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上酷~z匠网2‘70$583x*5p、

举剑绕着脚下一划,切断了几只手掌后我蓄势一剑刺向了老钱。老钱双臂一展,朝后跃出几米双脚先后点在墙壁上,一借力对着我就冲了过来。他手里的拐棍发出一抹幽光,棍尖一点寒芒闪烁,他这是打算以攻止攻。

“嘡嘡嘡!”以攻止攻恰好也是我喜欢的,我们都没有因为对方的攻势而后撤。剑和拐棍接连磕碰两下,第三下老钱的拐棍被我的剑荡开。他面色一变,对着我撒手就投出了一团粉末。我急忙闭上双眼朝后退去,趁着这个时候老钱手里的拐棍对着我的咽喉就捅了过来。

感受到迎面而来的那一点杀气,我想再退。脚下的地板发出咔擦几声响,几具腐烂不堪的尸骨破开地板就钻了出来将我双腿死死抱住。我双腿一个马步扎开,闭眼侧耳侦听着对方的动静。手里的剑一直隐忍不发,一直到老钱的拐棍到了我的面前,这才一抬胳膊一剑朝他点了过去。

剑出,点中老钱的拐棍。剑尖破开他拐棍上那一层包金长驱而入。老钱大惊之下撒手扔了被破成两半的拐棍想要闪躲,却不防被在一旁伺机而动的晓筠一把抱住了双腿。使劲挣扎两下没有挣脱,他正准备抬手拍向晓筠,我却已经是拂袖挥散了眼前的粉尘一剑刺向了他的咽喉。

老钱情急之下,张嘴冲我喷出一口血沫,随后双手啪.啪击掌。剑至他的咽喉,一剑刺进去,却如同刺在金铁之上。一个小木偶被我挑在剑尖,老钱的人却是不见了踪影。血沫在我眼前漂浮,似乎处于真空之中一般。我回手挥剑,将身边那几具腐尸腰斩,抬掌运起五雷正法就朝那团血舞拍去。

“噼啪!”一阵雷弧缭绕,血雾被我拍散。接着,屋子里的镜像发生了变化。整幢建筑,都变得幽蓝起来。我身体四周,缭绕着淡淡的雾气。雾气之中,似有声声呢喃传来。

“来了...”呢喃声显得有些慵懒和娇媚。雾气之中周围的房门打开,从里边走出来几个身披白纱,纤毫毕现的女子。女子们红唇微启,舌尖在唇上舔动。举手投足间藕臂粉股一一展现在我的眼前。

“来吧!”女子们朝我围拢过来,轻舒手臂对我勾动涂抹着丹蔻的手指。

“来呀!”嗯哼一声呢喃,白纱飞舞之中众女朝我缠了过来。

刘晓筠不等那些女子缠到我的身上,已经是用长长的指甲将她们撕得四散而逃。空中飘荡的白纱缓缓落下,我的剑忽然挥出。呲啦一声划开一袭白纱,直逼隐藏其后的老钱而去。老钱想要故技重施遁身而逃,却不防身后一道剑光划过,右臂连带着拐棍应剑而落。嘡啷一声响,屋子里幽蓝的光退散,一切又恢复了正常。老钱站在距离我不到一米的地方,手握着右臂张嘴欲呼。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属于什么组织,怎么跟你的上线联系了吧?”我上前一步,捂住了他的嘴问他。

“你想从我嘴里套消息?别做梦了。越往前挖,到最后你发现挖的其实是自己的坟墓!哈哈哈!”老钱朝地上吐了口唾沫,看看我大笑着说道。

“哼哼,你以为,我们在这里就只有曾汉生这一条线?你太小看我们了。我知道你有手段逼供,可是那对我没用。我孤家寡人一个,你威胁不到我的家人。享受了这么多年,我这个年龄死也死得。我怕你何来?”老钱冷笑两声,眼神中闪烁着寒光对我说道。

“知道为什么会派我做曾汉生的上线么?组织上就是看中了我够狠,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人也狠。对我自己,我也够狠。”老钱说话间,牙根紧咬一下,接着一抹黑色的血液从他嘴角流出。

“我死了,你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是不是觉得一切都做了无用功?”这是老钱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死得很坚决,似乎是在对我印证着他之前的话:享受了这么多年,他这个年龄,死也死得!

“叭叭叭...”汉生会馆外忽然亮起了无数的灯光,接着警笛声就想了起来。老钱用他自己做饵,将我引到了这里。然后报警,杀人,将我推到了警方的面前。他打进门的那一刻,其实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他用自己的死,成功的将我拖到了水下。当然这个主意绝对不会是老钱想出来的,想出这个主意的,只有他的上线。这是一个厉害的角色,这是一个比我想象中更为庞大,更为有纪律的组织。

“放下武器,双手抱头!”会馆外传来了警方的喊话声。我看了看身旁的刘晓筠,又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和脚上沾染的血迹,无奈之中从怀里摸出了电话。

“梵棽,我有麻烦了!”电话被接通,我轻叹一声说道。

“你别着急,慢慢说!”梵棽冷静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随后我将事情的经过对她说了一遍。

“你先按照警方的要求去做,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记住,不管他们问你什么,都不要急着回答。拖,拖到我的人去为止!”梵棽叮嘱着我。

“真狠呐,一家六口,一个不留!现在的人都怎么了?有什么深仇大恨至于灭人满门?”包括老钱在内,会馆里一共被抬出了六具尸体。盛夏的夜晚,许多无心睡眠的人站在警戒线外议论纷纷。

“不要杀人!”在警察们冲进来之前,我使劲晃了晃刘晓筠的身体对她说道。我不知道她能不能听进去。她现在的状况,对于所有的威胁都不会手下留情。我不希望在对警察下手,因为那样我们将会万劫不复。

刘晓筠默不作声的,任由警察将头套套了上去,然后任由对方给她戴上了手铐。看到她没有反抗,我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姓名?”车上,警察对我进行了突审。

“午阳,帝都人氏,现年23岁...”我沉声回答着。

“为什么杀人?”对方接着问我。

“午阳,帝都人氏,现年23岁!”我重复着之前的话语。