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品君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阴阳异闻录 > 第162章 谎言 (第四更)

“哥,晚上去家吃饭,我妈炖了你最喜欢的排骨汤。”回到市区,我将车开进洗车店清洗了一番。等回到家里,王赞助一个电话又追了过来。

“好,晚上我自己过去!”答应了王赞助的邀约,我随后将电话给挂了。想了想,接着我给苏月明去了一个电话。

“苏总,好久不见!”电话被接通,我对苏月明打了声招呼。

“姜先生?”苏月明迟疑了半晌,随后才试探着问我。

“是我,姜午阳!多谢苏总对二老的照顾,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在医院,还是已经回了家?”我给苏月明打电话的目的,就是想问问刘晓筠的父母现在在哪里!

“哦,刘大哥已经出院很久了。现在在家里修养,两个老人经济有些不太宽裕,我每个月都给他们转个两三千的作为用度,你放心好了。我苏月明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苏月明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谢谢苏总,改日我会登门拜谢!”我微笑着对苏月明道了声谢,随后挂了电话出门驱车赶往了刘晓筠的家。

“唉?这不是那个谁,那个谁来着?晓筠的男朋友对吧?你怎么一年没来了?晓筠呢?没跟你在一起啊?”来到刘晓筠家楼下,那个卖馄饨的阿姨还没有收摊。这个点,还有一些在外做工的人到她的摊子跟前吃碗馄饨对付一顿。一眼看到了我,她揉着脑门连声在那说道起来。

“您真是好记性,晓筠出国学习去了,我也才从国外回来。这不,刚下飞机,就来看看我老丈人他们。这可是晓筠千叮咛万嘱咐的事情!”我对阿姨亮了亮手里的礼物,笑着对她说道。

“呀,晓筠都去国外学习去了啊?真不错这闺女。打小儿我就觉得她是个读书的材料儿。快上去吧,你老丈人他们在家呢!”阿姨一拍手,喜笑颜开的对我说道。

“笃笃笃...”顺着楼梯往上走,越接近刘晓筠的家,我的心跳得就越快。人说近乡情更怯,我此时有些害怕面对刘晓筠的父母。因为待会,我需要对他们撒一个很大的谎话,才能把刘晓筠的死讯给掩盖下来。可是这之后呢?之后又该怎么办?一年不回家,两年不回家,难道就这么骗下去么?我站在刘晓筠的家门口,深吸一口气敲响了她家的门。门上还贴着一个大头贴,是我跟她以前的合照。

“谁啊?”屋里传来了阿姨的询问声。

“阿姨,是我,姜午阳!晓筠托我给你们带了些礼物!”我的声音有些颤抖的答道。

“午阳啊?快进来说话,晓筠呢?这孩子大半年连个电话都没给打一个。她到底怎么了?”门开,刘晓筠的母亲将我拉进屋里连声盘问起来。我就觉得后脊梁的汗在往下流,可是脸上却依旧要保持着微笑。

“你着什么急?大热的天,给孩子拿西瓜去。”刘晓筠父亲的情况看起来不错,说话中气十足,面色也正常。看起来手术后并没有什么并发症和后遗症。他从沙发上起身,接过了我手里的礼物对老伴说道。

“是这么个情况,叔叔阿姨,晓筠去年参加了一次国庆汇演。完了被省里的领导挑选出来,去百老汇研修三年。三年后回国,就直接去省曲艺团上班了。那边待遇真不错,人家连房子都给她留好了。只等回来,就能入职入住。这不,我最近也是忙,国内国外两头跑着。早说来看望您二老,事情又太多,真是失礼得很。这些钱,是晓筠让我带给你们的。她让我转告你们,该花就花,别舍不得。她在那头挣的是美金,老有钱了!”我搓动着双手,等把谎话组织好,一气儿对眼前的二老说了出来。

“这孩子,她可倒好,电话也没一个。她在那边有电话吧?告诉我号码,我给她打过去,非要说道说道她不成!这臭丫头,去个什么汇转头把她爹妈给忘了个干净!”阿姨一瞪眼,冲我张嘴要起了刘晓筠的电话。

“那个,阿姨啊,改天吧。改天我让她给您打电话就是了,这个点在咱们这儿是下午,在那边还是凌晨呢。她研修可辛苦,每天睡不到四个小时...”人说一个谎言说出口,需要更多的谎言去圆。我此时就是这么个情况,面对着刘晓筠的父母,我是谎话一个接着一个。

“孩子在外头也辛苦,你以为她不想咱们呐?”刘晓筠的父亲靠在沙发上,对老伴说道。

“是啊,她可想叔叔阿姨了。可是每天研修完,回到宿舍都很晚了。唉,有时候看她累的那样,我都有心劝她回来算了!”我给叔叔递过去一支烟,又起身为他点上说道。

“得,戒半年了,你这一来可好!”刘晓筠她妈一拍手说。

“今儿高兴,就这一支。我说你还在这儿站着干嘛?西瓜呢?”刘晓筠他爸狠嘬了两口,然后把话题往边上引。

“我说小子,我家晓筠没怀上吧?”刘晓筠的父亲等老伴去切西瓜,偷摸着问我。

“额...我们还没到那一步呢!”我挠挠头答道。

“蠢货,打去年跟晓筠交往到现在,还没得手?我都替你着急,你可抓点紧吧。我家晓筠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这又在洋鬼子那边,那些番邦惯会花言巧语玩什么浪漫。万一到手的媳妇被人给抢了,我看你上哪哭去!”刘晓筠他爸抓紧抽完一支烟,将我口袋那盒摸过去藏了起来道。

“你们俩叨咕啥呢?我说午阳,可不许给我们家晓筠打退堂鼓。好不容易出国深造,再苦再累也得把文凭拿到手。”正说话间,刘晓筠她妈端着切好的西瓜走了出来。

“我就那么一说,您要知道她的脾气,我哪能当她的家呀?”我连忙赔笑着说道。

“真不在家吃饭?你这孩子!”在刘晓筠家坐了一个小时,我决定告辞离开。我怕说得越多,错的也越多。将我送到楼下,阿姨还埋怨了我几句。

“女婿走啊?”卖馄饨的阿姨正准备收摊,见了我随口开起了玩笑。

“这不是还得去晓筠原单位走动走动,有些事情得做在前头。万一到时候晓筠调动,他们不给盖章可咋办?等都办好了,我一准来陪您二老吃饭!”我压着声,故作神秘的对刘晓筠她妈说道。

“也是啊,现如今人家就盼着你过得不如他呢!那你赶紧的,赶紧去办事要紧!”刘晓筠的母亲一听这话,也不再留我了。

“胖子,帮我订一张明天去省城的高铁票!”赔笑跟阿姨道别,转头走出了小区,我脸色一冷给王赞助打了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