口继续喧闹着,没人来管,我们也不开门去问究竟。如此折腾了几分钟,过道里安静了下来。

“砰!”忽然一声巨响,门被人踢开了一个大洞。那条腿被卡在门上,正在艰难的往外抽去。老桥叮一声点燃打火机,手指捻过火苗往外一拉,一柄长弓便出现在手中。开弓对着门就是一箭射出,门上随着弓弦一颤,出现了一个指头大小的破洞。那条腿抽搐了几下,然后就那么耷拉下来。随后,耷拉着的腿化作一股黑水,流淌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