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君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阴阳异闻录 > 第104章 敌友之间

“十力开山!小心她的障眼法!”无名说话间双臂肌肉坟起,挥舞着双拳迎向了那具男尸。他身上的小幽,则是一个纵身朝着床上跃去。老桥抬臂拉弓,一箭朝着床头射去。一方手帕被他的箭穿透钉在了墙上,接着床上那个被俘的杀手喉咙处血箭飚射,整个人抖动了几下便咽了气。

“不要开枪!”叮叮叮身后九枚打火机上下翻飞,老桥急忙对黄小夭提醒了一句。她的弹丸都是散弹,在这种狭小的空间里,一枪出去很容易误伤到自己人。

嘭一阵白雾涌起,小幽穿透白雾化身为肩扛镰刀,身穿黑裙白袜的小萝莉。手里镰刀朝前一耙,一道人影一闪而没。小幽这一击,逼出了对方的一点破绽。我摸出一张符纸,抖手将其点燃从眼前一过。眼中一道黑影正朝我面前急袭而来,她的手中,握着一柄长四寸的匕首。

“砰砰砰!”无名跟那男尸接连对了三拳,身负如来十力的无名俨然如同怒目金刚一般有进无退。男尸的力气虽大,可是必须要有人操控。那女子此时正在跟我们鏖战,一心难以二用的情况下,男尸的反应变得缓慢起来。趁着男士双拳硬直还没收回,无名一沉身对着他的胸膛就撞击了过去。

“嘭!”一声闷响,一道人影从男尸后背被撞飞出来。一看,却是方才那个女子。

“小心,不是障眼法。她将自己的身体藏于尸中,跟我们作战的是她的魂魄!”男尸后背豁开一道大大的豁口,内脏已经全被取尽,尸体里被刷了桐油,勉强能够容纳下一个体态娇小的人体。女子倒下地上,毫无知觉。无名上前一步,随后高声提醒着我们。

说时迟那时快,女子的刀锋已经逼近了我的咽喉。

“魂魄么?”只要对手不是活人,我的五雷正法便没有限制。脚下接连后撤几步,趁机摸出怀中的折扇格挡过去。我的另一只手,则是变掌为拳催动五雷正法对着她的面门就是一拳。女人见了我的扇子,面色楞了一楞,随后我的拳头就打在了她的脸上。女人的魂魄挨了我一拳,倒飞向了地上的身体。

“画骨扇!?”女人打了个激灵从地上翻身而起,看着我手里的扇子问了句。几滴鼻血顺着她的鼻孔流淌下来,她顾不得去擦抹,看了看地上那具被无名打倒的男尸一抬手。尸体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起来,双臂一振便挡在了女人的身前。

“这件事你们最好到此为止,不然下次来的就不是我了!”女人神色复杂的看了看我,随后纵身跃出窗外。男尸等她走后,这才翻身跃出。

“刚才要是先制住她的身体就好了,我看她还怎么回魂!”黄小夭追出去几步,一跺脚对无名说道。

“湘西宋家,家族甚大。此事尚未明朗之前,我们不宜跟他们结仇。要知道宋家有多少人,就会有多少具尸体。如果今天把她杀了,接下来恐怕不用调查什么,光是应付宋家的报复都能让我们疲于奔命!”老桥将打火机收回,搓了搓手指看着狼藉的客房低声说道。

“我们的实力还没有到横行无忌的地步,真到了那一步,父辈们身死的这件事用不着我们亲自去查,会有很多人主动帮我们查个清楚。眼下我们就四个人,能不结仇便不结仇吧。除非确定对方是杀害父辈的凶手,不然该退让还要退让。况且门中对于我们追查此事,也是持着不同的意见。”老桥走到黄小夭身前,轻叹一声拍拍她的肩说道。

“刚才她似乎对你的扇子有所忌惮,今日不结死仇也好,来日找机会我们登门拜访,看看他们跟这扇子之间有什么渊源。若令尊往日跟他们结过善缘,说不定能从湘西宋家那里取得突破。”老桥转身看向我手里的扇子说道。

“这里是不能住了,小夭,还得麻烦你喊人来善后!”看看屋里的弹痕和尸体,老桥接着说道。

“越往下查,我就越觉得这是一个漩涡。”老桥收拾着屋里的行装,迈步朝外走去。一开门,走廊里一阵鸡飞狗跳。不少偷偷窥探的住客,急忙开门朝着各自房间闪躲进去。收拾完行装下楼退房,前台的妹子明显有些胆战心惊。她的手指哆嗦着替我们办好了手续,然后就那么看着我们离开。我们走后一刻钟,警察到了。没人去调查过程,只是在现场拍了几张照片,顺便将尸体转运走就算完事。

“小夭,在外边闹够了,该回来了!”黄小夭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她父亲打来的。

“可是...”她还想辩驳。

“马上回来,马上!”他的父亲将嗓门提高了几度,声音足够让我们听得清楚。

“回去吧,我想皇城司也要给我来电话了。”老桥等黄小夭挂了电话,摸出手机看了看说道。

“我们忍耐一段时间,等门中那些老家伙不再关注我们,再慢慢调查。”被老桥说中了,他的电话随之也响了起来。随口应付了几句,把电话挂断之后他对我说道。

“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无名抱着小幽,看了看老桥和黄小夭说道。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也在怀疑门中有人跟那个幕后之人有勾结。可是现在我们没有证据,只能靠猜测。”老桥没等无名开口,便接着他的话往下说着。

“为了宗门的安稳,就算有证据,我们也不敢贸然拿出来啊!午阳,最近这段时间我们怕是要被禁足了。你回去之后万事小心,无名你是自由之身,他若有事你多帮衬一些。”老桥朝前走了几步,然后回头叮嘱着我和无名。

“我明天回来!”换了一家宾馆,洗完澡后我给刘晓筠打了个电话。

“你,你回来之后能去舒梦那里一趟吗?”刘晓筠显得有些犹豫的对我说道。

“你告诉她的办法,似乎不管用啊!”没等我开口回答,刘晓筠接着又说道。

“那我明天直接去她家!”闻言我皱皱眉答道。舒梦,如果她按照我说的去做了还不管用,那么她那个男人,怕是回来夺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